在池田亮司的数据宇宙漫游 |
《符码—诗》
《符码—诗》(© Ryoji Ikeda & Taipei Fine Arts Museum 台北市立美术馆 提供)
艺@展览

在池田亮司的数据宇宙漫游

池田亮司是极简电子音乐先声,借由数学原理建构一套宇宙时空图谱。一九九○年代起,他便透过电脑、控制器等世人眼中的高科技设备,赋予声音与影像不同的美感。这次于台北市立美术馆举办在亚洲睽违十年的大型个展,选件涵盖大型声音雕塑、视听装置、灯箱等作品,以及数件为本展量身打造的平面新作,兼具微观与宏观的视野,游历展场一周,犹如和宇宙对话。

文字|吴垠慧、Ryoji Ikeda & Taipei Fine Arts Museum
第321期 / 2019年09月号

池田亮司是极简电子音乐先声,借由数学原理建构一套宇宙时空图谱。一九九○年代起,他便透过电脑、控制器等世人眼中的高科技设备,赋予声音与影像不同的美感。这次于台北市立美术馆举办在亚洲睽违十年的大型个展,选件涵盖大型声音雕塑、视听装置、灯箱等作品,以及数件为本展量身打造的平面新作,兼具微观与宏观的视野,游历展场一周,犹如和宇宙对话。

池田亮司个展

即日起~11/17  台北市立美术馆

INFO  02-25957656

池田亮司建构的音像世界,全都奠基于数学、电脑程式编码和演算法,没有任何叙事系统,只有编码、数字与符码依演算逻辑呈现之,极简分明且快速流转的画面,伴随撼动感官心灵的高低声频,观众毋需了解作品有何社会民情或历史脉络,也毋需认识艺术家的生平或创作意志,只消让身心纵情沉浸在声光幻影的当下,感受到的亦即一切,迷幻又无边。

给观者一趟宇宙之旅

池田亮司是极简电子音乐先声,借由数学原理建构一套宇宙时空图谱。一九九○年代起,他便透过电脑、控制器等世人眼中的高科技设备,赋予声音与影像不同的美感,其作品的魅力吸引了一票热爱电子音乐的粉丝。目前居住与工作在巴黎、日本的池田,于台北市立美术馆举办在亚洲睽违十年的大型个展,选件涵盖大型声音雕塑、视听装置、灯箱等作品,以及数件为本展量身打造的平面新作,兼具微观与宏观的视野,游历展场一周,犹如和宇宙对话,池田本人形容这次个展「是一趟宇宙之旅,从微观到宏观,赋予观看者追求一种极致真理的体验」。

一九六六年生于日本的池田亮司,是少数同时以视觉及声音创作闻名国际的艺术家,未曾受过艺术或正规音乐教育的他,自小即广泛汲取各种音乐类型,尝试玩剪辑、操作磁带及音频效果并加以组合变异,一九九四年加入多媒体艺术团队「蠢蛋一族」(Dumb Type),开始关注和剧场及艺术展览的跨域合作,并以音乐会形式操演声音艺术,同时创作声音装置和发行专辑,朝多方创作形式发展。一九九五年,池田回到「什么是声音?」的基本定义,深入研究声音的物理特性,探究数学、量子力学与哲学等原理,也关注正弦波、噪音等原始状态下的声音,在将其化约到最小单位之后重组,挑战人耳可感知的听觉极限,继而发展出混合声响、影像的复杂设置。

千禧年后,池田进一步将光转化为像素,数据是为建构世界的媒介,他以「作曲家」的方式创作,将声音、灯光、空间、时间等物理现象一一纳入编写作品的元素,透过演算式带出精确的表现结构,产出独特的数据美学。

《临界点》(© Ryoji Ikeda & Taipei Fine Arts Museum 台北市立美术馆 提供)

透过数学语言建构的个人理念

这次在北美馆举办的个展,尝试呈现池田如何透过可靠的数学语言,建构他的个人理念,例如在美术馆大厅座落五个筒仓造型的扬声器,同时发出有特定顺序、组合的声音,是作品《A「连续统」》。作为管弦乐团调音基准的「音乐会音高」,从巴赫时代至今,音符「A」都未曾被精准定义过,因此在《A「连续统」》中,一系列在音乐会上使用的标准音高被分配到各个扬声器,相异的频率音调交互交叠,形成复杂的声音质地与共鸣。双墙面装置作品《临界点》,一面墙是由一投影机投射出大量讯息密集叠加形成的黑洞,另一墙面则是色温近似太阳的白色光源,黑洞与白光的边界是空间和时间临界点的象征。《符码—诗》则是将先前作品重新扫描组合,从蕴含资讯的数据中提取出符码,解放到不具任何意义和内容的世界,犹如交响曲般汇流成诗,观众被巨大的声流和影像包围,遁入新的感官世界。《普朗克世界「宏观」》是池田在欧洲核子研究组织驻村期间受启发的创作,从物理学上无限小的计量单位「普朗克长度」(Planck length)角度,探索人类对自然界无限小或无限大的感知潜能。

池田亮司以科技为媒介,探索物理世界背后的数学结构所隐喻的宏大宇宙,拓展观众新的感受方式,亦即,在数据建构的抽象世界里穿梭,直到衍生出自我的诠释与解读为止。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