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寸啊,分寸! |
平心而论

分寸啊,分寸!

岛崎彻的排练,每个细节都要求得一丝不茍,但他同时也让舞者自我表现,如果动作的味道对了,会尊重舞者所赋予的感受。所以「遵循细节」与「加入自我诠释」二者之间到底有没有冲突?其中的分寸该如何掌握?我们需要揣度的分寸是要用教的,还是只能用体会呢?如果对应在行政工作上,按表抄课的执行与自主运作的分寸又该是如何拿捏?

岛崎彻的排练,每个细节都要求得一丝不茍,但他同时也让舞者自我表现,如果动作的味道对了,会尊重舞者所赋予的感受。所以「遵循细节」与「加入自我诠释」二者之间到底有没有冲突?其中的分寸该如何掌握?我们需要揣度的分寸是要用教的,还是只能用体会呢?如果对应在行政工作上,按表抄课的执行与自主运作的分寸又该是如何拿捏?

日本编舞家岛崎彻的舞蹈风格,以细节最繁复、动作最迅速见长,但舞者在种种精确的要求之下仍须赋予个人的诠释,如何掌握分寸,成为最大的挑战。

舞者们在排练过程中,得将动作慢慢抽丝剥茧,既要研究每个动作的动力来源、行进轨迹、速度、质地与内在思考,也须聆听声音的呼吸和感受音乐的氛围。所以负责排练的凯怡说:「每一次和岛崎老师的合作,总是能帮我们重新找回小时候那个疯狂爱跳舞的心。」虽然舞者们都不讳言这种类型的排练极其辛苦,似乎每个细胞都要灵活运用,但也都一致认为这是一种难得的「过瘾」。

但岛崎排练时,并不是一味地强调细节,反复练习到「地老天荒」,而是很爱说故事,舞者小小就被老师说故事的能力深深吸引,老师谈起舞蹈时那发亮的眼神,不仅带著一股强大的力量鼓舞著她,让她相信「梦想这件事是多么重要!」也让舞者们被「洗脑」,听完故事后,一举手一投足就自然而然地更加生动起来。

而前舞者秀珊回顾起以往的工作状况,印象最深刻之处,在于岛崎的排练虽是「严格到有些龟毛」,每个细节都要求得一丝不茍,但他同时也让舞者自我表现,如果动作的味道对了,会尊重舞者所赋予的感受。

按表抄课与自主运作  其间分寸如何拿捏?

所以「遵循细节」与「加入自我诠释」二者之间到底有没有冲突?其中的分寸该如何掌握?我们需要揣度的分寸是要用教的,还是只能用体会呢?如果对应在行政工作上,按表抄课的执行与自主运作的分寸又该是如何拿捏?

前些日子到台中开记者会、午餐会及专题讲座,一整天的行程,因为要接待不同群组的对象,我们事前细细规划了时间表及工作分配,唯一没算到的是热情的台中朋友,当天竟分批致赠了四大箱温泉水、六十杯蜂蜜柠檬汁,以及一大箱的柠檬蛋糕。这堆庞大的「物资」对于仅有四位弱女子行政团队光在歌剧院上下搬运就颇费功夫,而这突如其来的「物资」在短时间该如何消化,一连串的问题就接踵而来:

这些箱子是什么?可不可以开箱?开箱后,谁来分配?谁可以做主?是不是要去请示经理?如果主管在忙没有回答怎么办?要再找时机请示?饮料不宜久放,可以先斩后奏先分配给大家吗?     

工作默契与临场反应  随时可能面临考验

当天到最后,一切好像都处理得还算圆满,不仅大伙在忙完后都开心地吃喝,也「借花献佛」地与剧院共事的伙伴们一起分享。但处理的时机与方式,就成为我们第二天检讨会的重点。   

我首先自首:如果我的员工不敢放手做事,那一定是对我处事的态度不够理解,也一定是我平时讲得不够清楚。所以我重申:凡是送给舞团的吃食,就是要分配给所有的舞者及工作人员,所以行政不只是接送货,也需要立即处理分配,并同时告知大家。再者,活动之时,难免有突发状况,尤其是像我们这样的小团,更需要大家眼观四方、耳听八方,随时见缝插针。

不过,说归说,我知道下一次,一定还会有无法预计的事情来考验大家的工作默契与临场反应。我的舞者们,透过十年、廿年的专业经验,都还需要练习与编舞家工作的分寸,我所期待的分寸,总不会从天上掉下来吧?

 

文字|平珩 舞者不成,专家未满,艺术行政与教育的手工业者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