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动艺术基因 启动改变城市的力量 从「2019文化领导力论坛」谈起 |
吴静吉博士、柏格博士于「城市规划」主题讲座中,回应现场民众提问。
吴静吉博士、柏格博士于「城市规划」主题讲座中,回应现场民众提问。(表演艺术联盟 提供)
话题追踪 Follow-ups

触动艺术基因 启动改变城市的力量 从「2019文化领导力论坛」谈起

由台北市政府文化局主办、表演艺术联盟承办的「2019文化领导力论坛」于八月廿二、廿三日举行,邀请国内外人士共聚一堂,分享经验,探索如何以文化领导力形塑城市的美感特色。而从来自德国、日本与埃及的三位国际艺术工作者的经验分享,让人理解:好的文化设施,可以丰厚城市的文化能量,文化领导力则带动趋势发展,展现不同思维,或许初期执行不尽如人意,但只要目标清楚,总有拨云见日之时,进而为经济与广大社会带来活力。

文字|卢家珍、游富凯
第322期 / 2019年10月号

由台北市政府文化局主办、表演艺术联盟承办的「2019文化领导力论坛」于八月廿二、廿三日举行,邀请国内外人士共聚一堂,分享经验,探索如何以文化领导力形塑城市的美感特色。而从来自德国、日本与埃及的三位国际艺术工作者的经验分享,让人理解:好的文化设施,可以丰厚城市的文化能量,文化领导力则带动趋势发展,展现不同思维,或许初期执行不尽如人意,但只要目标清楚,总有拨云见日之时,进而为经济与广大社会带来活力。

近年来,「文化领导力」成为一门显学,除了重视组织内部的领导管理之外,也利用领导者关键性的影响力,进一步引领城市的文化走向与发展。

随著国内艺术场馆相继落成,如何带领艺文机构创造出独特风格,进而跃上国际艺文场馆版图,创造出属于自己的独特经营策略,都亟待文化领导人才的养成,这不但需要经验的累积,更要有对未来愿景的宏观规划,才能开创新的契机。

英国自一九九○年代末期有计划地透过文化领导相关计划的推动,帮助改善艺文机构领导品质,并提供不同的视野,回应领导者的需求。而在日前台北市文化局所举办的「2019文化领导力论坛」中,则借由城市生活中各种日常体验的艺术样貌,进而探讨文化之于城市规划的领导地位,同时培养文化行政人员开放与创新的领导特质,希望能以台北为文化杠杆,撑起整个台湾。

艺文场馆带动城市发展——易北爱乐厅的灾难与荣耀

翻开近年台湾的艺文场馆史,可说是好事多磨,台中国家歌剧院、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台北表演艺术中心都曾历经变更设计、工程延宕、不断追加预算的过程。然而看到德国汉堡易北爱乐厅(Elbphilharmonie)从「灾难」转变为「荣耀」的例子之后,我们会发现自己并不孤单,并且对未来充满信心。

「易北爱乐厅从兴建到开幕的过程,就像一出三幕剧,从开始的承诺,历经僵局与混沌,最后成为汉堡奇迹。」来自德国汉堡文化与媒体厅的研究员希尔克.玛莉特.柏格(Hilke Marit Berger)博士,以一个简单的譬喻说明她对易北爱乐厅的长年观察。

易北爱乐厅改建自汉堡港口的废弃仓库区,肩负著活化海港的责任。柏格说,初始设计错估了成本,加上两年筹备期太短,边建边筹备,结果发生问题之后各方推托责任,许多民事调查又让工程延宕,原本预估五年的建期最后变成十年,预算更追加至七亿八千九百万欧元,比原先的预算整整多出十倍。此时人们开始以「易北疯狂剧」来称呼这个计划,国内外都认为这是个华而不实的建筑,还有人认为应该停建。

「但是这些负评在开幕前一年就全部消失了!」柏格说,这不是什么魔法,而是「头洗下去就得做好做满」的决心。二○一六年,政府以一千万欧元的预算,把易北爱乐厅塑造为「全民参与的音乐厅」,他们开放已经完工的公共广场,让各种音乐进驻演出,甚至地下停车场也举办DJ音乐会,并针对不同族群,透过网路倒数和赠奖活动与民众互动,营造「全民」的感受。不仅如此,他们更邀请了两百五十多名国际媒体记者,让全世界一同见证易北爱乐厅的成功。

二○一七年,号称「全球最贵音乐厅」的易北爱乐厅盛大开幕,以每张票十欧元的平价策略,拉近与消费者的距离,并创下六个月内一百万参观人次的纪录。这座曾经不被看好的建筑,如今华丽转身而成为汉堡的新地标,不但让海港都市增添了文化意象,也在络绎不绝的参观人潮中,逐步展现文化建设对城市发展的积极贡献。

王文仪总监、李立亨总监、相马千秋理事长于「艺术扩散」主题讲座中,与现场参与者们进行交流。(表演艺术联盟 提供)

艺术活动点燃思考火种——爱知三年展撤展事件

艺术活动是彰显城市价值的重要支柱,但在点燃思考的火种时,往往必须面对不可预期的结果。「东京艺术公社」理事长相马千秋透过远距连线,在「艺术扩散—表演艺术与城市生活」讲座中,以今年八月的「爱知三年展」撤展事件为例,说明艺术活动的策展压力。 

日本爱知县三年一度举行的大型国际艺术祭「2019爱知三年展」今年迈入第四届,由资深记者津田大介担任艺术总监,号称是日本国内最大型的国际艺术祭。然而其中的特展「表现不自由展.在那之后」却因为遭受许多反对声浪,而在开展三天后急急喊卡。

相马千秋说,这个特展其实源自二○一五年由民间团体在东京举办的「表现不自由展」。当时聚集了各种被公家文化艺术机构视为禁忌而无法展出的作品,例如慰安妇问题、天皇与战争、殖民地统治与《宪法》九条论争等,作品还会附上被退件的理由,让民众思考当代日本在表现上的「不自由」。

「或许当年是民间主办,所以反应没那么激烈,但这次的艺术祭是由政府主办,遭受的压力也是空前大,其中最受争议的是韩国作品《和平的少女像》(俗称「慰安妇像」)。」相马千秋说,不但政治人物纷纷抵制,主办单位更在两天内就收到四、五百多通抱怨电话和电子邮件,甚至还有人传真「带瓦斯罐去会场叨扰」的恐吓信,让主办单位不得不在开幕三天内宣布关闭展区。

「城市中有看得见的空间,也有看不见的角落,推动艺术不能一厢情愿。」相马千秋遗憾地说,日本的审查机制无形中剥夺了不少作品表现的机会,也影响了日本的言论与表现自由,虽然此次特展匆匆结束,她仍希望透过这个事件能激发更多的讨论,让更多议题被正视和了解,这将是艺术最大的力量。

平珩老师与埃及舞蹈家卡莉玛.曼舒于「先驱领导」主题讲座中与现场民众互动。(表演艺术联盟 提供)

艺术先驱传递文化影响力——埃及开罗当代舞蹈中心

任何先驱都是辛苦的,不仅仅在日本的爱知县,远在埃及的开罗亦然。

埃及舞蹈家卡莉玛.曼舒(Karima Mansour)当初花了八年从伦敦现代舞蹈学院学成归国,迎接她的却是舞蹈沙漠,于是她决定自己开创埃及的「舞蹈圈」。

一九九九年,曼舒成立了自己的现代舞团MAAT,这是埃及第一个独立舞蹈公司,当时这个舞团只有她自己一人,曼舒思考著是否应该创造一个空间,让不同的人才或有兴趣者加入。二○一一年,「阿拉伯之春」爆发,埃及也发生革命,新的文化部长带来了新的视野,在他的支持下,曼舒接受公部门委托,在歌剧院旁边成立了开罗当代舞蹈中心(CCDC)。一年半之后埃及再度动荡,开罗当代舞蹈中心从歌剧院独立出来,成为MAAT营运之下的现代艺术机构,如今在「零政府补助」之下,与各种基金会或协会企划募款来维持营运。

「资金是很大的挑战,一个募款计划结束了之后,就得赶快申请另一个计划,我们还在寻找一个创造收入的商业模式。」曼舒说,开罗当代舞蹈中心提供三年的全职舞蹈课程,不但提供奖学金,并由联合国认证;同时开放驻村计划,邀请各国艺术家来此开设工作坊;并与许多NGO合作,针对身心受创或弱势者推广舞蹈课程,以落实文化平权。

曼舒说,弱势者包括身心受创、流离失所的孩子,也有失智的老人,透过舞蹈这个媒介,创造安全的空间,修补裂痕创伤,让他们的身体与心灵重新联结。而在全职舞蹈课程修业结束的学生们,除了可以参加舞团演出之外,也在这些推广课程中找到更多工作机会。

目前这个概念已影响了整个北非,许多机构也沿用此模式开展自己的计划。二○一九年,卡莉玛.曼舒成为「世界舞蹈日」的发言人,成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文化领导者。

触动一个城市的艺术基因并不容易,城市文化影响市民,市民也形塑城市文化。好的文化设施,可以丰厚城市的文化能量,文化领导力则带动趋势发展,展现不同思维,或许初期执行不尽如人意,但只要目标清楚,总有拨云见日之时,进而为经济与广大社会带来活力。

《表演艺术领导力》(国立台北艺术大学 提供)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表演艺术领导力》  实务经验的珍贵分享

《表演艺术领导力》Leadership in the Performing Arts(注)的作者托比.斯坦(Tobie S. Stein)教授,任教于纽约市立大学,曾多次来台举办工作坊、讲座。其主要研究领域为非营利组织、文化交流和表演艺术管理,两度获得傅尔布莱特专家计划(Fulbright Specialist Program)之殊荣。

本书主要访谈了十一位纽约重要的非营利表演艺术机构的管理者,其分属于不同类别的非营利表演艺术组织,包括舞团、歌剧院、剧团、工会、学会、基金会和表演场馆等。借由作者所设计一份六十道题目的问卷,分别进行两至四小时的深度访谈。每位领导者从各自的实务经验中分析领导者的职能定位与专业成长、领导风格与人际互动技巧、决策制定与沟通协调,以及领导管理将面临的挑战等问题。

涉及主题共分十章,包括:成为领导者、领导文化与核心价值、领导者的愿景、领导风格与人际互动技能、策略领导重点:规划与人员、领导决策过程、领导的透明沟通、领导责信度与衡量成功、领导变革,以及最后的总结:成为表演艺术领导者的意义。

在每一章中,作者善用领导者所提及的实践案例,将宝贵的实务经验,深入浅出地分享给读者,足以提供表演艺术领域和所有非营利部门工作者广泛应用。(游富凯)

注:本书中文版由陈尚盈翻译,国立台北艺术大学今年8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