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救救欢喜鸳鸯楼》中,郭子乾与郎祖筠饰演父女,情感默契已形同家人。图为排练现场。(春河剧团 提供)
戏剧 春河剧团《救救欢喜鸳鸯楼》

重拾温度 愿「家」常在

从春禾剧团到春河剧团,郎祖筠二度改编元代杂剧家关汉卿的《赵盼儿风月救风尘》,这次的改编只带著《救风尘》的喜剧尾巴,让当年的「鸳鸯楼」历经百年沧桑,成为现代危楼,使众人在「拆迁与否」的大哉问里,重新审视家的意义。这次的制作由李小平执导,邀来与郎祖筠颇有默契的好友郭子乾与她饰演父女,两人默契实已形同家人,於戏中自然真情流露。

从春禾剧团到春河剧团,郎祖筠二度改编元代杂剧家关汉卿的《赵盼儿风月救风尘》,这次的改编只带著《救风尘》的喜剧尾巴,让当年的「鸳鸯楼」历经百年沧桑,成为现代危楼,使众人在「拆迁与否」的大哉问里,重新审视家的意义。这次的制作由李小平执导,邀来与郎祖筠颇有默契的好友郭子乾与她饰演父女,两人默契实已形同家人,於戏中自然真情流露。

春河剧团《救救欢喜鸳鸯楼》

9/1920  1430   9/19  1930

台中国家歌剧院大剧院

10/910  1930   10/1011  1430

台北市艺文推广处城市舞台

10/17  14301930

桃园展演中心展演厅

12/26  14301930

台南文化中心演艺厅

INFO  02-23771116

元杂剧大家关汉卿的《赵盼儿风月救风尘》,在郎祖筠手中经历了两次夺胎换骨:第一次是二○○一年,由她创立的春禾剧团改编为大型武侠音乐剧《欢喜鸳鸯楼——Q版救风尘》,延续传统文本里女子的情意,保留「谑而不虐」的喜剧元素,叫好叫座,反应热烈。第二次便是这回的全新音乐剧《救救欢喜鸳鸯楼》,同样是郎祖筠领军的春河剧团,乍看之下仍是「改编」,却只带著《救风尘》的喜剧尾巴,使得当年的那座「鸳鸯楼」,历经百年沧桑,成为现代危楼,使众人在「拆迁与否」的大哉问里,重新审视家的意义。

从「女子力」到「家乡情」

「其实我原本想说,不如把当年那么受欢迎的《欢喜鸳鸯楼》再演一遍吧?」郎祖筠说,她实在迷恋《救风尘》中的女性刻画,同时,关汉卿将女性角色与彼时文人低微之身分,巧妙连结暗喻,让人印象深刻。「不过,导演李小平觉得时不我予。当时引发热烈讨论的女性思想,在现代应是无法引得共鸣。」

本次的「再改编」,原来是由李小平所提出的。这么一改,女性自立自强的意涵仍是保留,更进一步将命题扩大,走向家的意义,走到流浪者与驻足之人的相遇,把原先锁在建筑里头的情感,因面临拆迁的命运,而终于被释放。

就是他,让人又哭又笑的戏中老父

李小平说,这次演出就像是与老朋友重聚,许多人的默契早就不言而喻,但还是有不少让他惊喜之处,其中,饰演父亲的郭子乾即是其一。「郭哥刚到的时候非常尊重我,很是严谨,不会把电视上的那套带进来。直到实际排练过、经过几回沟通过后,他发挥活泼善言、自娱娱人的能力,那即兴的表演功力啊,连现场看的人都笑到肚子疼。」

郎祖筠称是,道:「我刚入行时在华视演《连环炮》,当时郭哥已是很知名的演员。说起他,那就是脾气极好,非常温和,从不曾见他有恶言。他身上的喜剧元素,不能说是『搞笑』,该说『乐观』才对,因为他本身就是这样一个乐观的人。」这回两人饰演父女,情感默契实已形同家人,於戏中自然真情流露。

重回记忆中的温度

「郭哥,就是我戏里的父亲,有段台词是说那房子不能拆,『拆了,一生就不见了。』」郎祖筠引述台词,表示《救救欢喜鸳鸯楼》的议题纵然严肃,却无意在其中进行批判,而是借此探讨人与家之间的情感,从而摸索出记忆里的各种温度。

现代人事事都忙,忙到连自己都可以忽略,这出戏的用意即是希望能够在繁忙的工商生活中,让人有机会稍作喘息,驻足其中,使孤独的、努力的、奔波的人能够有些余裕,足够你转身回望当初离开那个的家——「就是嘴上牵挂著你,又怕你忙,口口声声要你别回去,心里却巴望著你回去的那个家。」郎祖筠说,愿此戏能够带给观众如斯的家乡味。

专栏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