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只能跳舞:僻室《半金属》 |
《半金属》
《半金属》(张震洲 摄 僻室House Peace 提供)
ARTalks

他只能跳舞:僻室《半金属》

编按:作为编剧陈弘洋「星际计划」系列作品,《半金属》从金星于占星学中所代表的关键字:「婚姻、爱情、艺术、交际、和谐、奢华、审美观、娱乐」出发,以How-you-like-that的方式,杂揉元素周期里半金属介于金属和非金属之间的特质,尝试以复杂的声响及多重叙述线的Stupid-love,再现夜店的糜烂和欢快。

文字|吴孟轩
摄影|张震洲
第346期 / 2022年05月号

编按:作为编剧陈弘洋「星际计划」系列作品,《半金属》从金星于占星学中所代表的关键字:「婚姻、爱情、艺术、交际、和谐、奢华、审美观、娱乐」出发,以How-you-like-that的方式,杂揉元素周期里半金属介于金属和非金属之间的特质,尝试以复杂的声响及多重叙述线的Stupid-love,再现夜店的糜烂和欢快。

2021新点子实验场 陈弘洋 x 吴子敬 x 邱柏翔《半金属》

2022/4/1~3 台北 国家两厅院实验剧场

「元素周期表上的化学元素大都可被分类为金属或非金属;但有一些元素的性质介于金属和非金属之间,仅具有部分金属或非金属的性质,即称为半金属。」(注1

继冥王星、火星、水星、月亮、天王星后,《半金属》作为编剧陈弘洋星际计划的系列作品,借用了占星学中金星代表的「娱乐、爱情」等意涵,以男同志舞厅为主要场景,描绘男同志社群里许多「in-between」的情境。与过往处理同志文化的剧场作品有别,《半金属》的「in-between」并未特别强调「男同志」在性别气质与性别操演上的多重暧昧,而是选择将焦点放在男同志关系里的难以定义、不上不下、进退两难的尴尬状态,例如对结婚始终没有共识的同志伴侣、同志间流行的开放式关系、如异性恋夫妻般结婚生子的变装皇后与酒吧老板娘。其中,《半金属》尤其细腻描绘男同志社群注重「当下」的时间感,是如何让男同志集体著迷于「快乐」、「chill」等欢愉无拘的感受,而拒绝那些痛苦的过去(可能来自家庭或社会的不接纳、霸凌、羞辱),以及恐惧若自己与现在的伴侣分开,或离开同志酒吧所形成的社群,自己将会顿失依靠、不知何去何从。

《半金属》所有的戏剧情节与角色关系,至始至终都围绕著男同志舞厅:作为男同志文化里重要的场所,舞厅接纳并肯定异性恋社会总是刻意隐蔽(或刻意夸大)的同志情欲流动与性别操演,于是成为了男同志得以安全现身之所,并从中发展出许多著名的同志文化如Ballroom、Voguing。然而,在同志愈发正典化的后同婚时代,《半金属》并未重述同志文化的政治正确,而是转向揭露男同志舞厅里层叠环绕的种种困境,尤其是男同志社群对「当下」的执迷,不仅形成众角色在面临冲突与痛苦时,总以酒精、性爱、调情与跳舞遁逃现况,同时,开放式关系也因被认为比异性恋正典的伴侣关系(例如一夫一妻制或固定性伴侣)更为「进步」,而在男同志社群里普遍流行,却也因此对于无法接受此种关系的男同志形成压迫。换言之,《半金属》的男同志们因当下而欢愉,也因当下而痛苦,「当下」成为了走不出去的莫比斯环,被困在当下的他们,活的是一种漩涡式的酷儿时间(queer temporality)。

舞曲身体与天后崇拜(diva worship),在《半金属》里也有著相当篇幅的描绘:《半金属》里跳舞的场景,应是取材自台北同志夜店G*Star著名的Asia pop时间(午夜1点至3点),店内会播放华语、韩语流行乐曲,众人便在舞台上整齐划一地模仿流行舞曲女星的MV舞蹈(注2,其中最有代表性的莫过于蔡依林,年轻点的天后则是韩国女团Twice的周子瑜。正如性别研究学者施舜翔所言:「男同志发现阴性舞蹈是自己身体的出口。蔡依林的〈舞娘〉因此成为镶嵌在男同志身体里的阴性符码、历史皱折与文化记忆。」(注3蔡依林身上丰沛且多重的阴性符码反复召唤著男同志,她的舞曲如〈舞娘〉、〈大艺术家〉、〈怪美的〉、〈我呸〉,都引起男同志们炫风般地迷恋与模仿,并借由如此的天后崇拜,在跳舞的身体里重新认同自我并肯认彼此。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由台新银行文化艺术基金会举办的台新艺术奖,邀请9位不同领域的提名观察人,搜集、发掘,深入研究各种面向的当代艺术展演,并于网站发表评论,本刊精选单篇刊登。如欲读更多评论,请至ARTalks专网talks.taishinart.org.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