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剧场」在疫情中异军突起 |
《存在与时间2.0》让1位演员面对1位观众,透过物件讲述主人公马仃的故事。
《存在与时间2.0》让1位演员面对1位观众,透过物件讲述主人公马仃的故事。(颜子乐 提供)
上海

「一个人的剧场」在疫情中异军突起

一场突如其来的Omicron新冠病毒传染,重创了3、4月的演出季。继深圳后,上海也相继封城,整个南方演艺市场几乎全倒。奇特的是,有一项演出却率先突围,在4月底5月初上演,并将在各城市巡演,目前已是一票难求。这项演出就是「一个人的剧场」的实验戏剧《存在与时间2.0》,某种意义上,它也非常符合文化部门有关疫情期间上座率的要求。

一场突如其来的Omicron新冠病毒传染,重创了3、4月的演出季。继深圳后,上海也相继封城,整个南方演艺市场几乎全倒。奇特的是,有一项演出却率先突围,在4月底5月初上演,并将在各城市巡演,目前已是一票难求。这项演出就是「一个人的剧场」的实验戏剧《存在与时间2.0》,某种意义上,它也非常符合文化部门有关疫情期间上座率的要求。

所谓「一个人的剧场」就是:台上只有1名演员,台下也只有1名观众。这部作品是由广州大剧院联手新浪潮戏剧导演王翀制作,灵感来自德国存在主义哲学家海德格尔名著《存在与时间》,讲述在时间、记忆、梦、现实中的寻人之旅,探讨个体在群体关系之中的存在问题。 

「一个人的剧场」是真的只有一位观众吗?没错,每1场戏只限定1位观众。这是《存在与时间2.0》最具突破性的地方,观众不仅以观者角度欣赏1部戏,也同时以亲历者身分体验一条完整的故事线。这样的戏剧将完完全全只属于1个人,而这1个人同时也让这场戏回归到人际关系最本真、最质朴的状态。整个舞台设计以童年的道具、物件打开观众的记忆隧道,演员邀请观众一道坐在观众席中,场灯渐暗,他为观众讲述主人公马仃的故事……演出试图打破传统戏剧的整一性和连贯性,跳跃的时间与空间也带来了全新感官体验,使观者对存在、生存、生命意义的思考,及疫情冲击下的人间众生相,有了更独特的体验和思索。

不过,制作方也坦承,由于该剧的创新形式,对现有的剧码制作、票务系统、资讯系统等也是全新的挑战。虽然目前一票难求,但没了票房业绩支撑,「一个人的剧场」还能走更远吗?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2022/05/27 ~ 06/27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