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修缮到开幕的「万座晓剧场」 |
万座晓剧场经营团队
万座晓剧场经营团队(林韶安 摄)
话题追踪 Follow-ups 民营表演空间新地标—万座晓剧场 日光,终于洒落在剧场的此刻(上)

从修缮到开幕的「万座晓剧场」

「日光,无所分别。」是这个成立于2006年的剧团「晓剧场」的开场白,似乎正呼应著团名的「晓」——破晓。从在台北士林成团,到已于万华扎根10余年;也从士林的3层公寓,到和平西路三段巷弄里的地下室、华江老公寓,然后是龙山文创基地B2与糖廍文化园区。晓剧场除发展面向社会议题的创作,如《秽土天堂三部曲》、《焦土》等,也改编张曼娟、黄春明、三岛由纪夫、宫部美幸等作家经典,并落实与万华在地的连结,开设社区戏剧班,发表系列作品,和南海发展中心进行身心障碍者戏剧课程。晓剧场现正进行中的下一步是,多数剧团长年以来的梦想——拥有一座剧场。

「日光,无所分别。」是这个成立于2006年的剧团「晓剧场」的开场白,似乎正呼应著团名的「晓」——破晓。从在台北士林成团,到已于万华扎根10余年;也从士林的3层公寓,到和平西路三段巷弄里的地下室、华江老公寓,然后是龙山文创基地B2与糖廍文化园区。晓剧场除发展面向社会议题的创作,如《秽土天堂三部曲》、《焦土》等,也改编张曼娟、黄春明、三岛由纪夫、宫部美幸等作家经典,并落实与万华在地的连结,开设社区戏剧班,发表系列作品,和南海发展中心进行身心障碍者戏剧课程。晓剧场现正进行中的下一步是,多数剧团长年以来的梦想——拥有一座剧场。

万座晓剧场开幕演出《之间》宫部美幸怪谈

2022/6/10~11  19:30

2022/6/11~12  14:30

台北 万座晓剧场

 

晓剧场《潮来之音》爱丁堡艺穗节演出限定版

2022/7/15~16  19:30

2022/7/16~17  14:30

台北 万座晓剧场

「万座晓剧场」于是在「糖廍文化园区」这个原为日治时期的糖厂建物里诞生。

剧场名字里的「万」取自于「万华」,「座」则是「剧场」的意思,同时也指涉「座席」,与「万」的配合也延伸出「上万个座位」的寓意——当然,作为1个仅有将近200席座位的剧场空间,指的是绵延不绝的进场人次,以及延续不断的创作场次。终于在2022年4月开幕营运的万座晓剧场,现在看来如日升月落般的平实如常;但,这座市定古迹,过去曾作为明华园戏剧总团的排练场,真正在晓剧场手上转为剧场空间,其实是场3年左右的挑战。

万座晓剧场环境(林韶安 摄)

「老房子文化运动2.0」计划开启的契机与挑战

糖廍文化园区里主要有3栋市定古迹糖仓,而晓剧场所承租与修缮者为其中的B栋,所依循的是台北市政府推出「老房子文化运动2.0」计划(简称老房子计划),透过民间团队的力量,将老房子活化再利用。

这个计划是自文化部105年7月所公布的「出资修复公有文化资产租金减免办法」,所修订出来的新版规章,除维持修复期间不收使用费,未来承租人可透过考核机制,得以修复工程及日常管理维护支出金额减免使用费(租金),最高可减免全部使用费。同时,这个计划也与目前台北市其他相似剧场空间,如牯岭街小剧场、表演36房—永安艺文馆等,所使用的「委外营运」或「空间共享」等方式列出的条件与补助项目非常不同,几乎任何设备都得团队自行负责,就如艺术总监钟伯渊所说:「我们是租用,还要有相关维护,部分补助是不能申请的,像是『艺响空间』的案子。」

万座晓剧场环境(林韶安 摄)

晓剧场共同创办人李孟融认为:「但这也是个契机,多亏有老房子计划。每个剧团都想要有自己的剧场,所以我们在这里制作《焦土》的时候就有想过『这里哪一天开放,我们就要来租』。也知道风险不低,但我们就做,才会有百分之百的制作权。」

拥有一座剧场,从老房子计划打开契机。但,晓剧场也是第一个使用此计划的剧团。老房子计划以往较多是基金会、建筑事务所等较大的财团组织申请,且多半用途为餐厅。晓剧场没有前例可以遵循,完全需要自己摸索前行,挑战也随著2019年的第一步开始降临。

钟伯渊表示:「一开始误以为古迹修复再利用计划没有很复杂,但后来发现我们与文化局文资科的理解方向其实是不一样的,我们要如何让空间的使用是符合文资法,让文资科愿意通过提案,过程就有很多沟通与讨论。」纵使这个空间过去用于排练场,与剧场使用的差距并未那么大,但李孟融则说:「当今天要被重新检讨的时候,每个细节就会被重新看待。特别是这个空间作为古迹,很多东西是不能动的,就必须在不能动的情况下做很多因应。诸如砖砌、油漆、防水、修复工法、钢构等,要提出很多很细节的方案。」

这些方案的提出,或许是在解决问题,但可能延伸出更多问题必须被解决。

(本文出自OPENTIX两厅院文化生活)

延伸阅读

日光,终于洒落在剧场的此刻(下)──从修缮到开幕的「万座晓剧场」

钟伯渊(林韶安 摄)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2022/06/03 ~ 0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