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一) Feature | 40難料:中間世代待修學分

兆欣:與過去和解,讓戲繼續演下去

兆欣,36歲,旦角演員、戲曲導演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兆欣說,大學時演戲是快樂的,自己拉贊助去做想做的事。大學後逐漸從業餘轉為專業,除了每天練功,規律運動、定量飲食等都用最嚴謹的規範形塑,捏出戲曲功底,也壓抑生活。

剛揣摩完《紅樓夢》裡帶髮修道的尼姑妙玉,那按捺心底的慾望,兆欣已卸下旦角妝容,卸不掉的是,劇中不再拘泥於流派的表演。緩緩地,眼角勾來訊息,是他最近的心境——放鬆,與自在。

《妙玉》是他在台灣的「復出」之作。2019年正值35歲的兆欣,演完《地獄變》後決定告別,轉戰媒體行銷。為表決心,甚至將陪伴數年的行頭都贈予他人。他說:「很怕一事無成兩鬢斑。」2018年創作《畫皮》時,他就思量:能演戲到何時?舞台一直都在?在戲曲世代的遞進間,不知道自己該成為下一個誰?或者,「兆欣」又是誰?他,不快樂。

兆欣說,大學時演戲是快樂的,自己拉贊助去做想做的事。大學後逐漸從業餘轉為專業,除了每天練功,規律運動、定量飲食等都用最嚴謹的規範形塑,捏出戲曲功底,也壓抑生活。2007年到2015年間,趁長假到北京學戲。那時候的他,想當「第一」人。一路有貴人扶持,他心心念念著程永江老師、辜懷群老師、孫培鴻老師……確實幸運,也屢遭挫折,眼淚堆起苦澀與技藝。記得第一次到北京學戲,兆欣說:「真的非常克難,睡木箱子搭起來的床,1天20元(人民幣),晚餐吃剩打包湊合隔日午餐。」

告別舞台不到半年,他再次回到劇場。此時的兆欣,眼眸透著釋然。他說:「我在跟過去的自己和解。」不只是以更輕鬆的心態面對演出,包含表演方法、邀約等,更是面對生活,例如他開始與過去封鎖、或與有過爭執的友人連繫。突然地,提到藝人羅霈穎與小鬼的驟逝,帶點憂愁卻也坦然,他說,「明天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了,在乎當下就好」。即將邁入40歲的兆欣,不再替自己嚴格規劃未來,啜了口酒,笑說這杯比較重要——好好過生活最重要,而表演會長出來,戲也會這麼演下去。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38期 / 2021年03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8期 / 2021年03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