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一) Feature | 幕後團隊的進擊─跨域攻勢大揭密╱幕後團隊的跨域工作法

山峸製作設計:整合設計、製作工作環節,健全幕後生態(下)

(山峸製作設計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山峸製作設計很熱血,數小時的訪談,成員們憂慮產業結構,憂慮同業生計,言談不離「改善工作環境」、「留住產業人才」,衝勁十足。恍惚間,我想起今年4月1日,這個由袁浩程號召劇場設計系畢業的同窗顏尚亭、吳重毅共同創立的劇場空間設計、製作團隊,在官方FB發了一則貼文,宣布成立「山峸藝術集團」。

潛入舞台布景的無中生有基地

01 因倉儲需要成本,一般劇團演出結束,道具大多半賣半相送,2020年疫情期間,山峸首度將倉儲整理完工,在今年5月疫情升溫前,此道具間已可靠租借費用自給自付租金。道具出租間有繪景的木頭、花磚、水泥等材質的背板,都是過去演出所留下的布景,留待未來循環使用。

02 木工廠、繪景工廠緊鄰山峸製作設計的辦公室,設計師與技師可密切配合。袁浩程說,此法比照北藝大劇場設計系的空間配置標準,木工技師完成造型後,直接推到隔壁,請繪景師上色,不僅省下時間、交通、搬運成本,也讓溝通更有效率。

03 山峸設有設備齊全的的塗料工廠,一整櫃的特殊色,每色基本儲備3罐塗料,整櫃成本約莫5萬,袁浩程說:「這是我們以前的夢想,很想要什麼噴漆都有,試色就很方便。」他們曾接過指定了近50種色號的專案,繪景師耗時數日調配出精準的色調,歷經層層工法,調漆、稀釋、平塗、上光,得精準確認顏色才能進行繪製布景。

04 透過自製滾輪,繪景師調整漆的厚度、滾輪的吸水量、施力度,以呈現不同的畫面顆粒,繪製出不同的質感。吳重毅、黃金燕指出,不同形式的滾輪可以做出不同的質感,他們通常利用垂手可得的碎布,靠手感捆綁出不同的滾輪造型。

(山峸製作設計 提供)

05 即便是磚牆也有很多樣貌,受不同的環境因素影響。吳重毅、黃金燕說,在繪製之前,他們得先分析成形的不同階段,選擇合適的工法繪製圖層,比如第一層要灑點、第二層得渲染,「透過畫面的層疊,建構出材質的真實性。比如,不同金屬的鏽色也不同,這是我們得去考究的細節。拿到劇本的第一件事,要去分析文本中所設定的時代、環境,還原不同地區的環境條件中的建物樣貌。這考驗繪景師的觀察能力。」

06 「山峸」的創業基地是一幢北投老屋。袁浩程、顏尚亭和吳重毅成立工作室後,跟同為劇場設計系的學長王政中分租空間,如今,「山峸製作設計」搬了家,二手書店則擴大營運,山峸團隊將演出完的道具回收改造,成為書架、桌子,王政中分享:「這裡也像公司的交誼廳,北投居民也開始來這裡上課,北投的能量很大,期間我們認識了很多創作者,每年寒暑假開課。」

07 山峸的創業基地目前分為三個空間,前棟書店,後棟為劇場與「ARTBAR藝術家的酒吧」。這裡也成為北藝大學生的聚會所,在此辦展覽、做呈現、跟不同領域的創作者交流。順道一提,此處也是嚎哮排演的《請問大酒保》系列短片拍攝地點。

(山峸製作設計 提供)

山峸製作設計的4大工作方法學

舞台布景怎麼造?空間的「故事」怎麼說?營造材質的肌理有哪些細節?讓構成「山峸製作設計」核心動能的4大部門細說分明。

01 轉譯設計師語言,專案管理空間細節

顏尚亭、吳亮萱(專案管理、舞台╱空間設計)分享:專案管理與設計的工作是分不開的,角色類似「製作人」或「執行製作」,在跨域專案中,更類似「策展人」,要為每個專案規劃出客戶跟同事都能理解的輪廓與策略。每次在不斷地跨領域、跨部門、跨團隊的專案中,因認知差異而造成溝通的落差,是最常遇到的困難。專案管理有時又得變身為「翻譯」,把客戶的語言翻譯成製作的語言或設計的語言,找出有效的溝通方式,不能被動接收資訊或直接轉述訊息,懂藝術家跟劇場人的語言只是我們本來的優勢,要「跨領域」就得不斷學習新的溝通方法。

我們這3年試驗出2到3位設計師一起工作的方法,能承接的案子規模相對變得龐大、多元。有團隊,就能透過大量討論,多角度進行文本╱業主╱客群分析,找出各自盲點,以技術支援,同時有完善的測試機會,相對能以較少的時間,做出有效的設計。設計出可以「說故事」的空間,是最有趣的地方。我們多半從文本分析開始進行工作,「文本」包含首次跟業主開會的樣態到場勘、彙報、觀察業主過去的案子內容等。劇場設計著重故事性、藝術性,較缺乏「空間形塑」的思考,商業案則需要花更多時間討論、磨合,吻合客戶對「有設計感的空間」的要求。

02 細膩分工,優化創作

楊淵傑(製作統籌)分享:製作統籌的工作是以技術為底,溝通為主,經驗為輔,評估預算可達到最有價值的結果,盡可能讓夥伴們在良好的環境與條件下工作。舞台製作統籌得在設計與導演、劇團決定舞台雛形的那一刻開始,就去尋找適合的技術指導和執行團隊,建立布景工廠與設計、技術端的全面性溝通,讓有關舞台的所有,如布景、舞台硬體器材、大小道具到專業的技術工員都準備就緒⋯⋯這些前置項目都必須靠統籌協調。但是,從製作統籌再細分出舞台製作統籌的思維在台灣是很少見的,一般來說,是由執行製作、技術指導與工廠聯繫,但製作的主導權是在工廠,技術指導不會參與製作過程,對人力、預算的掌控度較低。我認為,若能讓技術指導專心地面對舞台技術問題,不再分神擔憂技術人員的權利和器材上的限制,預算、製作工法交由有技術功底的製作統籌來負責溝通,透過更細膩地分工,才能優化創作。

03 排除漏洞,確保安全、品質

吳倫樑(舞台製作)分享:每一回都是從零開始,都有新的挑戰,得評估各種不同的現實條件,思考製作工法、結構、規劃製作流程。我的核心工作是:溝通、規劃,排除每個環節的漏洞,確保舞台的安全性。從讀圖開始,找出施工圖的bug,然後和設計討論、排除bug,接著規劃布景的製作工法、結構、 流程、安排製作順序、材料等細節,並隨時掌控製作進度、品質。

04 保持好奇心,不斷實驗

吳重毅、黃金燕(舞台繪景師)分享:我們得隨時保持對美感的敏銳度,並將其轉化成精準的溝通語言。追根究柢的精神,是我們保持思緒及邏輯暢通的方法,也是舞台繪景工作的成敗關鍵。我們常觀察沒人注意的小角落,例如馬路邊安全島的裂紋、老屋因水泥脫落而露出的紅磚⋯⋯這些日常的記錄觀察是布景繪製的重要參考。最有趣的莫過於製作的過程,每次製作都有新的事物得去研究、嘗試。此外,劇場製作很常繪製常見的建材材質,例如:水泥、磚牆等,曾經有1個月的3檔戲都是畫水泥,難免疲乏,但在每次畫材質的時候,我們會不斷嘗試新的工法,讓每次的製作流程更流暢、效果更好,這是我們保持工作新鮮感的方法。

(山峸製作設計 提供)
(山峸製作設計 提供)
(山峸製作設計 提供)
(山峸製作設計 提供)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9/0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41期 / 2021年09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41期 / 2021年09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