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專題(二) Focus | 少來,問題不只是少子化——這些玩「藝」兒,沒人學了嗎?

從戰鬥營變身夏令營 搶救雙簧家族危機

雙簧家族夏令營以育樂並行的方式,引發學子興趣。 (徐家駒低音管室內樂團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屬於「雙簧家族」的巴松管(低音管)與雙簧管,近年來這兩種樂器專業學習人口的下降,是全世界共同面對的現況,但台灣的環境似乎更為嚴重,報考大學音樂系相關類項的學生幾乎歸零,因為人數過少,連帶影響校內管絃樂合奏或室內樂課程無法正常授課。致力推廣低音管的演奏家徐家駒面對此艱困現實,兩年前毅然將舉辦多年的巴松管夏令營改為「雙簧家族」夏令營,邀請雙簧管同好共襄盛舉,期待透過育、樂並行的模式,吸引更多學子提升對雙簧家族的學習興趣。

「民國100年我們舉辦『百人巴松慶百年』音樂會,那時我們的巴松管夏令營在國臺交舉行,結束隔天大清早一行人坐車到台北演出,」低音管演奏家徐家駒感慨地說:「120位巴松管演奏家在台上的盛況,對比現在,實在難以想像。」

西洋樂器中的雙簧家族,指的就是以簧片發音的巴松管與雙簧管。這兩種樂器專業學習人口的下降,是全世界共同面對的現況,但仔細檢視台灣環境,此現象尤其嚴重。徐家駒指出,目前全台灣約20所大學音樂系中,有近四分之一比例因為缺乏以上兩種樂器的學生,導致管絃樂合奏或甚至室內樂課程無法正常授課。再從招生情況看來,從他幾年前準備退休時,全台巴松管報考人數從一、兩位逐年減少,最後更明顯歸零。今年,他更因為學校管絃樂團演出缺乏巴松管,親自搭車去東部,坐進學生樂團協助吹奏完成音樂會。

攜手雙簧家族  廣納愛好者參與

原因何在?「少子化」是第一個被關注的焦點,但推廣不足、樂器昂貴,加上發聲關鍵的簧片不易控制,又不好削製……種種門檻更令初學者望之卻步。然而,若將範圍拉大卻又推翻這道理——各級學校90%都有管樂團,整體來說學習低音管的人數並沒有跟著減少!徐家駒認為:「這是由於管樂器比絃樂器容易上手,而且在社團裡同儕交流切磋的氛圍,吸引愛好者持續學習。」

從早期便以教學、撰寫教材、籌組音樂會等方式推廣低音管的他,自2008年起開辦兩年一度的巴松管夏令營。兩年前有鑑於參與人數的欠缺,在招生前他毅然提出解決之道——將單一低音管擴大為「雙簧家族」,邀請雙簧管同好共襄盛舉,型態也從以往集訓模式的「戰鬥營」轉換為育、樂並行的夏令營。

今年,除了維持雙簧家族的加入,以及不排除非音樂班學員參加外,也減少一對一課程,增加一種或兩種樂器的室內樂合奏課程。曲風在傳統古典上,也增加了耳熟能詳的流行樂曲、電影主題曲,與電玩音樂改編等。在活動之餘,也規劃文化參訪、古樂器探討、簧片製作等專題演講。當然,多場不同組合的雙簧樂器,以及師生同台的結業式演出,也為學員們留下美好回憶。一場活動下來,不僅提供了與頂尖教師們面對面學習的機會,也提供園地讓彼此熱情分享,對於維持此兩種樂器學習者的高度興趣,有正向的提升。

在營隊中指導學員的徐家駒老師。 (徐家駒低音管室內樂團 提供)

各方面改良  使推廣更順暢

事實上,學習雙簧樂器在近年來,已經不像舊時期那樣問題重重。國家交響樂團低音管首席簡凱玉表示:「以前初學的小朋友雖然有小樂器可以練習,但是調性不一樣。現在經過改良,調性已經調整到一致了。加上二手市場流通、出租價格降低,想要擁有一把低音管並不困難。」雙簧管演奏家洪千智也贊同:「早年學習實有簧片的問題,但現在樂器供應商做了很多現成的簧片可以使用,以製作水準上是有進步的,所以使用上的成功率很高。」

可喜的是,在前年夏令營活動落幕後,今年大學聯招中,雙簧樂器意外地較去年增加近20%的考生。徐家駒保留地說:「是不是我們的夏令營所影響,我不敢說,但是相信這樣的模式持續辦下去,一定會有效果。」確實,精緻藝術不像流行一樣,沒有投注精力培育,就無法有所累積。雙簧樂器也是,在面臨危機之時,唯有著手搶救,才能避免「斷吹」之虞。在夏令營積極的號召下,期待萌芽的希望,就此逐漸茁壯。

小小的簧片  吹奏的關鍵

「雙簧」樂器的發聲原理,亦即利用嘴部的器流,使上下兩片簧片振動產生聲響。由於音質迷人且富有穿透力,因此交響曲中常有經典且迷人的獨奏樂段出現。簧片在自然的環境下,會呈現堅硬乾燥的狀態,因此在使用前必須先泡置於水中,使它軟化才能充分振動,並且發出圓潤的音色。然而隨著氣候的溫、濕度變化,簧片也有膨脹或收縮的可能性,間接增加吹奏者駕馭的難度。初學者可選購現成的簧片以便練習,但由於曲目、音色的細微要求,專業演奏者通常自製簧片使用,這是雙簧家族演奏者在表演之外最大的挑戰。(李秋玫)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7/26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40期 / 2021年07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40期 / 2021年07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