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追蹤 Follow-ups

拯救未來,還是投資未來? 側記「好哲凳系列講座PART 04:誰該為地球的未來負責?」

(周嘉慧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兩廳院「好哲凳」系列講座今年第三場「誰該為地球的未來負責」,選在「世界地球日」前兩日於戲劇院大廳舉辦,邀請台大哲學博士講師周詠盛與主持人朱家安共同主講,開放廳院青與高中學子限額報名,並在現場應景設置「世界地球日」活動小卡,與聽眾一起以集思討論的方式,面對刻不容緩的環境保護與經濟/科技開發議題。

關於未來世代,還是關於現在?

朱家安以20世紀重要哲學家德里克.帕菲特(Derek Parfit,1942-2017)的提問開場。現代人追求環保與資源永續的動機,源於良知及對未來世代可能面臨糟糕處境的愧疚感,因而願意改變日常生活型態,期望能將更多資源留給後人。但假若現代人開始方方面面都以環保的前提進行選擇,這些想像中的「未來的子孫」,是否還會是同一群人?換句話說,由於想法、作為與選擇的不同,力行環保的社會與浪費奢靡的社會,兩者的人際交往將產生差異,成家、生子的對象亦會隨之改變,誇張一點的說,或許未來世代還需要感謝祖先造了破壞環境的因,才有他們存在的果。以此推論,我們帶著對未來子孫的虧欠感來進行環保行為,似乎就不太成立了。無論哲學家本人是否真實相信這樣的論證,此觀點卻揭露出「虧待未來子孫」的概念背後所存在的文字模糊空間,我們虧待的究竟是誰?當未來如此遙遠、而道德如此抽象,問對問題更顯重要。

應對氣候危機是道德義務,還是投資?

周詠盛以1970年代太空科技帶來的地球村「命運共同體」觀點,和與之同時興起的環境保護概念作為起點,展開在政策面、經濟面與倫理道德方向的討論。氣候與人類環境污染問題跨越國界與種族,亟需國際上的共識與合作。周詠盛指出,2021年1月在世界經濟論壇發布的「全球風險報告」中,將「極端天氣型態」、「氣候應對失敗」與「人為環境破壞」列為世界三大高風險,而其中第二項「氣候應對失敗」也同樣在「影響最大的風險」排名第二,僅次於2020年全人類皆有感的「傳染病」。

「環境保護」議題帶有城鄉與貧富上的落差:對於有水利設施、電力與科技輔助生活的都市人或已開發國家來說,氣候改變造成的不適難以切身體會,但全球因環境變遷而被迫離開家園的「氣候難民」人數仍逐年攀升,是地球居民不得不面對的問題。許多媒體與科學家認為,「氣候變遷」一詞已不適用於現今,對全人類來說,我們正在遭遇「氣候危機」。

「避免將氣候推到臨界點」是全球專家學者的集體共識,以此為目標開展,實踐上分為「道德義務派」與「投資收益派」兩派,道德義務派認為,避免臨界點是全民道德義務,在科學尚未明朗預測臨界點為何之前,應竭盡所能保護環境,此派別也近似於目前歐盟所持的立場;投資收益派代表人物為經濟學者諾德豪斯(William D.Nordhaus,1941-),他在著作《氣候賭局》中提及,在科技、醫學等發展之下,未來的世代必然擁有更方便的生活,我們無須對未來子孫過於愧疚,假使因愧疚而全力節能減碳,不僅在經濟方面對開發中國家不公平,在科技與教育等其他面向的資源轉移,也無法保證會因此擁有全體更好的生活品質。以其經濟學視角,若將應對氣候危機、科技、醫療、教育等皆列為投資選項,在不越過氣候臨界點的前提之下,用投資觀點分配現有資源,總體而言或許對未來收益更大。諾德豪斯的氣候變遷經濟學讓他拿下2018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也是目前美國較為靠近的立場。

(周嘉慧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綠能與經濟上的兩難困境

經濟成長與排碳關係密切,盤點目前全球和台灣的環保現況,目前全球有七成以上能源來自於燃燒化石燃料(煤炭、石油、天然氣等),雖然環保意識抬頭加之以科技進步,人們願意選擇較為節能的生活方式,但因為人口持續成長,人民生活水準上升,因此排碳量依舊逐年增長,平均每年增長2.6%。歐盟預計在2050年聯手實現零排碳(註1),期望能在2050年前能達成全歐盟境內零火力發電廠,以電動車取代汽車。

台灣目前的能源狀況,供電八成仍舊來自火力發電,核能發電量不到一成,民進黨政府於2017年發布「全國能源發展綱領」,預計2025年以前達成20%的再生能源電力,30%燃煤,50%燃氣(註2)。國民黨在能源選擇上則是偏向核能。但綠能在台灣推行起來遇到不少阻礙,近期話題如:需要新建接收天然氣的碼頭,卻碰到藻礁保護議題;要在偏鄉農田設置太陽能板,恐有破壞農業之疑慮;在中部沿海廣設風力發電機,又可能會影響到漁民的工作。凡此種種,皆是綠能發展所面臨的實際處境。

2020年底,台灣政府委託英國權威學術機構就台灣節能減碳問題進行研究的報告出爐(註3),英國方建議政府開徵「碳税」,可由從每噸10美元開始徵起,徵得的稅除了用來開發綠能產業,同時可減少民眾購買高耗能產品的意願,比如汽車提高碳稅,因而刺激民眾更加願意使用大眾運輸工具。但徵碳稅必然會使物價整體上漲,尤其愈高耗能的物品將漲幅最大,以民眾可能的接受度來看,政府也會有所顧慮。周詠盛邀請聽眾討論,該如何提高全民環保意識?希望政府偏向「道德義務派」或是「投資收益派」?希望政府推動哪些能源政策或是配套措施,來使效果最大化,傷害最小化?

現場聽眾發言踴躍,論及綠能在開發過程中是否也能維持環保、碳稅搭配碳足跡的獎勵機制、教育實為長久之計等等看法,周詠盛以近期知名的「朱利安娜訴美國政府案」(註4)回應觀眾熱烈討論,並以環保議題兩大派論點,對照哲學兩大學派爭論。

(周嘉慧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哲學在環保議題的角色

哲學傳統上兩大學派的爭論與「道德義務派」和「投資收益派」的論點相似,周詠盛與朱家安分別以當代知名倫理哲學家彼得.辛格(Peter Singer,1946 -)主張的「有效效益主義」,與羅爾斯(John Bordley Rawls,1921-2002) 的「無知之幕」對其再做進一步延伸。辛格認為道德首要之務是增加快樂、減少痛苦,他認為捐善款的人們有義務監督善款是否有被有效利用,不能全憑滿足個人良心而做。但他的論點也衍生不少爭議,像是他曾表示,與其拿錢維護古老藝術品,不如購買防止失明的疫苗,實質的效益更高,但效益的高低可否如此計算,是其他人對辛格理論的質疑。

羅爾斯知名的哲學論證「無知之幕」則是關注資源分配與判斷的公平性:假設某人擁有足夠的資源可供分配,羅爾斯認為,唯有在此人忘卻自己現有的社會身分、階級地位、喜好與個體優劣勢、回到純粹為人的狀態之時,所做出的分配才能達成公平。

講座最後,由於聽眾發言踴躍近乎超時,尚未全然討論完預定問題而必須停止。最後觀眾提出問題,表示我們這個世代必須要面對環保問題,是否有點倒楣,周詠盛認為,我們這個時代在「道德運氣」上,要面對的責任義務比前幾代更重,但同時,危機即轉機,人類從採集文化、農業文化到工業文化,或許在科技、教育與醫學的發展之下,我們這一代正在創造全新的文化也未可知。朱家安則浪漫註解,對地球的未來負責是每個個體的責任,如何形成共識,仍存在許多討論空間,但願意用心思考重大議題,有時候即是為未來及為社會負責任的方式,希望聽眾帶著這樣討論的熱情與記憶,繼續面對其他生活與社會上的各式情景。

註:

1.      歐盟定義中的綠能包括風力、水力、太陽能以及核能。

2.      雖然燃煤與燃氣同為火力發電,但由於天然氣排碳量為燃煤的六分之一,可暫成為綠能轉型時期替代方案。

3.      根據經濟學研究,最有效讓民眾願意減碳的方式的有兩種:碳交易與碳稅。前者由於台灣市場太小不適用。

4.      「朱利安娜訴美國政府案」:美國有21位從8歲到19歲的青少年,於2015年對美國政府罔顧氣候危機提出控訴,認為政府違反憲法精神,侵害後代子孫的自由權、財產權及生命權。此案經歷多次來回,於2020年1月被駁回,理由為此案超出憲法第三條賦予的法院權力,法院無法干涉政府行政與政策,但於此同時,法官也認同他們的立場,建議這群青少年尋求民意代表或相關機構宣揚理念跟主張,也就是透過教育扭轉人們行為的概念。

(本文轉載自國家兩廳院官網)

(周嘉慧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周嘉慧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周嘉慧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周嘉慧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39期 / 2021年05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9期 / 2021年05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