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嘉慧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兩廳院櫥窗 Hot at NTCH

你的人生,誰來給予意義?

「好哲凳」系列講座:魯蛇的人生有意義嗎?

2021年末,回望過去一年發生的各式的喜怒哀樂,這些事件將會在生命歷程裡留下什麼印記?對人類史會造成什麼樣的意義?是否有意無意間種下了某些因,又或在此收穫了某些成果?兩廳院「好哲凳」系列講座在年終時刻,以「魯蛇的人生有意義嗎?」為題,帶領廳院青一起激盪與討論人生的意義與前行的方向。

文字|齊義維
官網限定報導  2022/02/26

2021年末,回望過去一年發生的各式的喜怒哀樂,這些事件將會在生命歷程裡留下什麼印記?對人類史會造成什麼樣的意義?是否有意無意間種下了某些因,又或在此收穫了某些成果?兩廳院「好哲凳」系列講座在年終時刻,以「魯蛇的人生有意義嗎?」為題,帶領廳院青一起激盪與討論人生的意義與前行的方向。

什麼樣的人生才有意義?不符合社會期待的人生,也有意義嗎?「好哲凳」講座主持人朱家安以親和力十足的標題,帶領聽眾們一起進入哲學裡關於生命存在意義的大哉問。本次講座邀請同為哲學系出身、現任臺灣彩虹公民行動協會秘書長蔡雅婷擔任共同講者。蔡雅婷自嘲,雖身為亞洲最大同志遊行主辦單位秘書長,卻也是協會裡唯一的工作人員,而在此前,她從未有任職3年以上的正職經驗,「沒有人會想跟我交換履歷的,講這個主題我有自信。」她幽默表示。

講師蔡雅婷,現任臺灣彩虹公民行動協會秘書長,自嘲自己「很有自信講這個主題」。(周嘉慧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何為生命的「意義」與「目的」?

朱家安首先以幾種哲學裡對於生命意義的討論開場,像是製造目的明確清楚的麥克筆或是日用品,是否能與人生類比?宗教定義裡的生命樣貌,能否為人生目的作為解套?華人傳統裡「養兒防老」或用來延續家族血脈、承載家業重擔而誕生的孩子,他們的生命意義是由誰來決定?朱家安也引用韓國恐怖網路漫畫家吳城垈作品《奇奇怪怪》裡的故事:如果今天人類是某種外星生物在地球上儲備的糧食,我們可以接受這樣的生命意義嗎?蔡雅婷也進一步提問,若是嬰幼兒時期即早逝的生命,也有人生意義嗎?歷史上重要的關鍵人物家裡默默無聞一輩子的長輩,會因為無意間生養出足以改變人類史的生命,而擁有了生而在世的意義嗎?

講座分為「意義」與「目的」兩部分進行討論與分享,首先邀請聽眾依照各自立場,選擇「人生一定有意義」、「成功的人生才有意義」、「人生意義自己認為有就有,沒有就沒有」以及「人生一定沒有意義」4組,並就其支持觀點相互切磋論證。有趣的是,當天參與者沒有人選擇「人生無意義」此一立場,因此討論就前3種觀點進行。

認為「人生一定有意義」的組別,論點分作4項:人生有意義但尚未發現、意義未必在己身,而是需要從他人身上顯現、集合眾人微小力量,得以推動宇宙發展,以及人生在世即能造成因果,久遠以後,意義在時空的演進下才得以浮現。此組舉蟑螂與殺蟲劑的關係為例,短期看來,蟑螂因為殺蟲劑而大量死亡,但能夠抵禦的品種卻會因此存活,讓蟑螂物種得以延續到下一個新的世紀。眼下的意義或許很難具體,但長遠觀之,任何的動靜都會在歷史上造成波瀾。

支持「成功的人生才有意義」的人們認為,人類為群體動物,處於社會結構下受惠於他人良多,因此需要以符合社會需求的方式回饋,才有實質效益,而若一旦獲得俗世皆認同的「成功」,也得以享受在此結構下以金錢或權力支撐的特有待遇,看見他人無法想像的風景。回應其他組質疑逝世後才成名的名人,是否生命就不算有意義?該組認為,若是梵谷活在今日社會,他們可能會勸其改行做外送員,因為梵谷終其一生並未實質享受到身為成功人士帶來的好處,充其量只是對後世帶來可觀的影響力,但並未對他的人生帶來「意義」。

針對較多人支持的「人生意義自己認為有就有,沒有就沒有」,討論意見分歧,有些人認為只要在臨終前一刻,覺得有意義即可,在人生中躊躇反覆生命意義的有無都沒關係;也有論點支持只要是自己滿意的人生,就算是有意義的人生;亦有覺得需要先定義「意義」產生的對象,究竟是要面對整個社會群體,或是自我向內探求即可?

講座分為「意義」與「目的」兩部分進行討論與分享,首先邀請聽眾依照各自立場進行分組,並就其支持觀點相互切磋論證。(周嘉慧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人生定錨,找到前行的動力

正如兩位主講人再三提及,哲學並不能提供標準答案,但透過邏輯思辨的訓練,能協助建立屬於個人的世界觀,帶來對事物基礎思考方向。討論收束來到今生的目標與未來定錨。蔡雅婷以「有╱無目標」以及「有╱無自信達成」,組合成4種不同類型的現狀評估,讓參與者再次分組討論。

有目標且有自信的參與者們,認為訂定目標時務求明確且務實,執行過程裡也無需過度執著,放鬆享受預期外的路徑與收穫,不需因沒辦法完全達成目標而感到懊惱;有目標但沒自信的組別則是因想投身的產業在實力之外尚需運氣,或是要達成目標前需要對個人堅持有所退讓,因而感到退卻。

相較於有目標的人群,自認「沒目標」但有自信的參與者,部分覺得人生選擇太多,因而無從抉擇,或是認為尚未有足夠時間探索心之所向;也有認為現實收入層面沒辦法將理想生活設為目標,因此感到迷惘。而「沒目標沒自信」的人們,則是抱持隨緣態度,人生有大方向,但沒有明確的目標與規劃,且戰且走,佛系人生。

作為結語,蔡雅婷分享自己以異性戀身分從事同志運動的各色經驗,她認為如果只有短期目標,那麼只要稍有偏離的事件產生,信心會較容易動搖。她的伴侶曾提供建議,如果能先行擘劃出一個理想的世界藍圖,那麼每一步向前邁進的步伐,都將會有意義。她自己有一個理想世界的樣貌,裡面每一個生命都得以被友善對待、自在生活。但這樣的目標終其一生都確定無法完成「所以我有了一個明確定錨的方向,那我就有動力前進、我做的事情就是有意義的。」她也鼓勵參與者們能藉由各種與身邊人的討論與大膽嘗試,持續探索,找到屬於自己的人生意義。

(本文轉載自國家兩廳院官網)

蔡雅婷以「有╱無目標」以及「有╱無自信達成」,組合成4種不同類型的現狀評估,讓參與者再次分組討論。(周嘉慧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2/02/26 ~ 05/26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