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江文化中心的戶外空間。
台江文化中心的戶外空間。(陳十工作室 攝)
專題 台江,那方土地的人與事

民與官做伙 實驗中學習文化培力

台江文化中心

位在台南市安南區、即將在四月正式啟用的「台江文化中心」,創建緣起於十五年前「台江文化促進會」倡議並向臺南市政府請願,而在願起到場館落成期間,在地居民也以各種方式積蓄在地的文化養分與藝術能量。在公部門、在地團體與專業團隊的合作下,台江文化中心現階段便以成為「人才培育和創作培育的基地」為目標,陪伴在地、搭接社群,育成屬於此地的作品。

位在台南市安南區、即將在四月正式啟用的「台江文化中心」,創建緣起於十五年前「台江文化促進會」倡議並向臺南市政府請願,而在願起到場館落成期間,在地居民也以各種方式積蓄在地的文化養分與藝術能量。在公部門、在地團體與專業團隊的合作下,台江文化中心現階段便以成為「人才培育和創作培育的基地」為目標,陪伴在地、搭接社群,育成屬於此地的作品。

台南 台江文化中心開幕大戲《海江湧──咱的日子》

4/19  19:00   4/20~21  14:30

4/26~27  19:00   4/27~28  14:30

台南 台江文化中心台江劇場

INFO  www.taikanginnersea.tw/

往台江的途中遇到一位年輕司機,他說他家就住海佃路上(正好位於兩個藝文場地——夢想田音樂廳和台江文化中心中間),在他的印象中,現今作為文化中心的那塊土地,一直以來總是「黑壓壓」一片,即使兩棟白色建物已成、開幕在即,他仍有些懷疑,是否會有當地居民願意造訪這個新興的藝文據點。十五年前,由「台江文化促進會」提出倡議並向臺南市政府請願,希望在安南區內建設「台江文化園區」,從那時起,地方社團、發展協會、村廟組織等各種以台江當地居民組成的公民團隊,便開始積蓄能量、勉力推行,不只發大夢,更要起而行;硬體設施、場館園區或許急不得,但軟體實力、文化深耕、經驗積累倒是可以從自己做起——他們創設台南社區大學台江分校、以區域廟宇為單位結合人文民俗生態藝術教學,推動「大廟興學」計畫、逐年舉辦「台江文化季」。司機的疑惑,當然也是他們那時便有過的憂慮,更是市政府在規劃階段的重大考量之一,作為台灣第一個由公民發聲且持續催生的文化場館,門檻很高、困難重重,與其靠人、等人、聽人指導,不如先把自己組織起來、徹底準備好。這或許便是一種「台江精神」── 溪會氾濫、海會變,那就一起扛起厝、走溪流!

一邊是劇場  一邊是社大

位在台南市安南區安吉路與安中路口的「台江文化中心」,占地約1.6公頃,具有「社區大學、圖書館、文化中心」三種使用功能,共包含兩棟建物、多種區域。建物之一為台江劇場棟,四層樓高的外牆設計發想自菅仔埔(台江舊稱)的「菅芒花」,內有可容納四百到六百人、可調整觀眾席面向的黑盒子劇場及排練場;一是三層樓高的終身教學棟,內為台南社大台江分校所在,有社大辦公室、NGO團隊交流室及行政空間,亦有兩間普通教室和依烹飪、工藝、美術、舞蹈、說故事等多種課程規劃使用的特別教室,「台江圖書館」則為於教學棟地下一樓,具有視聽區和非常寬廣的兒童閱讀區,目前也以繪本與青少年書籍為多。

兩棟建物外圍包含了多塊綠地、水池、河流遊憩區,將台江的地貌融入設計:劇場旁為大榕樹區,樹幹圍有一圈網格可供民眾休憩乘涼,一旁也特別設置了多種木製遊戲設施;劇場前的廣場以廟埕作參考,也刻意提高了入口與埕的階差,讓此處亦能作為表演舞台。穿過有招潮蟹椅與特製大型木椅的草地,便進入教學棟前、通往地下一樓圖書館的大型台階,此處亦像是傳統建築的「內埕」般,可作為另一種交流場域甚或演出空間、戶外觀眾席。這片草地上除了有朝建物下方的通道,更有一座大階梯,可以直接通往教學棟三樓,在挑高落地窗的說故事教室旁,有座小小的空中花園,能夠將整個文化中心印入眼簾;從教學棟二樓往後走,有一道巨大的綠色草坡可以直達地面,自此再往園區回望,則能看見一旁設有生態池與池中島嶼,象徵著台江的地理環境。

從年初試營運到四月正式開幕前的這段期間看來,其實先前碰到的那位司機先生是可以不用太過擔心了!這個結合多種用途、也具有公園遊憩功能的文化中心,已是各地遊客造訪台江、安南居民活動玩樂的據點之一,不管是在超大木椅上拍照打卡、在遊具上下奔跑攀爬、在圖書館內閒坐讀書,即使劇場內的排練正如火如荼進行而未能開門、即使教學教室在無課程時間未有開放,到得週末,民眾從早晨開始便不停來訪,一家大小在此閱讀玩樂、享受假日,有些路過看看,拿起傳單研究表演時間、有些四處勘查,透過窗玻璃把每間教室瞧個仔細,放眼望去滿是各種「期待」,期待有機會進得劇場、期待這些教室能為他所用。社大台江分校的春季課程,如說故事、現代舞、攝影、漫畫、陶藝、衣飾製作、紙漿雕塑等皆已進駐此教學大樓;四月十三日的「慶成——台江文化季開幕儀式《起鼓》」,也會自當天上午開始就在劇場外的埕舉辦海尾朝皇宮宋江陣祈福儀式,晚間的開幕典禮是由陳錦誠擔任顧問、劉建幗擔任導演的系列演出,除了會有經編舞家董怡芬設計轉化排練過後的宋江陣,其後秀琴歌劇團、臺南市民族管絃樂團、台南人劇團和阿伯樂戲工場也將相繼登場。

圖書館中的兒童閱覽區。(陳十工作室 攝)

與民間攜手  打造人才和創作的培育基地

房子蓋好了,該請什麼神、要找誰進駐?誰來當家、做些什麼?其實「比起蓋場館,接下來的經營才是難事。」台南市政府文化局永華文化中心管理科科長方敏華介紹完園區建築後,才剛坐下就這麼說。二○一七年,當整體工程完工比例將達四成時,市政府文化局便出面與地方團隊共組「經營發展委員會」,針對試營運活動、開幕大戲、開館展覽、未來規劃等議題展開討論。這一步,對於地方場館而言可謂意義重大。身在公部門的方科長也深知,過往有許多公共建設成為蚊子館的案例,藝文場館若要活化,便需持續有節目策劃、有邀演作品、有駐館團隊,這些項目當然可以全由管理單位全權負責,但如前所述,本來台江文化中心的誕生背景就是由民間而起,社大分校建築也就在劇場隔壁,不太可能我演我的、你做你的,完全不顧鄰里居民的心聲,「一開始的設定條件就是希望社區居民有參與的機會,於是我們當然也必須更開放地思考。」方敏華也表示,納入公民參與這個環節,在初期的許多決策過程和反覆討論,都與她過去參與經營台南文化中心的思考邏輯不同,雙邊對於藝文活動、劇場演出的想像容易出現落差。

打個比方,宋江陣作為一種廟埕藝陣、民俗表演,確實豐富多采、頗有看頭;但若作為一個場館的演出節目,就勢必得加以裁減、編排、轉化,甚或考量如何轉移至劇場內、外的表演區域,因呈現何等概念內涵、如何搭配走位與整體設計效果。所以,方敏華也強調,共同組成委員會便是個「一起學習」的經驗,知道彼此要些什麼、想些什麼,考量的重點又是什麼,不管要花上多少功夫和時間,對於文化中心的未來發展都是非常重要的議題。有鑑於在地的文化養分與藝術能量,早已有了相當厚實的基礎,再加上社大的各種課程、空間、教師、資源,軟硬體全都近在咫尺,台江文化中心現階段便以成為「人才培育和創作培育的基地」為目標,在場館經營與表演團隊的專業協助下,陪伴在地、搭接社群,育成屬於此地的作品。

藝術從培力開始  一起實驗辯證

台南大學台江分校執行長吳茂成也說明,公部門、在地團體,再加上專業團隊,三方其實在「文化治理」的經驗和知識都不相同,攜手並行之時,其實都有各自需要「轉譯」的部分。「公部門的政策討論,不能只是停留在『說明』的階段,而是要做『培力』(empower)的工作,也萬不可將地方團體侍從化,或只是以動員的想法、用看待樁腳的態度面對。」吳茂成也回應,「這十多年走來,參與文化中心建成的許多官員,其實我們都應該給予肯定,沒有人教他們必須這樣做、沒有人有過這樣的案例,目前看台江文化中心的未來發展,我是覺得蠻有希望的!雖然跌跌撞撞,但這就是學習。」

在他自己的想像裡,作為在地團體的代表之一,其實也知道急不得,近期社大開設了現代舞的課程,吳茂成也和老師分享,或許能以台江的土和水的交融、台江的土地和居民的互生,作為主要意象,編排相關作品,每年做成一個演出,甚或只是和試營運一樣的「試發表、試演,看看大家的回饋怎麼樣、接下來應該怎麼改進,算是一種實踐型的創作吧!」他笑著說,「二○二三年是台江建庄結社兩百年,一年一齣,到了那時候或許可以組成一部《渡海三部曲》或是《拓墾三部曲》的表演。」

社大有音樂課,教授二胡、洞簫、薩克斯風、吉他等樂器,「大廟興學」計畫裡便有「一村一廟一樂團」的規劃,歷年學員人數累積眾多,好幾種樂器班級都能自成樂團,舞蹈老師、音樂老師也能跨域合作,「讓大家自己試試看發展曲子,為家鄉寫歌;我們有彩妝班,可以學習塑造角色妝容形象;有『衣、飾、袋』班,主要學習舊衣改造,也能嘗試學習服裝造型;還有工藝班、繪畫班,到時候需要道具、需要繪景,大家也都可以試試看。」吳茂成盼望,造訪台江的專業團隊,可以不只是「因為要跟在地連結,就來上個『工作坊』」,幾天的課程上完就結束了,也能思考自己與當地公民的藝術創作該如何連結、如何讓工作坊的內容和成效得以持續。而身為台江人,「我們在地當然也要學習,我們有『能動力』,但也要有勇氣說出自己的疑惑。或許沒有人有答案,但這就是重點,面對專業、面對我們不理解的事情,人們往往會選擇沉默,其實只要真誠的『說出疑惑』,不需要提供解答也沒關係,」吳茂成看得長遠也有耐心等待,「對或不對,是需要很多的實驗和辯證的。」

台江文化中心的教學棟與劇場棟。(陳十工作室 攝)

滯留島舞蹈劇場  邀大家一年四季來跳舞

獲選為今年台江文化中心駐館團隊的滯留島舞蹈劇場,則特別為台江文化中心規劃了一年四季的演出、講座、舞蹈課程,讓所有造訪的居民、來客,都能接觸舞蹈、認識劇場製作,進而觀看四場各自完整獨立的舞作。藝術總監張忠安與編舞家洪嬅恩也說明,這一系列、四個季節的「台江微劇場」表演將發生在文化中心建築物與周遭綠地,以環境劇場形式演出,分成春、夏、秋、冬四個區域,觀眾可從團隊規劃好的角度觀賞作品,有時也可能需要一同移動與互動。作品內容從台江生態環境、人文風情、歷史故事出發:四月春天時,觀者將置身於教學大樓走廊,俯視黑面琵鷺造訪並隨之北返、遠去;七月夏雨時,則在大榕樹旁見證鹽田的辛勞與休耕的無奈;九月在通往圖書館的大台階上,由綠轉黃又變紅的是色彩繽紛的秋日,這也是來訪的候鳥與當地漁民,共同豐收、搶食漁獲的季節;十二月的寒冬,亦能在教學大樓後方的大草坡上,重溫四草大眾廟主神「鎮海元帥」的點點回憶。

「今年我們有許多計畫,如果可以有機會與場館合作,那也是我們所樂見的。」甫自日本結束英國舞團 Stopgap 大師班工作坊的張忠安,正規劃承續他此前作品的脈絡,發展障礙藝術相關舞作和教學、創作方法,目前與台江文化中心的合作,或許只是一個開端,也由於是場館開幕的第一年,四季系列選擇了以較親民、全免費的環境劇場作為演出方式,「以嘗試活絡文化中心跟周遭居民的關係,」張忠安說,藉此讓作品作為一種媒介,可以不需要有「進劇場看現代舞」的壓力,途經此地、來訪逛逛的居民,或課程結束的社大學員,都能輕鬆加入、佇足欣賞。

《海江湧——咱的日子》  述說台江人的生活

而台南人劇團與阿伯樂戲工場推出的開幕大戲《海江湧——咱的日子》,則由李維睦、許瑞芳製作,廖若涵擔任導演,邀請十五位劇場演員和十五名台南居民及現場樂手同台演出,雖在劇場空間內,卻也利用場館的不同區塊,展現台江生活的多重樣貌。這裡是瓜田、是農地、是虱目魚塭,有蚵棚、有鹽田、有織成夢想的裁縫車,人們以手撐船在水上自由來往;這裡是港,可以避風也能航向世界;這裡是家,歡迎上車,想去哪裡都順路。

劇本以田野調查和訪談寫成,故事就從自我介紹開始,每一個段落都是「咱的日子」的切片:有近水又怕水的青年、辛苦工作養活一家的單親媽媽、憧憬著大都市的女孩、想望著環遊世界的船東、嫁到鄉下的小公主人妻、歷經挫折而終於返家的人,還有更多不怕打、不怕餓,鎮日埋頭苦幹的台鹼廠工;雖不是英雄豪傑,卻是跟你、我相似的市井小民,亦有不少令人動容與共鳴之處,他們的日子,恰就是我們的日子。廖若涵與演員們將台江人的日常勞動,改編轉化成充滿節奏的肢體動作,這日復一日、重複不停,如舞蹈般熟稔、又似機械般簡練的行動,是一種渺小,更是一種偉大。

購買不同票價的觀眾,一方可直接在劇場觀眾席入座,另一方則會被分往劇場不同空間的場景;前半段各場景獨立演出,該空間內的觀眾可近距離欣賞,劇場觀眾席則可看見各處的投影影像;後半段表演者與觀眾都將全數歸返、集結在劇場裡。音樂設計姜建興,也特別為《海江湧——咱的日子》編寫了一首主題歌曲,細數著台江的生態環境、人文特色,與演出搭配呈現,確實彷若記憶的博物館,也刻畫著時代更迭下,依舊踏實勤勉、默默耕耘、充滿活力的台江人。

《海江湧——咱的日子》排練現場。(陳十工作室 攝)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