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藝活誌 Behind Curtain

沒腳的都姓「小」

飛去那裡?也許他既不會承認,也不會知道,他其實已經化身「沒腳的小鳥」,那個在王家衛電影《阿飛正傳》裡的阿飛,要去找回那個因他不乖而不讓他回家的媽媽,並以永不落地來報復她:「而家係我『飛』(甩)你,唔係你『飛』我㗎!」。有趣的是,王氏其他電影中的男人,卻總是給那些被他離開的女人留下罪咎感:「而家係你『飛』(甩)我,唔係我『飛』你㗎!」因為,她們不肯等他們「長大」。

飛去那裡?也許他既不會承認,也不會知道,他其實已經化身「沒腳的小鳥」,那個在王家衛電影《阿飛正傳》裡的阿飛,要去找回那個因他不乖而不讓他回家的媽媽,並以永不落地來報復她:「而家係我『飛』(甩)你,唔係你『飛』我㗎!」。有趣的是,王氏其他電影中的男人,卻總是給那些被他離開的女人留下罪咎感:「而家係你『飛』(甩)我,唔係我『飛』你㗎!」因為,她們不肯等他們「長大」。

《彼得潘》這本書,揭開了一個謎:為什麼“Boys will be boys”?

因為,兒子一輩子離不開媽媽,媽媽一輩子放不下兒子。然後,男人在可以發生關係的女人身上尋找媽媽,而女人從女孩變成女人,就是從與男人一起「冒險」(做那些滿足男孩對自我想像的遊戲),到變為接受他與其他女孩繼續「冒險」的宿命。「冒險」教男孩不老,卻是「安全」令女人老了,因為她就是「家」,「家」就是她。

愛回家的是男人,不愛回家的是男孩。身體回了家心還在外面的,骨子裡就是彼得潘。

他拒絕了「回家」

又名小飛俠的他,常被籠罩在另一本「小」字頭的書的陰影下。但小王子是小王子,小飛俠是小飛俠。小王子是一趟成長之旅,陪他遇上各式物事,我們大開眼界之外,更因長了知識而覺得時間往前走了,我們也有所不同了。

小飛俠是相反的,故事雖然開始於他的影子闖進和他貌似同齡的女孩溫蒂的家,然而,他的「冒險」,並不始於溫蒂的出現,也不因為遇見了溫蒂,他的人生才有了那些特别的變化。正確的說,產生變化的是遇見彼得潘之後的溫蒂,是他,把她帶上注定要經歷的成長洗禮,從一個普通女孩,提煉成一個Everywoman。

但彼得潘沒有與溫蒂「有情人終成眷屬」,溫蒂的故事也並沒有開放式的結局,當她和彼得潘建立了屬於他們之間和其他迷失男孩所擁有的地下之家,不論氣氛多麽融洽和諧溫馨,像冬日圍爐燒起的火,她卻做出了如同澆熄這盤火的決定,她要回到自己的家。

可是,溫蒂不是要拋棄這群叫做“Lost Boys”的孤兒們。她,更像是先給他們打造了一家樣品屋,讓「幸福」不再是空中樓閣,才對這群原本不知「家」為何物的迷失男孩說,永遠不會在現實出現的Neverland並非久留之地,「家」,到底不能只是滿足角色扮演心理而上演的戲碼,真要享受它的甜蜜,就要跟她離開「冒險」才是正經的樂園,回到能被真正爸爸媽媽照顧的那個家。

所有的小孩都欣然表示要跟「媽媽」溫蒂回她的家。不願同行的,只有彼得潘。他拒絕了「回家」,因為他相信沒有媽媽,他也可以過得很好。「他己經把她們看透了,他只記得她們的壞處。」所以,當他護送溫蒂安全到達家門,面對溫蒂的媽媽打令太太的挽留時,他又把印證了一次自己的選擇是對的:

「你㑹送我去上學嗎?」他狡黠地問。

「是的。」

「還要送我去上班嗎。」

「我想是這樣的。」

「那我很快就要成為一個大人了。」

「很快。」

「別靠近,太太,沒人能抓住我,讓我成為大人的。」

他已經化身「沒腳的小鳥」

於是打令太太建議,彼得潘不願留下,就讓溫蒂每年回到Neverland一星期,幫他進行春季大掃除。「這個許諾可以讓彼得高高興興地走了。他沒有時間槪念,他有那麼多的冒險經歷……溫蒂也知道這一點,所以,最後很傷心地對他說了這樣的話:你不會忘記我吧?彼得,在春季大掃除前,你會忘記我嗎?彼得當然向她作了保證,然後,他飛走了。」

飛去那裡?也許他既不會承認,也不會知道,他其實已經化身「沒腳的小鳥」,那個在王家衛電影《阿飛正傳》裡的阿飛,要去找回那個因他不乖而不讓他回家的媽媽,並以永不落地來報復她:「而家係我『飛』(甩)你,唔係你『飛』我㗎!」。有趣的是,王氏其他電影中的男人,卻總是給那些被他離開的女人留下罪咎感:「而家係你『飛』(甩)我,唔係我『飛』你㗎!」因為,她們不肯等他們「長大」。

然後,在一個「樹洞」前,是那懺悔在責任前落荒而逃的小飛俠。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