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s | 思想不短路

無限之戰:快閃時代中,藝術如何沉澱

耳得之為聲,目遇之成色;沒有框架的人,說無遮攔的事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廿世紀前,古典音樂原即存活於貴族和上層社會的小眾市場,只因當時社會結構的特性,讓這些能品味風雅的小眾族群來定位該時代的主流藝術價值。如今社會主流已轉移到普羅大眾,想做一個真正卓爾不群的藝術家,難道就得忍受寂寞?即連一生享盡風華的李斯特,邁入晚年藝術昇華的階段時,也曾不只一次對著身旁友人感慨道:“Ich kann warten.”(我可以等待!)

《PAR表演藝術》 第335期 / 2020年11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5期 / 2020年1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