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捺撇》
《捺撇》(陳又維 攝)
企畫特輯 Special

當世界暫停,他們繼續以創作重整自身

2020新人新視野

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第十二屆「新人新視野」專案,今年由三位年輕創作者王宇光、薛祖杰與陳品蓉端出他們的作品,在世界按下暫停鍵的當下,繼續以己身探究外在世界。王宇光的《捺撇》試圖從文字出發,與妻子李尹櫻尋找兩人之間或抗拒或倚賴、或緊密或疏離的平衡關係;薛祖杰《THE WALL》則透過「阻隔」坦討「關係」與「跨越」;陳品蓉的《剩人》多線並陳,探討了資本主義全球化時代人與金錢的流動。

文字|白斐嵐
攝影|陳又維
第332期 / 2020年08月號

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第十二屆「新人新視野」專案,今年由三位年輕創作者王宇光、薛祖杰與陳品蓉端出他們的作品,在世界按下暫停鍵的當下,繼續以己身探究外在世界。王宇光的《捺撇》試圖從文字出發,與妻子李尹櫻尋找兩人之間或抗拒或倚賴、或緊密或疏離的平衡關係;薛祖杰《THE WALL》則透過「阻隔」坦討「關係」與「跨越」;陳品蓉的《剩人》多線並陳,探討了資本主義全球化時代人與金錢的流動。

2020新人新視野  公共電視播映資訊

9/19   23:00   公視主頻道  

10/4   10:00   22:00  公視3台 

創作是一件很「個人」的事,但創作卻能讓我們以己身重新探究外在世界──關於他人、關於情人、關於家人、關於社會、關於世界、關於時間與空間、關於視覺與聽覺的感官理解。正如二○二○年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第十二屆「新人新視野」專案演出,三位年輕創作者王宇光、薛祖杰與陳品蓉,以各自作品讓我們看見自生命經驗轉換的劇場/舞蹈語彙,試圖尋找個人創作之於外在世界的定位。

《捺撇》在紙張上連結(不只是)雙人關係

離開雲門2後開始獨立創作的王宇光,繼去年在松菸LAB新主藝《馴順的我們》由攀岩發展的獨特身體動能與空間探索後,此次在《捺撇》中,則試圖從文字出發,與同為合作夥伴的妻子李尹櫻尋找兩人之間或抗拒或倚賴、或緊密或疏離的平衡關係。《捺撇》,顧名思義,指的是「人」這個字拆開的筆劃,卻刻意順序倒反。「倒過來寫不是變成『入』,而是想讓這件事變得不那麼理所當然。」王宇光解釋。

從這個字中,我們看見無論是捺或撇都不能各為主體。他們都是孤單而寂寞的,必須互相依存。如同王宇光與李尹櫻,兩人既是編舞家與舞者關係,又是親密伴侶,讓一段段雙人舞愈發耐人尋味。跟著三拍子華爾滋的腳步,一方面暗示了在性別脈絡中,由男性主導的控制,卻又進一步向外延伸,開始思考人與物/事、文化與文化、政治與政治,甚至是觀眾和作品的關係。而這樣的關係,是身體的是動態,也是時間的動態。王宇光在此以空間鋪設的紙張作為媒介,試著捕捉時間與空間交錯的痕跡。此概念源自東方長軸繪畫隱藏的時空尺度,「像是《清明上河圖》,視覺的移動也產生了場景的時間變化」,王宇光說。儘管後來隨著實際考量,將原先設想的長幅紙張改為4x4公尺的方形尺寸,但隨著舞者在捏皺的宣紙上踩踏、撐張,自然而然讓紙產生的變化,似也成為另外一種關係的呼應。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