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 紐約

紐約愛樂音樂總監梵志登宣布3年後卸任

COVID-19讓梵志登決定卸任紐愛音樂總監一職。 (Brad Trent 攝 紐約愛樂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美國疫期最嚴重期間,他一直留在祖國荷蘭,據報導梵志登也染疫,生病及其後復健讓他減重了20磅。他說這個經驗讓自己重新衡量價值觀,決定不要再長年奔波,好與家人常在一起。

不久前,紐約愛樂才推出「紐約梵志登幸會」(New York Meet Yaap)的廣告來介紹新音樂總監,現在就要說「再會」了。

2018季度才上任的梵志登(Yaap van Zweden)宣布將於3年後、2024年中季度結束後告別紐愛,即使做到滿期,梵志登也是半世紀以來任期最短的音樂總監,與布列茲(Pierre Boulez)相當。布列茲的任期(1971-77)以改變傳統音樂會呈現形式及引進冷門及新音樂著稱,被視為紐愛斷裂期的「典範」;梵志登的任期則也曾出現另一個「斷裂」,不過這是一個實際、被迫的斷裂:因為COVID-19而停止了18個月的演出。

COVID-19為西方當代社會運作帶來前所未有的破壞。就學、聚餐、藝文展演、與臨終親人告別等習以為常的活動停擺,紛傳的假訊息造成對科學的不信任,宵禁、旅行管制、戴口罩和打疫苗公共政策引發對人身自由的辯論,親友快速病逝帶來對人生目標的重新評價等,許多歐美人士從未想過這些事件會發生在他們身上。梵志登顯然就經過這一番天人交戰。

美國疫期最嚴重期間,他一直留在祖國荷蘭,據報導梵志登也染疫,生病及其後復健讓他減重了20磅。他說這個經驗讓自己重新衡量價值觀,決定不要再長年奔波,好與家人常在一起,2024年後,不只紐愛,他也會卸下香港管弦樂團音樂總監職務。

只是紐約愛樂的斷裂並未因疫情減緩而復原。其所在的音樂廳整修還要一年才可能完工,因此樂團這一季都要當游牧民族。至於下一任人選,還得考量當前最重要的因素:多元性,若不是女性或有色族裔,只怕還會有爭議。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11/0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42期 / 2021年11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42期 / 2021年1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