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醋加太多》裡麥克風是重要道具,舞段也有不少由此發展而來。
《黑醋加太多》裡麥克風是重要道具,舞段也有不少由此發展而來。(國立中正文化中心 提供)
即將上場 Preview 編舞家張秀萍:「這是減法的舞蹈。」

《黑醋加太多》 省思生活的「過量」

張秀萍以黑醋為隱喻,由此影射常見的社會現象與人際關係,創作有點酸甜、有點滋味、有點刺激、有點會心的《黑醋加太多》,由三十舞蹈劇場演出,從外在的喧囂環境,到內心的細微感受,當「過量」充斥周遭,是否還有拿捏判斷的能力?

張秀萍以黑醋為隱喻,由此影射常見的社會現象與人際關係,創作有點酸甜、有點滋味、有點刺激、有點會心的《黑醋加太多》,由三十舞蹈劇場演出,從外在的喧囂環境,到內心的細微感受,當「過量」充斥周遭,是否還有拿捏判斷的能力?

新點子舞展─三十舞蹈劇場《黑醋加太多》

4/30~5/1  19:30 

5/1~2  14:30 

台北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INFO  02-33939888

黑醋加太多,會怎麼樣?

有一天,編舞家張秀萍正要吃肉羹麵時,一個失手,倒了太多黑醋進麵湯……她不禁想:黑醋是日常調味品,加太多,味道依然優嗎?會太酸嗎?變得難吃嗎?How much is too much?生活中任何物事,太多,可能就失味了!

「過量」充斥,以舞省思

於是,張秀萍以黑醋為隱喻,由此影射常見的社會現象與人際關係,創作有點酸甜、有點滋味、有點刺激、有點會心的《黑醋加太多》,由三十舞蹈劇場演出,從外在的喧囂環境,到內心的細微感受,當「過量」充斥周遭,是否還有拿捏判斷的能力?

媒體太多。一堆媒體,一堆麥克風,硬逼著採訪對象,主角只能說「謝謝」。廣告看太多,街道、捷運、公車廣告訊息處處提示我們現在該做什麼、該買什麼、該換什麼新的電玩版本、3C產品。麥克風太多。立法院中麥克風搶奪戰,麥克風是重要的,受人膜拜的,在舞作中成為重要道具,一排麥克風,舞者拋出問話,有的無厘頭:「大腸和小腸哪一個長?」「大腸包小腸。」或是生活中的真實疑惑:「窮人不夠多會怎麼樣?」

由繁歸簡,由狂肆到沉澱

網路交友管道太多。愛情,浪漫,人與人間的距離,怎樣是太多或是太少?張秀萍探討情感的不同樣態:無法獨處,所以急切將網路虛擬浪漫壓縮成愛情,女生在角落舞擺期待,男生對著麥克風唱情歌,三人舞哥兒們的心事;男女關係,女生覺得不被男生理解而吵嘴打鬧,或男生主動強勢,女生被動消極;距離的近與遠,舞者以手和身體的距離變換而累積轉換能量。舞蹈與說話交替,互相烘托成意念和情境。

對於天災,對於環境和政府政策的不安,舞段中以發抖的肢體、身體不同部位的顫抖,群舞表達集體焦慮。上半場肢體精力放肆,下半場轉化為沉澱後的凝聚;空間調度則由群體的區塊聚散轉變為直線移動的簡捷線條。「這是減法的舞蹈。」張秀萍說。從外在到內心,從加到減編舞蹈,加加減減過生活。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