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光燈下 In the Spotlight

鋼琴家暨作曲家周善祥 「融」的靈魂 讓世界一切納入己身

鋼琴家暨作曲家周善祥 (Jean-François Mousseau 攝 鵬博藝術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從小被視為神童的鋼琴家周善祥,當年引領他踏入古典樂世界的正是音樂神童莫札特,莫札特的創作風格融匯多元,周善祥也在創作中仿效偶像,他說:「生活在現在這個世界,最棒的一件事就是不曾有一個時代像今天這樣自由,人類可以同時聽到橫跨千里、橫跨千年的音樂,這個時代特質是我想放進來的。」對古典樂的熱愛,讓他更積極於與世人分享古典樂的美好,周善祥讓世界的一切納入己身,像莫札特那樣輸出開展,所有人便都在他的影響下,被凝聚了起來……

周善祥X全本莫札特鋼琴奏鳴曲

12/2122  1930

12/2425  1930

12/27  1930

台北 國家兩廳院演奏廳

INFO  02-29412155

樂譜上,周善祥的英文名Kit Armstrong接續在莫札特旁,下方總譜共五行並列,分別給單簧管與絃樂四重奏演奏。其上高音旋律屢有起伏,搭配中音長音和低音伴奏,簡淨的畫面讓人不禁開始想像,後來標示的「幻想曲」段可能會如何發展?

這份譜是周善祥以莫札特寫下僅半分鐘長的手稿為素材所作的新曲,二○一九年出版,同年在自己家——一座位在法國北方伊爾松(Hirson)的教堂留下了精采的現場錄影(註)。聽罷會對兼容優雅與狂想的風格感到好聽好玩、忍不住探究,當廿七歲的作曲家本人上台時,看起來還像小男孩一樣,更或多或少會讓人想起神童莫札特的形象。

效法音樂神童的海納百川

「大家都以為莫札特寫了一首單簧管五重奏,其實他寫了三首,不過只有一首寫成。」周善祥對偶像的作品暸若指掌,「我拿第二首K.516d的手稿來創作,並不是要模仿莫札特,一方面是我做不到,一方面是這樣還不夠靠近莫札特。」不夠靠近?因為周善祥是這樣看莫札特的:「他是一位無法模仿的音樂家,貝多芬或布拉姆斯的作品還可以看出主題怎麼開始、怎麼結束,但莫札特不能,因為他不是這樣寫曲子的。他的樂思會不斷一直發展,難以用樂理解釋。」周善祥舉鋼琴奏鳴曲K.332為例,他指出樂曲過了一分半左右就已出現許多不同的主題和旋律,如果純粹看樂譜會覺得彼此好像沒有關聯,但大師的天才就在於,這些「無關」聽起來非常順,完全不突兀,「所以我在寫這首作品時,也想嘗試用這樣的方式。」

他接著解釋:「我想生活在現在這個世界,最棒的一件事就是不曾有一個時代像今天這樣自由,人類可以同時聽到橫跨千里、橫跨千年的音樂,這個時代特質是我想放進來的。」就像莫札特當年把巡迴演奏時聽到的義、法、日耳曼風格都融入作品,或是當他接觸到舊時代的巴洛克作品很快便吸收運用,周善祥讓曲風幅度乘著時代之翼更加寬廣。

他在第一段幻想曲採用十六世紀英國器樂合奏風格(consort music),呈現古樸感,在第二段幻想曲採用十九世紀維也納表現主義風格,在第三段幻想曲採用美國低限主義音樂手法,每一段都試圖捕捉不同時代的作曲家會如何回頭看莫札特,畢竟「莫札特太獨特了,他自成一格(self-contained)」,永遠值得深究。

周善祥雖然五歲就開始學音樂,但他自承並非來自音樂家庭。他是無意間讀到莫札特交響曲的樂譜覺得有趣,然後開始看書、查資料,最後一頭栽進音樂世界。「所以我不是從樂器或CD開始認識莫札特的,而是從作曲家的方向來認識他。」許多人因為周善祥從小具有高度的音樂和數理天分,而將他比擬作現代莫札特,但真正讓他與莫札特深刻相連的,其實是這份珍貴的偶然。

年底他應邀來台演出莫札特全本十八首奏鳴曲音樂會,他說這讓他完成了一個從小到大一直期待實現的夢想。他特別重新組織樂曲順序,並在每日穿插近似即興、較少被仔細聆聽的幻想曲、輪旋曲等,希望能讓每一場音樂會「擁有廣闊的音樂變化」,一如莫札特創作時海納百川的安排。

鋼琴家暨作曲家周善祥 (Jean-François Mousseau 攝 鵬博藝術 提供)

「分享古典音樂」甚於「分享自己觀點」

儘管受到疫情影響,周善祥的繁忙演出一夕之間幾近停擺,但他渴望傳遞音樂的熱情依舊高張。今年五月起,他天天在教堂拍攝影片,錄製對某首樂曲的介紹與想法,說明完後直接現場演奏,並以每日一則的進度放上影音平台。做了大約十天,他覺得有些內容應該說得更深入,於是開始把重點擺到介紹作曲手法、音樂家如何生成樂曲這些內容,彈奏的曲目從十四世紀的法國作曲家索拉吉(J. Solage,ca.14th)到當代匈牙利作曲家李給悌(G. Ligeti),中間還穿插自己的創作,內容之豐富,讓人深刻體會到他口中所說「生在這個時代的幸福」。

這個計畫一共持續了一百零一天,完成了一百零一支影片,直到歐洲政府宣布場館重新開放,周善祥才因為要繼續巡演而暫時停止更新。「我每天錄的背景都不一樣,因為我想讓大家看見這座教堂的每一個角落,看它有多高、多漂亮。」聽他提起這座在二○一二年買的「家」,可以感受到它已成為鋼琴家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周善祥多年來邀請音樂家朋友參與教堂演出,他的老師、大鋼琴家布蘭德爾退休後,也曾來此介紹新書《鋼琴家的A到Z》,這些累積都讓教堂所在地伊爾松一點一點走出所謂沒落城鎮的悲慘氛圍——巴黎外許多地方因為製衣或開挖煤礦而興起,又因產業結構變化而衰頹。年中政府一開放場館禁令,教堂又熱絡起來:「現在因為不能聚集太多人,所以我就請一些編制比較小的室內樂來演出,因為樂器少,可以介紹得更仔細,我想讓聽眾認識作曲家如何受到這些樂器啟發而創作,有點類似音樂欣賞學校了。」

周善祥依然記得二○一四年首次舉辦音樂會時,他和市長很忐忑,擔心是否會有觀眾,「我們有討論怎麼宣傳,但基本上就是我跟一些在巴黎的朋友說,市長和他認識的朋友說。結果那天下午,當我從外地演出回來時,竟然看到有人在排隊,晚上原訂四百個位置,最後來了六百廿人。」為了這些活動,周善祥努力募集私人贊助,為的就是讓並不富裕的居民能以好價格聆賞頂尖演出(一般票廿歐元,敬老票十歐元)。

老實說,周善祥的計畫都極具話題性,若要宣傳處處有噱頭,但他實踐起來卻讓人感覺特別低調、樸實,這或許和他的出發點有關:「對我個人而言,最重要不是分享我自己的音樂想法,而是分享『古典音樂』,讓古典音樂成為社會的一環。」他認為現代社會的多元讓人類有機會去追求自己喜歡的事物,而古典音樂如此美麗的存在,既能帶來安慰,又能啟發心智,他純粹想告訴所有人,「還有『這個』可以選擇。」

因為疫情,更體認到對古典樂的熱愛

「我不想和其他鋼琴家、音樂家競爭,因為我們是同一隊(same team)。」他相信古典音樂市場是可能被拓展的,「當我和某個樂團演出時,我演得特別好是希望能吸引更多聽眾。有了更多聽眾,樂團就能邀請更多人合作,而不是由我占據那個位置,因為我也能到更多其他樂團去彈。」經過這次疫情,他更體認到自己對古典樂的熱愛,「大家想方設法在這辛苦的時刻演奏音樂,比如開直播、線上合奏等,其實也是為之後的表演環境做出更好的準備。」對他而言,這段經歷似乎也為自己選擇音樂、割捨數學(至少暫時如此)的決定,奠立了更堅實的理由。

不過愛好科學的他自然而然仍會受這些議題吸引。明年是法國作曲家聖桑斯(Saint-Saens)逝世一百周年,周善祥正在閱讀他一系列著作,「聖桑斯是個很有趣的人,他不僅對音樂有興趣,對科學也有興趣。很多音樂家並不相信科學,但他信,所以我看他的書會覺得特別舒服。這些著作談論藝術史、古羅馬劇場的裝飾,還有他自己的創作。」聽著周善祥介紹,突然讓人可以理解他的詮釋為什麼總是飽滿、有內涵,也許「融」的特質就是關鍵;讓世界的一切納入己身,像莫札特那樣輸出開展,所有人便都在他的影響下,被凝聚了起來……

註:周善祥2010年為了錄製巴赫管風琴作品,決定買下一座教堂練習與錄音。

人物小檔案

◎ 1992年出生美國加州,5歲開始習琴,7歲創作的〈小雞奏鳴曲〉首次獲得作曲獎,8歲與長島巴赫節慶樂團演出協奏曲。

◎ 11歲進入寇蒂斯音樂院唸書,偶然被鋼琴巨擘布蘭德爾聽見,大師決定收其為門生,並形容周善祥是「他看過最偉大的天才」。

◎ 在成功的音樂事業外,亦先後賓州大學、倫敦帝國學院專攻數學,並在2012年取得索邦大學數學碩士。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36期 / 2020年12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6期 / 2020年1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