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一) Feature | 尋找台灣爵士樂╱台灣的爵士

黏住外籍樂手的台灣爵士風土——訪Nick Javier、Matthew James Fullen、山田洋平、泥灘地浪人

(Nick Javier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在爵士樂的舞台上,不難發現有愈來愈多外國籍樂手的身影,多年來,這些從世界各地到來的樂手們,不僅帶來更寬廣的視野,也為這塊土地注入了能量。是什麼吸引他們前來?又是什麼讓他們落地生根?轉個角度,看看他們眼中的台灣,究竟有什麼不同?

Nick Javier:「即便不在同一個地區,每個人幾乎彼此認識。」

初次聽見Nick Javier的現場演奏,是在多年前台中爵士音樂節現場。帶著他的伸縮喇叭,一開場便說他代表台中,台中是他的家鄉(Hometown)。事實上,Nick來自菲律賓,自幼移民到美國,在密西根長大,在台灣成家立業。

多年後有幸訪問到這位熱情開朗的爵士音樂大師,Nick聊到台灣和國外爵士音樂環境有許多不同,他首先認為,台灣教授爵士音樂的高等教育機構實在很少,應該要有更多元的音樂教育,讓小孩從小接觸不同的音樂類型。在生態上,他則說:「在台灣,聽眾還未養成時常出門聽音樂的習慣,樂手能表演的地方仍很有限,即便在音樂和藝術環境已相對成熟的台北市,相較於人口數差不多的芝加哥市,通常1平方公里內便有許多不同音樂類型的演奏場地,缺乏表演舞台是台灣音樂工作者辛苦之處。」

可喜的是,「台灣爵士樂壇樂手群體關係很緊密」,以明年初即將發行的爵士樂專輯為例,Nick說:「即便不在同一個地區,每個人幾乎彼此認識、互相扶植,也有許多在海外留學的演奏家最終都回到台灣,和老一輩的爵士音樂家合作,發展屬於台灣自己的爵士樂風景。」

Matthew James Fullen:「所有的元素加起來,已心滿意足。」

傅麥特,Matthew James Fullen,大家叫他Matt。他是作曲家、爵士鋼琴家,也參與編曲和擔任音樂製作人。初訪台灣,Matt原本計畫的只是3個月的中文學習與異地探險之旅。沒料到一轉眼,10年過去,Matt落地生了根,從這塊土地與環境中汲取養份,與一群在台灣的好朋友合作,於2020年底發行首張個人創作專輯 《Don’t Get Too Comfortable》(不要過太爽)入圍了金曲獎最佳專輯製作人獎。

在Matt眼中,台灣爵士樂風景益發多元繽紛並持續擴張。近幾年,愈來愈容易遇到來自世界各地並且打算定居在台灣的爵士音樂家,以及每年來台進行交流、舉辦音樂會的爵士樂手,還有一群海外學成歸國與台灣教育系統培養出來的年輕世代樂手。這所有的元素加起來,Matt用一個字形容:「心滿意足」!

好的環境會留住對的人。對於打算在台灣發展音樂生涯的外籍爵士音樂家而言,有一個難以抗拒的因素是觀眾。他認為,台灣有一群觀眾非常清楚自己的音樂聆賞品味,對音樂演出要求極高;也有一群人極具包容性,用非常開放的心胸享受作品,這兩股力量讓音樂家們保持著自我挑戰與前進的動力。

台灣爵士樂的聲音質地,現階段很難用幾個形容詞收攏描述。Matt説,他想繼續參與台灣往後10年、20年爵士樂的發展,想知道台灣爵士樂圈會形塑出什麼樣的聲音。

(Matthew James Fullen 提供)

山田洋平:「台灣爵士的演出level是世界級的棒!」

從2008年起擔任兩廳院夏日爵士派對的低音提琴樂手和爵士音樂營的講師,山田洋平在台灣已有13個年頭。為愛來台的他,是在美國百克里音樂學院(Berklee College of Music)就讀時與太太相識,沒想到成為台灣女婿後就愛上了台灣!

視葛萊美最佳即興爵士獨奏獎得主Miroslav Vitouš為英雄而踏入爵士低音提琴的世界,又在美國求學,照理講應該留在爵士發源地美國卻選擇台灣,為什麼?「台灣爵士樂團的balance很好,有美式的swing,也有融合不同元素。」他更表示最欣賞台灣爵士會結合在地文化如:原住民音樂、傳統絲竹樂等,像是爵士鼓手小白老師、絲竹空爵士樂團、無限融合樂團,他誇讚「台灣爵士的演出level是世界級的棒!」

其實學成歸國的山田洋平,也曾在日本從事音樂演出與教學,但是他覺得:「東華大學爵士音樂組的學生很認真,會主動要求想要學習更多,也會常聽爵士CD、欣賞現場的爵士表演。」讓他甘為台灣爵士樂界培育新星,並且認定台灣爵士樂會持續成長,「因為台灣聽爵士、學爵士的人口增加了」,他更相信未來活躍於海外爵士樂壇的台灣人會愈來愈多。

(山田洋平 提供 )

泥灘地浪人:「台灣的音樂風氣還需要一些時間改變。」

「泥灘地浪人」由多位美籍和英籍的音樂家組成,創作源自草根民謠、藍調和散拍音樂元素,用銅管樂器、吉他加上隨手可得的洗衣板、臉盆作為樂器,以克難樂團形式演出,將台灣廟宇音樂、那卡西、生活百態作為創作的根基。泥灘地浪人的團長David(陳思銘)提到台灣很難聽到散拍音樂,「台灣年輕一輩爵士音樂人學習速度很快,演奏技巧也很棒,但對早期爵士音樂的文化根源理解較少,這會反映在創作的多元性上。」他進一步指出:「所以音樂教育很重要,不一定是教育系統,也能群體(Community)出發。」

聊到表演和音樂環境,David提及:「多年前外籍音樂人個人在台灣取得表演證比較困難,但這幾年已經慢慢改善,而且台灣的音樂家可以申請文化部的補助,這是台灣音樂環境很獨特之處,讓台灣的音樂人不放棄創作,我認為這對於藝術家很有幫助。」不過他亦指出:「在台灣作為全職音樂人並不容易,這問題得要回到音樂文化環境,在台灣看現場音樂表演的風氣跟國外比還是太少,所以台灣的音樂風氣還需要一些時間改變。」

(泥灘地浪人 提供 )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7/0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40期 / 2021年07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40期 / 2021年07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