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女人,一個衣櫃,一百分鐘的獨角戲
一個女人,一個衣櫃,一百分鐘的獨角戲(林俊宏 攝)
觀察站 Review 表演/觀察站 Review

又見房間裏的衣櫃

近年來,海内外學成的女性影劇工作者日益增加,範圍已遍及所有部門。這齣戲從導演到演員的傑出表現,證明了今日女性表演者的實力

文字|陳玲玲
攝影|林俊宏
試刊號 / 1992年10月號

近年來,海内外學成的女性影劇工作者日益增加,範圍已遍及所有部門。這齣戲從導演到演員的傑出表現,證明了今日女性表演者的實力

《房間裏的衣櫃》

民心劇場

1992年7月11〜31日

每週四、五、六演出

《房間裏的衣櫃》是民心劇場成立四個月後交出的第一張成績單,不過,主持人王小棣的戲齡已可晉入台灣現代劇場的中青輩了。她在民國六十四年從文大影劇系畢業,留美進修戲劇電影,返國後,忙碌於製作電影、電視節目,並在文化大學和藝術學院的戲劇系授課,二十年來,一步也未離開過戲劇。王小棣編導或製作的電視節目《全家福》《佳家福》《母雞帶小鴨》,以及影片《稻草人》《香蕉天堂》等,早已受到廣大觀衆熱愛和專業影劇工作者之欣賞,但導演民間團體的舞台劇,對大家還是比較陌生的。

王小棣融合著理性、質撲的親和力,使這齣原易流於煽情自溺的獨角戲,提煉成一個在都市叢林裏的戲劇工作者内心的吶喊。對主人翁之塑造和環境之鋪陳,王小棣緊緊掌握細膩而饒富趣味的筆觸寫實地刻劃生活。衣櫃幽靈則肢體動作豐富,投射强烈的寓意。

一個情場失意、在創作與謀生間飽受藝術良知折磨的劇作家,在他的斗室裏,竟和衣櫃糾纏不清起來了。

「現在,我對著房間裏的一只塑膠衣櫃,不知道要將它比擬爲誰。啊!就讓他真的就是一只塑膠衣櫃好了……」

以上是劇作者蔡明亮於首演時的告白。當時他自編自導自演,絲毫不保留地跟觀衆裸呈他的生活窘境、感情困境、創作瓶頸……在大稻埕窄而長的古厝裏──雲門小劇場在甘谷街的落腳處。那只衣櫃,科幻特技般自動亮起暗下、拉鏈開開合合、四處移走、凌空飛起。阿亮從褲管裏摸出香煙。電話被蓋在電鍋裏悶響個不停。一雙惹眼的黃色(?)塑膠手套張狂地擱在門上。那年蔡明亮二十有幾。一九八四年夏天。

過後不久,《衣櫃》搬上南海路藝術館的舞台,是小塢劇場參加第五屆(最後一届)實驗劇展的戲碼,也是蔡明亮第三齣參展作品。一如前兩個作品,强烈的阿亮風格標記處處印烙著。劇名便富有現代詩的意象,如第三屆的《速食酢醬麵》、第四屆的《黑暗裏一扇打不開的門》。連帶的,布景和表演也有獨到之處,如《速食酢醬麵》裏的白蚊帳,成爲呈現影戲和銀幕影像等多重效果的布幕;《黑暗裏一扇打不開的門》,兩名囚犯自始迄終無有對話,作者運用大量暗場和幾何圖案的光影線條,在空無一物的舞台上,以蒙太奇手法剪接出一段人際關係的探索歷程;《房間裏的衣櫃》則是長達一百分鐘的獨角戲,這在當年台灣劇壇,尚屬稀見。貫串這三個作品的共同特色是:内容多和盈溢了卻無出路的熱情相關,劇本結構酷似電影腳本,採繁多場次,但集中發生於單一環境裏。

八年後的今天,主人翁由阿亮(蔡明亮)改爲阿娟(王秀娟),這個簡單的扮演資訊,卻因發生在台灣現代劇場的轉型期,具有另一層面的意義了。八年前,在台北──也可説在台灣吧,就編導人才而言,穿梭於舞台劇、電視、電影的戲劇工作者,幾全爲男性。八年來,海内外學成的女性影劇工作者日益增加,從理論到設計、製作、行政等等,範圍已遍及所有部門。這齣戲從導演到演員的傑出表現,也證明了現今女性表演者的實力。

 

文字|陳玲玲 方圓劇場創辦人,國立藝術學院講師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稿  約

《表演藝術》雜誌内容以音樂、舞蹈、戲劇等表演藝術之評介及闡釋爲主,並提供國内外主要演出訊息。

本刊長期徴求下列稿件:演出評介(四千字以内)、表演藝術專論(八千字以内)、演出消息(每則五百字以内)。來稿請寄:台北郵政84-616號信箱,國家劇院及音樂廳《表演藝術》雜誌編輯部收。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