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阪交響樂團的總監桑德霖(Thomas Sanderling)指揮一九九二年的聯管開季音樂會。
大阪交響樂團的總監桑德霖(Thomas Sanderling)指揮一九九二年的聯管開季音樂會。(聯合管弦樂團 提供)
演出評論 Review 演出評論 Review

聯管秋季開鑼

今年起,聯管又沒有了固定的指揮,是否會再現九〇年的困頓呢?但是他們這次推出了有史以來最堅強的客席指揮陣容及用心企劃過的節目安排。

今年起,聯管又沒有了固定的指揮,是否會再現九〇年的困頓呢?但是他們這次推出了有史以來最堅強的客席指揮陣容及用心企劃過的節目安排。

《1992∕93聯管開季音樂會》

1992年9月12日

國家音樂廳

打開聯合管絃樂團九二及九三年的演出表,原任的指揮施耐德已經不在指揮席上了,取而代之是一羣知名的客席指揮,聯管再度回到九〇年的情況。九〇年的聯管表現不佳,水準時好時壞,散散亂亂,缺乏凝聚力。九一年終於又提拉了起來。今年起,又没有了固定的指揮,是否會再現九〇年的困頓呢?但是看看這羣堪稱有史以來最堅强的指揮陣容及用心企劃過的節目安排,説不定是一次很好的「實驗」(聯管已經「實驗」太久了!)。

九月十二日,正是月圓皎潔之時,九二年的聯管開季音樂會首先排出大阪交響樂的總監桑德霖(Thomas Sanderling)擔綱,郝柏村院長也到場聆賞,希望在位的高官能儘早替聯管正名。

陳怡的〈多耶第二號〉源於廣西侗族的傳統節奏,由原先鋼琴獨奏演變爲室内樂,再創作爲交響樂形式,雖爲少數民族舞曲,卻有別於熟悉的簡易旋律及豪情。侗族離我甚遠,無從查證陳怡引用了多少節奏,只知的是陳怡的原創力驚人,而又不拘泥於過多的民族情感,雖然某些片段中讓人想起史特拉汶斯基及巴爾托克,但這首作品實可做爲國人在引用民族音樂時的參考。國人的作品若要進人國際樂壇,陳怡的〈多耶第二號〉是個好方式。聯管的木管值得喝彩,神韻捕捉得很好,桑德霖精準的切中節拍,如同在整理史特拉汶斯基的〈春之祭〉及巴爾托克的〈奇異的滿州官吏〉般的,取得最大的協和。

巴伯的〈小提琴協奏曲〉似乎未被提列爲「標準曲目」,仔細聆聽,可能是它的創造力不足,同質性太强的關係。當在歐洲的貝爾格及荀伯格創作前衛性的〈小提琴協奏曲〉時,在美國的巴伯卻仍依浪漫樂派的傳統形式寫作這首作品。第一樂章是延續浪漫風格的,抒情且重旋律的流動,第二樂章算是承上一樂章的浪漫及開啓下一樂章較不協和的過門,到第三樂章才略見巴伯的新嘗試。這首作品很美,不失爲當觀衆聽膩了柴可夫斯基及孟德爾頌,而又不願受貝爾格及荀伯格的「折磨」時的好選擇。擔任獨奏的是聯管前首席宗緒嫻,宗緒嫻運弓穩健,感情細膩,在第一及第二樂章中,很能表現出浪漫氣息及女性的柔致,第三樂章則有些拘謹,不夠快意,但是宗緒嫻已有大將之風,足堪大任,桑德霖的搭配恰當,很能襯托出獨奏者的風格。

從中國跳到美國,又要再跳到歐洲,對指揮的考驗不小。英國作曲家霍斯特最有名的作品〈行星組曲〉,配合中秋月明,不失爲好企畫,這首作品綜合了動、靜、强、柔等特性,對樂團及指揮都是很大的考驗。桑德霖可能不很合適於這首具有幻想性及太多色彩的作品,在火星、水星及木星中,樂曲推展不甚順利,少了些想像力,聯管再度暴露它在銅管平衡性上的缺失,過强悍的小喇叭組及弱勢的法國號,常使樂團失去平衡,定音鼓外的敲擊樂器常是手忙腳亂,令人擔心。國家音樂廳的管風琴恐怕是最大而無當的裝飾品了,偌大的管風琴從頭到尾,若非上面坐個人,幾乎「忘了她的存在」。以上之説,只是求好心切,其實今天的開季算是八十分的成績了,若能由客席依其所長選擇曲目,會不會更好呢?

 

文字|蔡登法 樂評人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