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玉磐指揮靑年音樂家演奏《神雕俠侶》
崔玉磐指揮靑年音樂家演奏《神雕俠侶》(言午 攝)
演出評論 Review 演出評論 REVIEW

海濤練劍 評兩場中國音樂發表會

避開台灣、大陸主流派的老曲目,開發優秀新作,這兩場演奏會創作者和演奏者的熱潮和勇氣,都是値得高度肯定的。

文字|楊忠衡
攝影|言午
第3期 / 1993年01月號

避開台灣、大陸主流派的老曲目,開發優秀新作,這兩場演奏會創作者和演奏者的熱潮和勇氣,都是値得高度肯定的。

多年來兩岸音樂的創作和鑑賞,都受到政策的指導,音樂創作也常被冠以文化傳統的使命包袱。創作方向不是出自作曲者自己的體悟摸索,而是學術意見領袖的開會討論。不過隨風氣的開放,音樂家漸有主動爭取發表機會的新風氣。本次省交排出全本國人作品,避開台灣、大陸主流派的老曲目,在選材上實際且具新意,對開發優秀新作確實著力不小;例如黃安倫、黃輔棠、劉念劬、陳能濟、金湘……等,都是値得國人欣賞和認識的。

黃安倫作品最近以各種型式出現在國人面前,但今天推出的宗敎合唱曲似未能傳達黃氏作品特性。黃輔棠的作品則別有創意,西方有很多以音樂爲表現主體的聲樂曲;中國歌曲則注重辭意,多以抒情性、線條發展。黃輔棠嚐試以單句詞作對位式發展,在中國合唱曲開示範先例。但無可諱言,主題樂句(尤其是曲首部份)吸引人程度不高,稍顯習作痕跡。同時,這種樂曲宜往深度與內省方向發揮,在表現聲部層次、音色、氣氛上也許可多下心力,堆砌浪漫派式的激奮高潮似不必成爲重點。

陳能濟作品充滿浪漫激情,對比做得很大,常有急起直落的樂句。這種風格和屈文中有一點近似(如緊湊的定音鼓急擂和上揚樂句),但是較生動而有變化,高潮的蘊釀基底也很紮實,不會陷於公式化。樂曲在陰暗的和弦中展開,定音鼓製造軍旅步履聲,淒側的場景宛然赴目,效果不俗。陳能濟的配器雖然大致遵循傳統習慣,但是跳接速度快,畫面活潑。民族風格隱藏內蘊,高潮架構層次井然;包括伏筆、蘊釀和爆發,通常不會一次完全開放,而是階段性達到一個高點,再由這個高點向上爆發。全團能量大放,震撼效果在國人作品中少見。

陳澄雄領軍下的省交有脫胎換骨之勢,濫竽充數的老樂手消失,全團展現嚴格要求下的良好紀律。重要樂器都有外籍樂手(可能是俄羅斯籍)擔任指導,水準大增,爲樂曲進行提供可靠的支持。陳澄雄處理這類作品頗爲拿手,節奏鬆緊抓得恰到好處,張力驚人。可惜弦樂露出不夠厚實的缺點,尤其第一小提琴對整體音色的掌握在五大團中算是遲鈍的。

林聲翕的〈西藏風光〉已經是老國民樂派風格,以當年標準來說,技術水平基本上沒有問題;但是今天看來,描寫缺乏創意可能是主要問題,追求浮面的悅耳對現代聽衆來說是不夠的。第三樂章「桑頁幽冥」用木魚和銅管塑造幽冥的氣氛,用了許多無效的輕樂句,可說是失敗的,作者想像力有限可見一斑。由於本曲節奏比較鬆緩,省交顯現主動刻劃能力的不足,對比不明,各部以變化不大的比例演奏,呈現一種略顯混濁的中間色調。

《神鵰俠侶》的創作源於作者讀金庸小說受到感動,決定譜寫成管弦樂。全長五十分鐘,堪稱最近發表的罕見「大型」作品。作曲基本構想是賦予楊過、小龍女、郭家父女等主角前導動機,隨劇情發展變奏。雖由這個構想出發,但是黃輔棠並沒有把它寫成樂劇或交響詩的連貫規模。觀其結構,由八段樂曲組成,平均每段六、七分鐘,且獨立性強、相關性弱,所以體質仍只能算是中型作品。

從第一段「反出道觀」即可看出作者用主題發展的企圖心。不過本曲在風格上有點模糊,曲意近於民族樂派,但樂曲有古典傾向。以絕對音樂來說,黃輔棠的管弦樂達到他追求的「厚度」,衝突性和張力也作了出來。但主題簡短而個性不突出,予人印象不夠深刻,另一方面又沒有國人習慣的長線條旋律,敍事性不是很理想。這種中介風格似乎還有待嚐試更好的平衡點。

各段構想平實,例如〈古墓師法〉像詼諧曲,又像舞曲。〈俠之大者〉用銅管號角開場,以軍樂節奏收尾。〈黯然消魂〉側重弦樂合奏。〈海禱練劍〉的大二度音程、弦樂顫音、滑音有《黃河船夫曲》的影子。大體上每段氣氛有別,但是寫法大同小異(尤其是曲終和高潮都嫌公式化)。和大多香港作家相似,安排了太多高潮,反而使人感官疲勞。

配器方面,法國號襯底、銅管齊鳴的強奏、定音鼓推入高潮是傳統作法。黃輔棠偶有過度依賴弦樂器的傾向,木管是較被忽略的部份,各種樂器雖相互交織,音色還是分離的。用油彩來比喩,就是說原色尙可分辨,沒有能調和出新的色彩。儘管如此,本曲的配器算是非常用心了,歌曲部份的配器就顯得粗簡得多,常沒顧及獨唱、合唱、樂團的平衡。其實大多作品用鋼琴伴奏可能適切些,以管弦樂來寫似應多注意整體構想。

今天演奏者都是靑年業餘音樂家,畢竟經驗和技術水平受限,未把作品應有的效果完全發揮出來。樂器音色不良,〈俠之大者〉的氣勢出不來;提琴獨奏的失準,也影響寧靜段落的意境。

雖然本曲呈現某種程度的風格變化,也有很多實驗性質的痕跡,但是我很認同黃輔棠先生在「旋律」和「對位」兩項上的努力,相信他必能發揮海濤練劍的精神,終成俠之大者。這兩場演奏會創作者和演奏者的熱誠和勇氣,都是値得高度肯定的。大衆的廣泛注意、企業界和音樂團體的支持,也都對創作者有很大的鼓勵作用。

 

文字|楊忠衡 《音響論壇》副總編輯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黃輔棠:交響組曲《神雕俠侶》,〈問世間情是何物〉等七首歌曲集/崔玉磐指揮台上音樂家合唱團、管弦樂團

社敎館 十二月六日

「詩樂采風共吟遊」/黃安倫〈詩篇150〉、黃輔棠〈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陳能濟〈兵車行〉、林聲翕〈西藏風光〉/陳澄雄指揮台灣省立交響樂團,省交附設合唱團、南投縣敎師合唱團、世紀合唱團/國家音樂廳十二月二日。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