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香傳》以平劇手法演出韓國古典故事。
《春香傳》以平劇手法演出韓國古典故事。(演出單位 提供)
即將上場 Preview 即將上場 PREVIEW

韓國的鶯鶯與張生 略述《春香傳》

《西廂記》是我國小說的奇書,可以想像《春香傳》在韓國文學占有何種地位及如何的流傳了。

《西廂記》是我國小說的奇書,可以想像《春香傳》在韓國文學占有何種地位及如何的流傳了。

《春香傳》

12月25〜27日 19:00

國家戲劇院

《春香傳》的故事在韓國家喩戶曉,可說是愛情小說的代表。最早大約是十八世紀的詩人宋晚載提到〈春香歌〉,在他〈觀優戲五十首〉中稱:「錦瑟繁華憶會眞,廣寒樓到繡衣人,情郞不負名佳節,鎖裡幽香暗返春。」這首詩暗含「春香」二字,勾勒出故事本事,且與元稹的〈會眞記〉(即後來的《西廂記》)比擬在一起。西廂記是我國小說的奇書,可以想像春香傳在韓國文學占有何種地位及如何的流傳了。

《春香傳》源於〈春香歌〉。由十七世紀初的「春香巫祭」形成「板說利」(即韓國傳統的講唱曲藝)的〈春香歌〉,以韓國南部的南原(全羅道)爲中心。柳振漢(1711-1791)作〈歌詞春香歌二百句〉七言長詩,大致就是晚華本及申在孝改編〈春香歌〉的祖本。申的改編本有二。一爲「童唱本」,述說十六歲少男少女纏綿的愛情。官宦之子李夢龍不以妓女之女爲下賤,保持天眞愛情的原始風貌。由於當時封建士大夫鄙視這種婚姻,於是申的「男唱本」,將春香提昇爲良家婦女,以爲不如此不足許配李夢龍。所以「男唱本」是與文化、社會作過妥協後的作品。

春香傳的各種版本多屬韓文本。中文本現存有二:一爲俞喆鎮著《漢文春香傳》(下稱兪本),其情節與「男唱本」大致相近;一爲春香傳《廣寒樓記》,作者不詳,序稱「吾友水山先生」(下稱水山本)。此本中春香始終保持妓女之女的身分,顯然的繼承「童唱本」的傳統。這二本中文本除這基本差異之外,情節結構上也有出入。這二位韓國作家除舖演故事,應用相當多的中國文學的詩,詞,賦,在義理屬引據經史,所以這是文學洗鍊,中文素養高的二部作品。八十一年文藝季將在國家劇院上演的新編國劇《春香傳》,是據韓國《春香傳》,由夏永泉先生改編,名曰「香夢重溫」(下稱本劇)。分爲十場,場場題目幾與前本相呼應。

這個故事發生的地點是廣寒樓,係南原第一大名迹,也可算是韓國南部第一名園。多年前筆者與世界戲劇協會秘書長潘氏同遊此。園中有二高樓,是極爲古雅的古代建築。其一曰:「湖南第一樓」,榜書極好,登樓覽景,令人留連;蒼松大樹之間有許多碑,頗似碑林,全是歷任府使淸頌之碑云云。在園之最前處,有一大寬敞地上有一高高鞦韆架尙保存,此即爲李夢龍驚豔與春香初會之處。在後園的竹篁裡有一小庵奉祀的就是春香。以示韓人對這位烈女的追思。筆者向前行禮以表對這位塑造韓國道德女性的景仰。

李夢龍與春香定情而至肌肉相親,情節與《西廂記》相似,但李夢龍以他的家世竟敢與妓女之女私定終身則又與《李娃傳》相同。然而,李夢龍自私會起,到離別、點元、御史私訪、除暴昭雪,直至公開迎娶春香返京的一系列的戲劇行動,原《春香傳》裡,作者有意地極力排除李氏父母的參與。這與本劇「責子斷婚」李翰林使用父權「暴力」將兒子打倒在地,顯然不同;而本劇似乎墜入《李娃傳》鄭父把兒子鄭元和打得快斷氣的窠臼。這段婚姻雖爲美談,然或不爲當代士大夫所推許。如在今日演來,尙能充分符合婚姻獨立自主的時代意義。這是想極力從封建社會掙脫的原旨,本劇顯然將它重新納回封建社會。當然,我們希望改編能點石成金,比原意更完美。

《春香傳》的最大宗旨與思想安在?想來是透過春香這位「下賤」的「妓女之女」,表達至高無上的貞節愛情與其價値及道德意義。在文學與戲劇人物的塑造上,均非易事。

水山本的作者認爲故事中的一切人等包括李夢龍均屬陪襯,僅有春香才是核心,他也認爲春香的守節比鶯鶯難。他列舉中國歷代美女加以比較,藉以顯示春香「蘭蕙之質、松柏之節」的特徵。他比喩「西施,牡丹;楊妃,芍藥…」,而春香是「色態如秋水之白蓮,志操似雪窻之紅梅」。要表現「白蓮紅梅」的人格,才是她核心的核心。也是國劇俗稱「戲眼」之所在。她與李郞相別之期,短則數月(如本劇),長爲三年,由於這段時期的困難與煎熬,塑造她至情的人格,成爲人間至寶「美、善、德」的化身。

故事中府使大學道,逼誘她改嫁爲妾,春香抵死不從,乃至遭酷刑下獄,但求速死,以全名節而未能。她與淫威權勢的衝突達到極點。本劇中有「堅貞抗暴」的情節,有悄皮話,也有慧語,有四十大板,也有高呼「天哪」的哀嚎。給觀眾的,可能是份同情,而無義理人格的震撼,似難顯示春香的可敬處。但如果認《春香傳》過於道德理念化,而略去或修改的話,那就不是《春香傳》了,如何將「白蓮紅梅」的春香活生生地重現舞台上,誠然是本劇不論導演或演員皆要面臨劇場藝術的挑戰,當然也預期演出的圓滿與成功。

 

文字|王士儀 中華戲劇學會會長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本劇中有「堅貞抗暴」的情節,有俏皮話,也有慧語,有四十大板,也有高呼「天哪」的哀嚎。給觀衆的,可能是份同情,而無義理人格的震撼,似難顯示春香的可敬處。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