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春光,今何在?望你永遠在阮心內。」藉著歌聲和手勢,召喚著生活的希望。
「春光,春光,今何在?望你永遠在阮心內。」藉著歌聲和手勢,召喚著生活的希望。(林俊宏 攝)
即將上場 Preview 即將上場 Preview

台灣的活力.生活的希望──《人間孤兒1992枝葉版》

文字|閻鴻亞
攝影|林俊宏
第1期 / 1992年11月號

《人間孤兒》

編導:汪其楣

1992年11月21〜24日 晚7:30

11月22日 午2:30

國家劇院

五年前汪其楣指導國立藝術學院戲劇系的學生在台北市立社教館演出《人間孤兒》,曾經引起文化界的震動。在《薪傳》之後,戲劇舞台上終於也出現了一部宏觀回顧台灣史的作品。

這種宏觀,在即將推出的新版中發展得更爲完整。全劇由地塊拼移、島嶼湧出海面、蟲魚鳥獸的萌生開始演起,對照世界各國文明開拓史及摧毁史的進展,一路推演到今天。《人間孤兒》既是自然觀,也是世界觀的。

從這條思路出發,對於島嶼上的强權進出、勢力爭奪等種種悲歡情事,演出者的態度總是平心靜氣,不悲憤,頂多感歎,而充滿開朗、健康、前瞻的希望。全劇由原住民遙遠的歌謠,續以漢人、閩人、客家人不約而同的《三字經》唸誦,一開始,就表明了肯定精神文明的態度。

在原版《人間孤兒》中,汪其楣大量採集、整理古今關於台灣的文學資料,這些資料在舞台上立體而具象地綴連呈現。伴以此起彼落的歌謠,整齣戲就像一篇歌詠體的敍事詩。整體風格活潑而充滿動力,在吼叫與溫柔、奔跑與凝止中,在由所有演員接續完成的大敍述中,許多戲劇性片段,許多姿勢、身段,會乍然蹦出,塑造一個煥然一新的舞台景象,又瞬息溶解消散,展現了國内劇場罕見的一種屬於「表演」的活力。

五年後的《人間孤兒》號稱「枝葉版」,擺明要在與根莖牽連的關係上,演出更多生活的細微感觸。重新招收的二十六名演員來自天涯海角的不同階層、背景;有教師、工人,有大學相關及不相關科系的大學生、研究生、畢業生;有來自蘭陵、優、環墟等不同風格劇團的成員,還有兩位聾劇團的資深演員。排練前集體的暖身活動,就是國劇動作、傳統及地方戲曲唱腔、漢詩吟唱加上鋼琴間歇伴奏的奇妙混合。這些人的生活體驗也大幅充實了《人間孤兒》的情感與現實血肉,取代了前一版的文學篇章。

第一版《人間孤兒》之後,汪其楣在藝術學院又編導了風格近似的《大地之子》,並巡迴全省演出。她説:「《大地之子》可以説是一齣屬於台灣鄉鎮的戲,《人間孤兒》則是屬於台北都會的。」

此時此地,重做一齣五年前關於台北的戲,心情上有什麼轉變?

汪其楣認爲,今天的社會,有權力的人(指掌握錢、勢及媒體的人)所做所爲較以前更爲自私、短視,但人民智慧心性未泯,甚且更令人寶惜。新編的《人間孤兒》是對後者的深情注視,將以幾個家庭的變遷爲經,表現這個島嶼上多數人的生活。那些並不喧嚷,但做事卻勤懇努力的人,正是台灣的生命力所在。於是,無可避免地,這齣戲也呈現了一種嶄新的城鄉關係。

新版《人間孤兒》的敍事將延伸到未來,總統直選、糧食革命……都在台灣的計畫表内。但不管政治方向如何改換,台上的人依然在爲家鄉種樹。這是汪其楣從宏觀的歷史中看到的真理,也是生活在台灣的信念與希望。《大地之子》曾採用呂泉生作曲、王昶雄作詞的〈阮若打開心内的門窗〉作結,這次演出仍繼續沿用;歡快熱鬧的表演之後,想傳達的其實是如此簡單而虔誠的心願。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