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專欄 Columns 專欄

文化大軍壓境

文化與工商業一樣,在交流時強勢的一面很容易淹沒弱勢的一面。對於兩岸交流,一旦門戶大開,台灣本島的文化界就有可能被窒息了。

文化與工商業一樣,在交流時強勢的一面很容易淹沒弱勢的一面。對於兩岸交流,一旦門戶大開,台灣本島的文化界就有可能被窒息了。

報上說,四、五月間台北市排滿了大陸傳統劇團的活動。計有北京京劇院、湖北漢劇團、中國京劇院、四川川劇院等來台演出。台灣的表演場地並不多,二個月內有這麼多大陸團來,恐怕到處看到的都是他們的表演了。由於同時來那麼多,他們的劇團之間也互相競爭。這下可眞熱鬧了。據說正在辦理來台的,尙不止這些團體呢!

旣然兩岸都鼓勵文化交流,大陸表演團體來台說起來也是一件可喜的事。可是對台灣本地的文化團體帶來甚麼訊息呢?應該視爲文化大軍壓境的危機。我不知道文化界怎麼因應這樣的壓力。

近年來,兩岸文化交流一直使我感到憂心。我認爲文化與工商業並沒有兩樣,在交流時強勢的一面很容易淹沒弱勢的一面。在過去,這叫做「侵略」。或稱爲文化侵略,或稱爲經濟侵略。十九世紀以來,西方強國對落後地區就是打開門戶,使他們的文化與經濟力量暢通無阻。軍事行動的目的不過爲此而已。所以一個國家有權力管理疆界,對於強勢國家的文化與經濟力量有抗拒的可能性,是非常需要的。對於兩岸交流,我担心的是一旦門戶大開,台灣本島的文化界就有可能被窒息了。

為甚麼美國人一直要求我們在貿易上排除關稅或非關稅障礙?因爲貨物暢行無阻時,工業國家的產品通常價廉物美,我們就成爲他們的產品的市場了,本地的工業永遠無法發展得起來。美國人還希望逼我們的農民不再種稻子呢!就文化工業來說,大陸可說是另一個美國,其產品價廉物美。他們的薪水低,用工勤,產品的數量大,找不到市場。這一陣子,大陸的文化隊伍恐怕都在想台灣之行吧!文學家想在台灣出書,美術家想在台灣展覽,表演團體想在台灣演出。這麼小的台灣,那麼大的大陸,我們怎麼迎接這一挑戰呢?

也許有人說,這不是甚麼挑戰。兩岸是一家人,文化是沒有國界的,好就是好,我們盡量敞開胸懷以兄弟之情接納就好了。這是很値得爭辯的問題。

在今天,不必說一些文化能傳播意識形態之類的話了。中共以文化爲軍事的先鋒,是幾十年前的往事,我們不願意再提。退一萬步來說,美國願意以超低廉的價格賣給我們稻米,我們要不要種稻米呢?美國可以提供無限量的電視節目,我們要不要自製節目呢?說來說去,免不了政治的話題。我們要不要在台灣建立文化的獨特性(identity)是首先要考慮的問題。

我個人的看法是,在過去幾十年,我們已經建立了文化的特色。但是它仍然很脆弱,經不起外來太多的衝擊。我們是中國人,可是過著與其他各地中國人不同的生活,有不同的價値觀,而我們一直以爲我們所代表的才是眞正的中國文化。我們要不要給自己一個機會,來證明這一切呢?如果我的看法是正確的,那麼在大陸文化大軍壓境的今天,台灣的文化界必須振奮起來,與他們別一別苗頭吧!

 

文字|漢寶德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館長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