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敦煌壁畫的舞動場面在樊潔兮的舞作中重現。(柯錫杰 攝)
舞蹈 即將上場/舞蹈篇

舞蹈禮讚

十一月的舞蹈節目不多,但都很新,卻也很舊,古老的題材中有嶄新的詮釋和表達。串聯其中的是舞者對舞蹈的執著和禮讚。

十一月的舞蹈節目不多,但都很新,卻也很舊,古老的題材中有嶄新的詮釋和表達。串聯其中的是舞者對舞蹈的執著和禮讚。

《金詹府聯姻》

11月26〜28日 19:30

台北皇冠小劇場

《你的心是敦煌最空敞的窟》

11月20日 19:30

台中中興堂

《吃桃,放你去����迌》

11月20日 19:30

桃園縣立文化中心

一場冬日的婚禮

十一月有一場喜氣洋溢的舞蹈表演──靑年舞者金崇廉和詹幼君的《金詹府聯姻》,他們借用漢民族婚禮形式,舉行了一場別開生面的「婚禮」,禮讚舞蹈。

首先,宣傳單的設計有如喜帖,邀請你前來「觀禮」──看表演;準備婚禮的過程是不爲人所知的,就如同排練必須悄悄地進行;至於親朋好友蒞臨會場時,必須買票入席,則和贈送紅包相似,都具有贊助「新人」的心意。

舞蹈的前半部是「男方」和「女方」的介紹。新郞以獨舞的方式來追述自己成長的經歷,並提及四個女人來反證自己生命的意義;新娘用佈滿舞台的鏡子反映出多面的自己,講述她對婚姻的些許想法,並表示「結婚」不過是生命中的一種選擇。

下半場從單人舞進展爲雙人舞,他們同時在舞台上互跳對方的舊作──金崇廉的〈落塵〉和詹幼君的〈單人床〉,象徵「交換戒指」的儀式,開始走入對方的生活,共同迎向不可知的未來。他們還將邀請觀衆在劇場裡朗讀「致辭」和在「婚禮」結束之後「鬧洞房」。

詹幼君和金崇廉是國立藝術學院同學,舞蹈空間舞團同事,都打算跳舞直到八十歲,就因爲眞心愛舞,所以要「聯姻」,昭吿天下,建立一個關心台灣文化的舞蹈家庭,衍生許多舞蹈作品;並衷心期望透過他們的結合,增進台灣舞蹈家族之間的情誼。

復活的壁畫

舞蹈家樊潔兮多年旅居國外,以敦煌壁畫爲創作題材,編創了一套具有東方美的舞蹈。有不少人誤以爲她是來自大陸的舞蹈家,事實上,她畢業於文化大學,後赴日本東京谷桃子芭蕾舞蹈團進修,獲得團員最高技術畢業證書。一九八五年與攝影家柯錫杰結婚後,一同赴絲路(包括敦煌莫高窟)進行釆風硏究,至今已進入第八個年頭,樊潔兮硏究敦煌舞蹈藝術,不但廣泛蒐集中日文出版之專業書籍,同時從壁畫的舞動場面、瑜珈、太極和新疆少數民族舞蹈中,探尋出更多深遠的創作泉源。《舞蹈雜誌》Dance Maga-zine的舞評家Daryl Ries用「前衛」來形容她的舞,因爲他覺得樊潔兮的作品具有豐富的中國肢體語彙,同時又再創出中國舞蹈的新意。

此次展演的舞作有〈序曲〉、〈波浪的還原〉、〈叩〉、〈築夢踏實〉、〈有女飛天Ⅰ、Ⅱ〉。〈波浪的還原〉是樊潔兮自己較偏愛的作品,舞動空間不大,卻表達出舞者濃厚的內心世界,而紐約的名舞台服裝設計師山口榮子的設計更助長了舞作的力量。〈有女飛天Ⅱ〉是樊潔兮回國定居後的第一支群舞作品,曾於去年參加「向中華民國致敬」節目赴紐約「林肯中心」演出。詩人鄭愁予爲這個具有潛力的新舞團定名爲「潔兮杰舞團」。

七爺八爺要出巡

另一場演出是楊桂娟與舞者的《吃桃,放你去𨑨迌》。楊桂娟是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舞蹈碩士,回國四年多,創作不輟。她碩士論文的題目爲An Adventure of Dancing in Ink,探討中國書法中「象形」和「形聲」文字的結構和舞蹈的關係。

除了偏好以中國的題材入舞,楊桂娟也喜愛超現實的風格,她坦誠這是受到達利的影響,「雖然達利的畫中有許多殘忍噁心的場景,卻因爲它呈現了赤裸的眞實,反而令人覺得安心。」

她並且善於利用舞蹈場景和充滿象徵意味的道具,來營造一種夢囈的情緒。她認爲,利用夢境和自己溝通,可以釋放現實中被壓抑的聲音;讓傳統和社會現狀並立於台上,則可以辯證出一種非理性的痙攣之美。

「𨑨迌」在台灣話當中,就是「遊賞」、「出巡」的意思。每年城隍爺慶生的時候,原本被「關」在廟中的七爺和八爺,就會被請出來參加熱鬧的廟會遊行。伴隨著金鈸、鎖吶和鼓點,這對一高一矮的最佳拍檔並列前進,穿過大街小巷,大膽鮮明的造型,在隊伍中非常搶眼。楊桂娟幼居廟旁,有很多機會觀察這兩尊「神」,多年來,用七爺八爺的故事來創作舞蹈的意念也一直盤據她的心頭。今年,她帶領藝專舞蹈系的學生實地做了田野調査,仔細記錄下眞實的民俗活動裡七爺八爺的一舉一動。此回舞蹈的創作就是從七爺八爺的出巡開始說起,分爲〈出巡〉、〈審判〉和〈安魂曲〉等段。貫穿全場的是一個感歎世風日下的老婦,哼著看似隨意,卻又意味深刻的小曲。

(本刊編輯 黃尹瑩)

專欄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