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年十三歲的黃于純被認爲是最具潛力的天才兒童。(潘罡 攝)
焦點 焦點

小小手指震八方 華裔小鋼琴家黃于純

九歲贏得紐約愛樂交響樂團靑少年大賽,現年十三歲的華裔小小鋼琴家黃于純被認爲是美國近年來最有潛力的天才兒童,在短短二、三年內先後與紐約愛樂、美國國家交響樂團演出,並與庫特馬索及萊比錫布商大厦管弦樂團巡迴歐洲,廣受好評。八月份,她將和亞洲靑年管弦樂團到台灣演出,本刊特於美國採訪這位小鋼琴家。

九歲贏得紐約愛樂交響樂團靑少年大賽,現年十三歲的華裔小小鋼琴家黃于純被認爲是美國近年來最有潛力的天才兒童,在短短二、三年內先後與紐約愛樂、美國國家交響樂團演出,並與庫特馬索及萊比錫布商大厦管弦樂團巡迴歐洲,廣受好評。八月份,她將和亞洲靑年管弦樂團到台灣演出,本刊特於美國採訪這位小鋼琴家。

亞洲靑年管弦樂團音樂會

8月9日

台北國家音樂廳

黃于純五歲開始學琴,別人唱歌,她一隻手指就在鋼琴上敲出音符;到一、二年級,每天要在鋼琴前玩上六、七個小時,直到媽媽實在看不過去,把她從鋼琴前拉出來,要她出去和小朋友玩。「媽媽希望我像一般小孩子有正常的生活,那時候她常擔心,我練琴太久,沒有時間和小朋友玩,」十三歲的小鋼琴家黃于純表示,「我彈琴,實在是因爲我很喜歡。」

小小手指技驚美國

九歲贏得紐約愛樂交響樂團的靑少年大賽,還需要特殊裝置才踩得到踏板,黃于純(Helen Huang)雖然才十三歲,卻已被認爲是美國近年發掘最有潛力的天才音樂兒童,和著名的亞裔年輕音樂家五嶋綠、張莎拉等人相提並論。

這位父母來自台灣,成長於美國的小小音樂家,近年更是國際音樂舞台的常客,前年和紐約愛樂交響樂團、美國國家交響樂團等樂團演出,並隨紐約愛樂指揮庫特.馬索(Kurt Masur)及萊比錫布商大廈管弦樂團到歐洲巡迴演出,和聖路易士交響樂團到遠東巡迴演出。她六月在韓國和日本演出,風靡當地觀衆,場場滿座,觀衆排隊等著簽名。八月她將和亞洲靑年管弦樂團巡迴遠東,彈奏莫札特鋼琴協奏曲二十一號,行程包括香港、台北、京都、東京、新加坡、吉隆坡、河內、曼谷、馬尼拉等,這也將是黃于純第一次在台灣的正式演出。

在未來一年內,黃于純將和世界一流的交響樂團合作,行程已排到明年年底。九月和紐約愛樂交響樂團演出四場,十月和柏林交響樂團,明年一月和維也納交響樂團在維也納演出後,到全美十四個城市巡迴等。

在受訪時,黃于純談到自己對台灣的印象時說,她母親那邊的親戚都還留在台灣,她去過台灣幾次,對人們的友好印象深刻,但是「我可能不能適應悶熱天氣,還有颱風,」因爲有一次在台灣遇上颱風,把她嚇壞了。

一九八二年出生日本的黃于純,兩歲時隨家人移民美國,父親是成功大學醫學院病理學敎授黃坤正,專硏動物實驗,母親陳春容是小學敎師,她排行最小,上面有一個哥哥和一個姊姊。雖然年紀還輕,但是音樂評論家都以爲,黃于純在演奏中展現了早熟的技巧,精確的掌握對音樂的詮釋。她十一歲和美國國家交響樂團演出,《紐約時報》的評論說,她展現「驚人的技巧,詮釋優美,遠超越她的年齡。」

彈琴當做說故事

在音樂的詮釋上,黃于純去年在一篇《紐約時報》的訪問中曾說,過去她常用編故事的方法來幫助自己,但是現在「有時候是顏色,有時候是故事,有時是窗外的景象,任何以幫助我表達感受的東西,」,因爲在音樂中成長,她對音樂的感受也變得更爲複雜,隨著年齡增長,「對自己在表達上的期望也更高,希望自己能更深入地進入所演奏的音樂中。」

談到最早和音樂的接觸,因爲哥哥姊姊都學琴,她從五歲時也跟著學,五歲半就在華府贏得國際鋼琴大賽,把大家都嚇了一跳,但是直到她跟茱麗亞音樂學院的卡普林斯基(Yoheved Kaplins-ky)學琴後,她的音樂天賦才被發掘出來。

「我不懂音樂,也不知道她有音樂天賦,但我知道,她坐在鋼琴前很快樂,敎堂學的歌,我敎她的兒歌,她都彈得出來,」黃媽媽表示。她說,他們夫婦都不懂音樂,讓孩子學琴,只是希望增加他們的修養。黃媽媽回憶說小黃于純正式學音樂是緣起於有一次一位家庭朋友聽過黃于純演出後,就把黃于純推薦給她女兒的鋼琴老師卡普林斯基。五歲多的黃于純去卡普林斯基家試彈時,身高還不及鋼琴,但是一出手,就令卡普林斯基喜出望外,即使從未收過這麼小的學生,也爲黃于純破例。

黃于純說,她自五歲多起,和卡普林斯基學了七、八年,他們儘量維持每週一次上課,但是卡普林斯基在茱麗亞、琵琶地音學院等各地敎課,所以很難排時間,所幸兩人住所只有五分鐘的車程,只要卡普林斯基回家就打電話給她,讓她去上課。

才剛剛從東京回來,黃于純又飛往緬因州的波多恩音樂夏令營(Bowdwin Summer Camp),「因爲我的鋼琴老師在那兒敎課,我剛好可以上她的課」,之後她在科羅拉多州有場個人音樂會。

深獲馬索賞識

如果卡普林斯基是第一個看出黃于純天賦的伯樂,但眞正引領黃于純踏上國際音樂舞台的,卻是紐約愛樂交響樂團的指揮庫特.馬索。

黃于純在訪問中表示,認識馬索是她音樂生涯上最重要的轉捩點。自從黃于純九歲時在紐約愛樂的靑少年大賽(Young Performer Audition)中脫穎而出,馬索就一步步把黃于純帶上音樂舞台。在《紐約時報》的一篇訪問中,馬索也說,他從來沒有把黃于純當成是孩子,而是夥伴。

雖然觀衆都愛看音樂神童,但是美國音樂界輿論傾向於認爲,音樂神童就像脆弱的花苞,需要好好保護,過早過多的曝光,會影響他們未來的發展。黃于純對此十分坦然,雖然她不喜歡過多公衆的曝光,但是她覺得更多的演出可以豐富經驗,而且「別人買票來聽我演出,我就覺得很高興。」

在媽媽的眼裡,黃于純在對於音樂和生活的平衡一向處理得很好,在學校功課好得很,學校也從來不擔心。她說,于純很幸運有個很好的鋼琴老師,在于純的發展上都按照老師給她的建議。經紀公司ICM是世界著名的藝術經紀公司,在這方面經驗十足,小心翼翼,對于純十分保護。對於家裡出了音樂天才,黃媽媽在低調中很坦然,她一再謙稱「自己不懂音樂,只是一個普通的媽媽,」但是在黃于純的眼裡,媽媽是支持的來源,因爲爸爸來美兩年後即回成大敎書,常年留在台灣,媽媽是她最親的人。

音樂之途順其發展

來美後,一直住在新澤西州的櫻桃山丘(Cherry Hill),就讀於當地的公立學校,雖然同學們都知道她很有名,很多人都買了她的CD,但是沒有人把她當名人看,「我很喜歡公立學校,大家都一視同仁,待我就和一般人一樣。」黃于純開學後就升上九年級,也就是台灣的初三。和大多數年輕孩子一樣,黃于純平時喜歡講電話,休閒時喜歡游泳、烹飪,她會做中國菜、日本菜,和義大利披薩,常常和媽媽合作做日本菜招待親友。

對於頻繁的演出,黃于純似乎很習慣,她說她表演很少緊張,在歐洲演出時,舞台上下跑來跑去,幾分鐘之內上台,她都像沒事人一樣,反倒是現在,慢慢開始覺得有些壓力,覺得觀衆花了時間,買了票來看自己演出,要讓他們覺得値回票價。

對於未來的計畫,黃于純希望能順其自然,她希望自己能像所有年輕人一樣經歷生命,她並不覺得一定非要做音樂家不可,她說,如果她選擇未來以音樂爲職業,那是因爲她對音樂的熱愛,並未稍減。

 

特約採訪|余怡菁

專欄廣告圖片
數位全閱覽-優惠方案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
專欄廣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