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進念二十面體的《山海經》以冰層膠牆,浮現多重交疊的洶湧意像。
香港進念二十面體的《山海經》以冰層膠牆,浮現多重交疊的洶湧意像。(游輝宏 攝 屛風表演班 提供)
表演賦比興 表演賦比興

九.問.別.港

《山海經—老舍之歿》觀想之後

之一.

不再自問了

破茶几 朽藤椅 或者老煙槍的原籍

──那一地林壑

有一 口山泉

也老了

不再是我的

葬身地

之二.

僅有的方寸 沉慟時

才可以挪移

我寅卯時分噤聲的姿勢

「還將山脊移往何處呢?」

山影總是總是

駐守在你佝僂的背脊

和雲影不斷激辯著

百萬萬年前的

那次交易

──還將山脊移往何處呢?

之三.

只有聲音

極度劇烈顫動時的聲音

才可以填平

那一處海的縱深

我遙念一生的那塊土地

「誰癡妄如你?

還將海的波瀾

踩在某種説辭下」

之四.

遮掩説辭的衣冠

兀立水畔

就讓它靜觀罷!

──見證一段記憶

黑色裸身的

記憶體

潛伏在深海的岩層

水陸交媾的

一灘泣血裡

之五.

《南方誌》裡

隱喻的一條無名冰川

暗藏常年血色的權力

冷嘲我僅有的

疑問的欲望

「誰會再

呼搶時光?

誰會再宣告

一種新的信仰?」

之六.

搶臥書案

也徒然……

只有一張

飄遊的臉

在我晨洗時的水面

幻出一幕幕暮靄中

最後的溯行

令人昏眩的波光

令人遙想

是那一 口山泉

嘹亮而不絶的

聲浪……

──不問誰在我身後一再稽顙

之七.

山林割讓海天間的一塊版圖

予我 最後的仰望

「誰徒守一生的空城?

履險戰鬥

爲誰……」

之八.

肯定是嗎?

我生前的疑雲

是那片大灘頭的氤氳

還是漸行消匿的硝煙味?

──迷航的嘯聲

肯定是縱浪般

反覆反覆地

自問

之九.

軀體沉浮的瞬間

我依稀聽見

笛鳴

…………

和我明日晨洗時

流沙婆娑的

幻音

「再盛滿一盆水就行了 別再……」

「別再問。」

後記:

由香港「進念二十面體」在台北演出,榮念曾編導的《山海經—老舍之歿》,表現手法與所融入的素材,前半場初看似簡單無奇,後半段則運用「音樂裝置藝術」的形式,加上部分貧窮/質樸藝術的概念,以鐵製水盆爲打擊樂器,配合一面裝有冰塊的裝置,以及幻燈片/錄影帶的聲光展演,在打擊不斷的重覆、增強與變奏下,驚起觀看歷程中多重交疊的豐富意象,比那數次超重低音的鉅響,還令人震撼!甚至可說,從老舍之死的故事,香港九七大限的指涉、「愚公移山」與「精衛塡海」的傳說、劇中不斷以粤/日/台/北京語的重複辯證式的自問、到肢體動作與盆/椅/影像的互動等主題內容,都被一再迴盪的打擊樂聲,以及令人陷入無限意象聯想與組合的劇場視聲裝置所巧妙地吸納,不但使全劇近乎了無鑿痕,且已展現出自成一格的美學境界。

 

文字|吳士宏  政大心理研究所碩士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