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谷音詮釋的紅娘,細膩生動。
梁谷音詮釋的紅娘,細膩生動。(新象文敎基金會 提供)
絶活亮相 絕活亮相

精雕細琢梁谷音

梁谷音將現代意識融入於傳統形式之中,使她所表現出來的崔氏、閻惜姣、潘金蓮、紅娘等角色,在舞台上熠熠生輝。

梁谷音將現代意識融入於傳統形式之中,使她所表現出來的崔氏、閻惜姣、潘金蓮、紅娘等角色,在舞台上熠熠生輝。

性格演員梁谷音,上海市戲曲學校首屆崑曲班畢業,以《西廂記》〈佳期〉獲中國戲劇梅花獎。由於傳字輩老師的關心與敎導,使她得到豐厚的乳汁茁長,再加上學戲環境好,看戲機會多,更能充分發揮舞台藝術。

梁谷音認爲崑曲的文學性是其優點,同時也是缺點,如何能保留崑曲的文學性,又讓觀衆能夠明瞭,以及對人物個性作深入的探討與表現,從梁谷音演出的戲可明白地感受到她所做的努力與成果。也因爲把現代意識融入於傳統形式之中,使她所表現出來的崔氏、閻惜姣、潘金蓮、紅娘等角色,在舞台上熠熠生輝。

對於《爛柯山》中的崔氏,梁谷音認爲用現代人的角度來看,是値得同情的。以崔氏如此一個目光短淺的一般女子而言,二十幾年來都處在艱困的物質環境之中,已經很難爲她了,所以在〈逼休〉中爲了嫁有錢人,硬是逼朱買臣寫下休書,任憑朱買臣曉之以理,動之以情,都沒有用。在〈癡夢〉中,崔氏因嫁了兩次皆不稱心,出場時幾乎沒有什麼動作,只在「咳」字時輕拍身子右側,表現其落寞之情,聞聽朱買臣高中則後悔莫及,在夢中被人迎接要與朱買臣相見,夢醒後,滿屋荒涼,精神癡迷,最後一句唱辭「只是破壁殘燈零碎月」寫景亦寫人,唱時目光呆滯,盯住不動。之後口中唸了三次朱買臣,第一次驚喜中有盼望,第二次雙目下視,微微搖頭,第三次只微笑地張嘴不出聲,接著揚聲大笑,兩個大轉身衝進場,暗示最後悲涼的結局。

《烏龍院》〈活捉〉在崑曲中名爲〈情勾〉,強調的是閻惜姣對張文遠情勾,而非報復,所以劇中梁谷音不同於傳統以黑衣的可怕形象出現,而是以紅衣的嫵媚形象出現。透過「三看」,確實地把自身的千嬌百媚展示給張文遠看,也藉著「三看」,讓張文遠由怕,到跟,到被勾上後隨著閻惜姣的眼神,姿態滿台轉,兩人在舞台上的表演,直可視爲美麗的雙人舞。《西廂記》〈佳期〉中梁谷音所詮釋的紅娘,是處於對男女之情似懂非懂的年齡,個性大膽勇敢,熱心開朗,但非惡作劇的搗蛋鬼。她一心要促成張生與鶯鶯,毫無雜念,是個聰明的丫環,所以在表演上不能太過,並不是吃醋的心態。而且在唱辭之中還要藉由汗巾舞及繁複身段的表現,在張生、鶯鶯及紅娘本身等三個人物中跳進跳出,使紅娘獨唱這將近二十分鐘的曲子,能夠在舞台上產生豐富的意象。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