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異人世界」是皇冠藝術節唯一的舞蹈節目。
「舞蹈異人世界」是皇冠藝術節唯一的舞蹈節目。(皇冠藝術節 提供)
台前幕後 台前幕後

由小看大 皇冠舞蹈世界異人館

皇冠舞蹈節向來舞戲並重,不過,這一屆的節目卻只有一檔舞蹈發表,除了資深舞者詹曜君、新舞者譚惠貞之外,還邀請姚淑芬參加新作發表,成爲一檔風格迥異的舞展。

皇冠舞蹈節向來舞戲並重,不過,這一屆的節目卻只有一檔舞蹈發表,除了資深舞者詹曜君、新舞者譚惠貞之外,還邀請姚淑芬參加新作發表,成爲一檔風格迥異的舞展。

舞蹈空間舞團「舞蹈異人世界」

1月1日─3日

台北皇冠小劇場

皇冠舞蹈節向來舞戲並重,不過,這一屆的節目卻只有一檔舞蹈發表,除了資深舞者詹曜君、新舞者譚惠貞之外,還邀請姚淑芬參加新作發表,成爲一檔風格迥異的舞展。其中,譚惠貞是國內新一代受矚目的編舞者之一,她的作品兼顧肢體發揮與舞台視覺。詹曜君則累積舞蹈空間多年來的作品風格,透過創作表達個人的身體經驗。姚淑芬自美返國兩年來,一直是國內幾個中、小型舞團的客席編舞者,已經發表過的幾支小品都在探討肢體發展的各種可能,這次試圖嘗試故事性濃厚的舞作。

以純肢體構築女人關係

詹曜君的作品關心女人議題;從女性墮胎問題,女人性經驗,到年長女性的情感,都可以在她過去創作的小品中見到。經過美國一年的進修之路,這次發表的新作《月色綻放日光》同樣定焦女人。

這支十二分鐘雙人舞的音樂以探戈爲主,動作也顯露出探戈的影子。詹曜君說,《月色綻放日光》試圖以女人的角色直接地審視女性價値,藉由舞者肢體律動,來看女人在舞台空間裡呈現的線條。舞蹈沒有故事性,卻是一段段的情境,兩位女舞者在純肢體展現中構築不一樣的女人關係,有時是天眞、活潑;有些段落看來衝突且緊張。「它是一支純肢體的舞蹈」詹曜君說,動作語彙是個人舞蹈歷程的累積,透過影片和燈幻燈片的播放,舞台上有些影像投射出來,觀衆可以看到她舞蹈生涯各個階段身體經驗的痕跡。

這支舞蹈是她返國後編作的第一支作品,舞台上自然出現她在美硏習的肢體經驗與看法,舞作中沒有太多故事,她想講的只是「女人要如何看自己」。

流暢意象表現女性水柔

譚惠貞是舞蹈空間這一季的新舞者,在加入舞蹈空間之前,她有許多編舞經驗,是舞蹈創作獎的常客,舞蹈肢體語彙豐富並帶有淸楚的意涵是她的編舞風格。她喜歡舞台畫面有美感,因而利用視覺變化來平衡舞台視覺美。

她此次發表的新作《流質動物》與《不速之客》就是在多樣的肢體動作中傳達情境和意涵。和《月色綻放日光》一樣,《流質動物》也是一支描述女性的舞蹈,這支九分鐘的獨舞由譚惠貞自編自舞,女人在社會道德規範下所受的束縛及自我反省是舞蹈主題。

「流暢是整支舞的意象,代表女性柔如水」譚惠貞說,手部動作是引導舞蹈所有動力的來源,在流暢之餘,她也會展露自己學芭蕾的身體經驗,因此,身體的線條美成爲表現的方式之一。舞蹈音樂是多種樂器的即興,融合原住民女聲低沈的吟唱,節奏則在舞者身上。

另一支舞蹈《不速之客》是譚惠貞個人生活經驗的表達,內容描述上班族趕赴辦公地點的過程。舞台上是三個穿著襯衫,打著領帶,手提公事包的上班族,舞者除了流動的肢體動作之外,也摻雜著部分口白,語言爲舞蹈添加幾分劇場張力,整支作品在動作方面表現的是速度的問題。

肢體語彙表達愛情看法

作品向來探討純肢體的姚淑芬,新作《墮落的天使》卻是一支有故事情節的具象舞蹈,內容描述男女之間情感的多種面貌。

《墮落的天使》舞長三十五分鐘,分爲五個段落,第一段描述兩對年輕男女的心境與情緒的轉折,舞台上有一幕幕朗讀、打瞌睡、拍畢業照的學校情景,編舞者在這個舞段裡讓舞者自由發揮,把舞者於排練室嘗試出來的動作語彙融入舞蹈裡。第二段舞蹈是以遊戲的形式呈現,舞作第三段表現情愛的故事,及男女感情紛雜的糾纏,舞者的服裝因應角色需要轉爲成熟。舞蹈到了第四段,是兩個女性雙人舞,編舞者藉由肢體語彙表達暴力的面貌。舞蹈在尾聲則著重情緒表現,藉由泡沫來象徵編舞者對愛情的看法。

這支作品運用許多日常生活動作,台上只有一張椅子作爲道具,舞者在台上透過許多雙人舞、抛接等動作,在遊戲形式中串連人與人之間的故事。《墮落的天使》在舞台上並沒有太多的佈景或裝飾,比較顯眼的道具是一個直徑十五公分的鋁圈,它在舞台上製造大型泡泡,吸引觀衆視覺。

姚淑芬說,她過去編作的舞蹈想像空間較大,這次的風格卻轉爲輕鬆而具象,舞者身體隨著舞蹈故事情節,加入大量非技巧性的動作,台上角色也有各自獨特的性格,是她在純肢體以外的新嘗試。

 

文字|王凌莉  新聞工作者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