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蔡正仁(右)他所飾演的每一個角色,都能將不同的人物性格與劇中處境表現得熨貼而自然。(新象文敎基金會 提供)
絶活亮相 絕活亮相

官生翹楚蔡正仁

飾演官生必先得有副好嗓子,這點蔡正仁可謂得天獨厚;他每天早晚二功,像爬樓梯一樣,一個單音,一個單音地練,扎實功底就在這枯燥乏味的過程中日進練就。

飾演官生必先得有副好嗓子,這點蔡正仁可謂得天獨厚;他每天早晚二功,像爬樓梯一樣,一個單音,一個單音地練,扎實功底就在這枯燥乏味的過程中日進練就。

無論是接受採訪或是校園講座,上海崑劇團一級演員蔡正仁在述及學藝過程時,總不忘再三強調:「我小時候是最不要看小生的……」所幸在老前輩兪振飛的藝術感染下,蔡正仁迷上了小生這個行當,今天的觀眾才有福氣看到這位「當仁不讓」的最佳唐明皇代言人。憶及當初兪老示範演出的《評雪辨蹤》,蔡正仁的眼裡流露出對老師的讚嘆與思念──他喜歡上這個窮酸得可愛、但不可厭的呂蒙正,也逐漸認同崑劇小生。

身爲上崑團長的蔡正仁,儘管有繁重的行政壓力,去年來台灣演出時仍貼出了四折拿手好戲以饗戲迷,包括當年引發他興趣的《評雪辨蹤》(窮生戲),唱功繁重的《長生殿.迎像哭像》(大官生),以及兩齣唱作並重,感情層次細膩的小官生戲:《琵琶記.書館》與《販馬記.寫狀》。他所飾演的每一個角色,都能將不同的人物性格與劇中處境表現得熨貼而自然,此時深厚的基本功早已化開,只見劇中人栩栩如生地朝觀眾走來。

崑劇小生的四個戲路分行中(巾生、官生、雉尾生、窮生),蔡正仁對官生戲特別拿手;相較於巾生的儒雅含蓄,官生顯得比較「官架」,情緒表達也比較外放,嗓音方面則多用眞假結合的聲音。飾演官生必先得有副好嗓子,這點蔡正仁可謂得天獨厚;在被問及練嗓、用嗓心得時,他謙虛地說,這都是兪老的啓發;兪老不但嗓音寬厚圓潤甜美,而且在眞假嗓的結合上,幾乎達到「天衣無縫」境界,此外在咬字吐腔上又非常講究,致力於理論的對照體現。此外,蔡正仁透露影響他日後練功絕不鬆懈的動力,在於約在一九五七年左右,他倒嗓近三年後終於回聲,首度演出《斷橋》,嗓子卻在台上乾啞無聲,求好心切的他心急地懊惱不已,事後反省除了保護嗓子不得要領外,「沒功」才是問題。自此,他每天早晚二功,像爬樓梯一樣,一個單音,一個單音地練,扎實功底就在這枯燥乏味的過程中日進練就。

談起演出,蔡正仁半開玩笑地說:「從蔡伯喈、趙龍、唐明皇到呂蒙正,我可是一天比一天窮啦……」,看著他神采飛揚地示範解說人物塑造的技巧,我想,在這位學生暱稱「蔡爸爸」辦團的「承上啓下」原則下,人也許窮,崑劇藝術絕對不會窮。

 

文字|韓昌雲  台大戲劇研究所研究生

劇本書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