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生代小提琴家夏漢,被視爲美國「猶太幫」的新貴傳人,集世人寵愛和矚目於一身。(牛耳藝術 提供)
焦點 焦點

溫和的叛逆 吉爾.夏漢(Gil Shaham)

夏漢的演奏表演路線是延續帕爾曼的。「超技」是他給聆聽者的第一印象,他的演奏不露斧鑿,音準和揉弦渾然天成。至於舞台效果方面,他更極盡表現之能事。時時伸臂踢腿、蹲身跨步,下弓強奏的大臂一砍,讓人視覺和聽覺一樣驚心動魄。

夏漢的演奏表演路線是延續帕爾曼的。「超技」是他給聆聽者的第一印象,他的演奏不露斧鑿,音準和揉弦渾然天成。至於舞台效果方面,他更極盡表現之能事。時時伸臂踢腿、蹲身跨步,下弓強奏的大臂一砍,讓人視覺和聽覺一樣驚心動魄。

「第二屆國際巨星音樂節」

時地

曲目/音樂家

5/12(五)

台北國家音樂廳

莫札特/三鋼琴協奏曲“羅德隆”/佛萊雪,艾克斯,黃海倫

莫札特/A大調第12號鋼琴協奏曲/佛萊雪

蕭 邦/f小調第二號鋼琴協奏曲/艾克斯

德弗乍克/b小調大提琴協奏曲/馬友友(林望傑指揮NSO)

5/14(日)

台北國家音樂廳

莫札特/第一號鋼琴四重奏/胡乃元,今井信子,范雅志,黃海倫

布拉姆斯/C小調鋼琴四重奏/林昭亮,布雷,霍夫曼,佛萊雪

韋瓦第/「四季」協奏曲/夏漢(樂團:節慶室內樂團)

5/17(三)

台北國家音樂廳

杜南意/小夜曲(弦樂三重奏)/胡乃元,今井信子,范雅志

布拉姆斯/降B大調第一號弦樂六重奏/林昭亮,夏漢,霍夫曼,今井信子,布雷,范雅志

柴科夫斯基/弦樂六重奏「佛羅倫斯的回憶」/夏漢,胡乃元,霍夫曼,今井信子,布雷,范雅志

5/18(四)

台北國家音樂廳

拉羅/西班牙交響曲(小提琴協奏曲)/胡乃元

柴科夫斯基/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林昭亮

布拉姆斯/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夏漢(佛萊雪指揮NSO)

5/13(六)

高雄市至德堂

羅西尼/第三號弦樂奏鳴曲/胡乃元,林昭亮,馬友友,麥爾

舒伯特/“鱒魚”鋼琴五重奏/胡乃元,霍夫曼,馬友友,麥爾,黃海倫

德弗乍克/A大調鋼琴五重奏/林昭亮,胡乃元,今井信子,布雷,艾克斯

5/16(二)

苗栗縣立文化中心

舒伯特/幻想曲(四手聯彈)/佛萊雪、黃海倫

莫札特/鋼琴協奏曲K.482/黃海倫(指揮:佛萊雪)

韋瓦第/「四季」協奏曲/林昭亮(樂團:節慶室內樂團)

 

在嚴酷方正的德系與俄系、明亮的義系、浪漫的法系提琴門派之間,悄悄冒出一派充滿生命力、眞誠而多情的猶太音樂家來。他們聰明、精練、團結,從邊陲進駐核心,成爲當前表演舞台上最受歡迎的一群。

猶太勢力、新貴傳人

千百年來猶太藝術家融入各國文化,個性隱而不彰;這種情況一直到以色列建國才有了變 化。猶太音樂家的勢力化零爲整,在世界樂壇掙得不小的地盤。其中,戰後產生的「以色列猶太小提琴家」無疑是最傑出的一群。他們的特點是,出生於以色列國內或國外,但在以色列接受敎育,然後在美國「猶太幫」照應之下到美國發展,又多以紐約茱利亞音樂院爲培訓中心。衆所熟知的帕爾曼(Itzahk Perlman)、祖克曼(Pinchas Zuckerman)、明茲(Sholmo Mintz)是其中翹楚。他們不但表現出與歐陸各門派迥然不同的音樂風格,也表現出才華橫溢、不受旣有格律規範的瀟灑個性。現在,夏漢(Gil Shaham)被視爲這個新貴門派的新生代傳人,集世人寵愛和矚目於一身。

夏漢的個性是一種「溫和的叛逆」,對事物並不激烈反抗,但只要得著機會,就會去找新鮮點子。一九七一年在美國出生,父親是天體 物理學家,母親是遺傳學家,兩人都是會演奏樂器的業餘愛樂者。三歲時夏漢舉家遷回以色列,如同顧爾德偏愛對位音樂的理由是「別人不喜歡」一樣,夏漢自稱,學小提琴的動機只是想和學科學的父母、學鋼琴的哥哥、妹妹不一樣。而這種「就是要不一樣」的心態,也一直主宰他的觀念、行爲迄今。

拉小提琴是何等快樂的事!

夏漢首先在耶路撒冷魯賓音樂院(Rubin Academy)師從他父親的老師山姆.伯恩斯坦(Samuel Bernstein)。與大部分命運悲慘的蘇聯小提琴家不同,夏漢的童年充滿愉快的回憶,老師敎法自由,不但沒有敎鞭與怒斥,反而時常提醒學生「拉小提琴是何等快樂的事!」下課後還會奉送一枝棒棒糖以資鼓勵。一九八〇年,夏漢在史坦(Issac Stern)、密爾斯坦(Nathan Milstein)與謝霖(Henryk Szer-yng)面前演奏。次年,十歲的夏漢與耶路撒冷交響樂團首度公演,隔年不但與梅塔指揮的以色列愛樂合作演出,並贏得克萊蒙特大賽(Claremont Competition)首獎,獲准進入茱莉亞音樂院師事迪蕾(Dorothy Delay)、艾勒曼(Jens Ellerman)和韓國小提琴家姜康精。

雖然都是響噹噹的名師,但夏漢和把「師出名門」掛在嘴上的同儕完全不同。實際上,據筆者九六年專訪得到的感覺,他完全不把受名師指導當一回事,甚至刻意去淡化。他一再提到同輩間相互砥礪競爭才是改變自己的最大力量。「同校一群死黨幫助最大,」他興高采烈地說:「他們有的學指揮、鋼琴、小提琴、管樂、作曲……什麼都有,來自世界各地,美國、歐洲、亞洲還有台灣。我們每天在琴房和宿舍一起起鬨、一起玩音樂,結果成長很大。」遷居美國前,夏漢已習慣做天之驕子,到美國後才發現臥虎藏龍,高手如雲。「我開始覺得驚訝、震撼,痛下決心練琴,一天練七、八小時是常有的事。」

「小帕爾曼」的崛起

父母應聘赴美國任敎,夏漢也就在美國接受中學敎育。父母堅持讓夏漢讀普通高中,但夏漢在學校並沒有創造什麼名垂典籍的奇蹟,實際上他的功課破到連校長都懷疑他能否畢業。不過,一九八九年的事件改變了夏漢的一生。當時他正在上課,卻收到緊急通知馬上飛到英國。原來遠在倫敦預備演出的天王帕爾曼生病了,主辦單位原想找安梅耶、五嶋綠頂替,但最後選到夏漢,原因是認爲夏漢的演奏和帕爾曼最像!此外,也只有當時藉藉無名的夏漢無檔期問題,可以隨傳隨到吧!無論如何,夏漢與湯瑪斯指揮的倫敦交響樂團合作無間,成功演出西貝流士與布魯赫小提琴協奏曲。音樂會結束才剛下後台,早已有人拿音樂會合約書在等候,從此「小帕爾曼」名聲不脛而走,演奏會從一年二十場暴增到近七十場,現在則已超過一百多場。

談到夏漢的軼事,那是多不可數。今年二十九歲,在所有人眼中都是長不大的大孩子。他不喜歡正經談事情,不去分析、硏究有關音樂理論和演奏技巧的問題,一概簡略地用「感情、放鬆、順其自然」一語帶過。他說他的琴(一六九九年的史特拉底瓦利琴)、女友、電動玩具是他人生的三大最愛,平常喜歡看電視、電影,爵士、搖滾、卡通…什麼音樂都愛玩(無怪乎根據DG唱片公司的內部秘件,公司本有意安排夏漢到北京錄製《梁祝》小提琴協奏曲,可惜沒有實現。不過一九九八年夏漢到北京演出時,倒是小露一手劉天華《良宵》讓聽衆驚豔。)這些都無法不讓人想到帕爾曼創造出來的「健康樂天」形象。夏漢對被形容像帕爾曼並不排斥,直言:「他是我心目中的大英雄」可是當筆者問他是否學習帕爾曼時,他「唱反調」的個性又來了:「我學習對象很多。有時我把全套海飛茲聽完,有時是歐依斯特拉夫,有時是帕爾曼,有時又是克萊斯勒……。」

「超技」新新人類

回到夏漢的演奏,個人認爲他所走的表演路線確是延續帕爾曼的。不管是音色控制、樂句處理、結構解析……,乃至整體美學觀都非常接近。「超技」是他給聆聽者的第一印象,九六年來台演出時,筆者完全被他那輕鬆駕馭繁複技巧的自在懾服;他的演奏不露斧鑿,音準和揉弦渾然天成。至於舞台效果方面,他更極盡表現之能事。帕爾曼因不良於行,表情全寫到臉上;夏漢則藉四體健全之便,時時伸臂踢腿、蹲身跨步,下弓強奏的大臂一砍,像要磨出火花一般(夏漢的北京演出就因斷弦而中斷),讓人視覺和聽覺一樣驚心動魄。在炫技至極的唱片《提琴魅影》The Fiddler of The Opera的唱片解說中更毫不保留地說「從帕格尼尼以降有許多傳聞大師,可是誰知道他們是不是眞的那麼厲害?但從這張唱片,您可以確知夏漢到底有多厲害……。」

筆者相信許多保守樂迷會批評夏漢的演奏沒有「深度」、「內涵」,但這是個老掉牙的話題,筆者無意在此做無謂的剖析。但筆者認爲人們其實常理所當然地被外表蒙蔽,例如苦瓜臉的演奏者永遠比較有哲理,這是似是而非的評斷。對夏漢(乃至帕爾曼)來說,他們表達的是一種誠實的音樂、認眞的情感。所做所爲,都是樂譜埋藏的能量趨使他們這麼做。夏漢的表演也不是全然沒有目的,他說:「我認爲今天古典音樂最大的瓶頸,在於它變得非常無趣,旣不吸引人,也不好玩。…大家都覺得莫札特應該人如其樂的精緻、高貴、有水準。事實上他不是,我也不是。」他因此曾被《新聞週刊》選爲二十大「新新人類」,就社會意義來說,他對新文化的影響和參與,遠比現在重塑一位老大師拷貝要來得有價値。

夏漢新《四季》

一九九四年的《四季》計畫,讓夏漢在美國紅到最高點。DG爲這張唱片推出一部MTV(REM名導Jem Cohen執鏡),以冬天的紐約街頭爲背景。在富衝擊力的韋瓦第《冬》第一樂章中,這部巴洛克作品完全打破了時空藩籬,得到大衆喜愛。而淘氣的夏漢也提出創意,到紐約二十四小時氣象頻道客串主播,成爲紐約生活圈的時髦話題。

夏漢從一九八七年開始成爲DG唱片專屬藝人,早期錄音有八九年發行的孟德爾頌、布魯赫小提琴協奏曲(辛諾波里指揮愛樂管弦樂團)。接下來與辛諾波里合作帕格尼尼及聖桑小提琴協奏曲;佛斯特指揮倫敦交響樂團錄製韋尼奧夫斯基小提琴協奏曲。九三年與辛諾波里指揮愛樂管弦樂團錄製西貝流士、柴科夫斯基小提琴協奏曲;與吉他家索爾發行帕格尼尼吉他與小提琴二重奏集。最近新片亦源源不斷,但可看出避開主流曲目的趨勢,例如前述《提琴魅影》、與普雷特涅夫指揮俄羅斯國家管弦樂團錄製的葛拉祖諾夫、卡巴賴夫斯基小提琴協奏曲,與普瑞文(鋼琴)合作的美國小品,與布列茲指揮芝加哥交響樂團錄製的巴爾托克小提琴協奏曲…等。從老牌子DG唱片的風格轉向,到新生代小提琴家觀念推陳出新,可以感受音樂長河正流向一個新時代領域。

「我走過世界各地,美國、法國、俄國、德國…融合從各地接收的經驗,形成一個獨特的我。」也許聽衆不必期待夏漢會爲再現古典做些什麼,不妨觀察他從新世紀發現了什麼吧!

 

文字|楊忠衡  音樂文字工作者

OT報告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香港artmate-6/5-11藝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