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命運花語》將事先設計好的情境串連後,拍攝成影片,再利用視覺暫留等效果,把在舞台現場的舞姿融入影片中。(林敬原 攝)
舞蹈 演出評論/舞蹈

不同世代的肢體思緖

四位亞洲獨舞者同台除了呈現出不同世代編舞者的思想和觀念差異之外,也傳達了各個城市的文化內涵。不過,舞蹈畢竟肢體藝術,是舞台表現不能忽略的要素。

四位亞洲獨舞者同台除了呈現出不同世代編舞者的思想和觀念差異之外,也傳達了各個城市的文化內涵。不過,舞蹈畢竟肢體藝術,是舞台表現不能忽略的要素。

皇冠小劇場「小亞細亞'99舞蹈網絡」

10月22〜24日 皇冠小劇場

從個人看城市、文化

上月底在皇冠小劇場舉行的第一屆「小亞細亞'99舞蹈網絡」,邀集了四位亞洲獨舞者同台,包括台灣的古名伸、香港的龍植池、東京的北村明子與墨爾本的凱瑟琳.芭瑞。四個獨舞者分別運用了不同媒介表現身體,除了呈現出不同世代編舞者的思想和觀念差異之外,也傳達了各個城市的文化內涵。現代舞雖是需要創意的視覺,不過,舞蹈畢竟是肢體藝術,這點是舞台表現不能忽略的要素。

來自香港的龍植池除了傳達藝術觀之外,也試圖透過舞蹈暗喩他對政治的一些想法。作品《淨物》在晦暗的燈光下開場,舞者利用側光隱約展現身體或蹲或伏在地板上快速滑動的形貌,先營造出一片詭譎氣氛後,接著是舞台右前方地板上一個大紅的「毛」字,此後的舞段安排「緊急出口」吿示、一連串和「認同與否」相關的機智遊戲等,舞台意象都直指政治議題。

這種議題性的表演形式雖然提供觀衆思考空間,但是回歸身體本質,看不到肢體表現的新意。即便是場中懸吊一條可供舞者盪動的鋼繩,隨著箏弦琴音和鑼鼓點的音效,舞者運用繩索側身旋轉或懸空飛轉等玩繩般的簡易離心技巧,也僅是一個無法逃脫與掙扎的表現。

古名伸與紙即興表演的作品《迎向風去的路》是由舊作品再發展而成,全場的藍光和著舞者柔美而內斂的肢體律動,使整支舞蹈的氣質從原來只是身體與紙互動的技巧,轉而蘊含更多編舞者心緒的狀態。

這是一支不僅展現肢體技巧的作品,舞台上更傳達了編舞者的情緒。一團團隨風揚起的棉紙形成台上唯一的道具,古名伸以她慣用的「接觸即興」技巧與紙共舞。對一支獨舞而言,《迎向風去的路》已經盡力使舞蹈結構嚴謹,舞者沈穩且熟練的舞蹈技巧將舞台空間帶得更加流暢,觀衆的視覺不至於感到空洞而無味。近年來,古名伸在舞台上露臉的機會不低,然而,這支舞蹈呈顯她少有的肢體柔美和內心的失落。

科技影像展現新世代格局

下半場兩支舞的風格突破傳統包袱,兩位不滿三十的年輕編舞者都運用影像科技編舞,完全展現了新世代創作者面對新世紀的格局。儘管借用的媒材一樣,編舞手法卻大不相同,凱瑟琳.芭瑞是以舞蹈影片和自己的對話形成雙人舞或群舞的舞台意象;而北村明子則是透過電腦影像處理來切割整個舞台的表演空間。

凱瑟琳.芭瑞在自編自舞的作品《命運花語》裡,頭戴花邊帽、身著蕾絲長裙,十足早期澳洲拓荒移民者造型的打扮。她將事先設計好的情境串連後拍攝成影片,再利用視覺暫留等效果,把在舞台現場的舞姿融入影片中,形成許多趣味畫面。

從編舞者爲影片畫面精心安排的肢體動作和故事來看,《命運花語》比較像是一段劇場表演作品。舞者在現場的每一個動作細節都關照到影片的需要,如果抽離影片的部分,似乎少了一點舞蹈的完整性和肢體律動的可看性。

九〇年代以後,墨爾本維多利亞藝術學院開始強化影像人才的培養,包括電影、平面攝影和電腦影像製作等的參與,在校內各個科系中形成一股風尙,再加上文化自主性的建立與認同的風氣,直接影響了當地創作者,這些潛在影響作品風格的元素,都在《命運花語》的表演中淸楚呈現出來。

同樣採用影像科技,在舞台前方的紗布幕獨舞,北村明子的手法較具新世紀形貌。她的作品《切割空間》經過電腦影像設計,光影、數字和符號在紗幕上快速流動,幕上的影像已超越一片佈景或一種道具的角色,如同一個舞台空間,舞者在這個流動的空間裡盡情施展各式肢體語彙,卻不受限於空間裡,偶爾跳出紗幕,也能夠顧及舞台整體視覺,而不會使舞蹈作品的結構鬆散。

舞者和電腦影像共舞的表演形式爲舞蹈表現形態開發更大的空間,明子並沒有因爲電腦影像而忽略劇場的元素,以燈光爲例,她細心設計現場燈光,使舞台視覺能夠融爲一體。《切割空間》的紗幕時而平面,時而因爲舞者動作剪影而獨立浮現,利用燈光變化表現出來更多樣貌的舞台空間。

除了科技媒材的運用之外,具濃厚芭蕾和爵士技巧的明子,也因爲身體優勢提昇整支作品的可看性。紗幕上的影像固然讓觀衆稱奇,明子純熟的舞蹈技巧和流暢的舞姿成爲豐富整支作品的關鍵,如果讓明子離開科技,單獨在台上獨秀一段舞姿,想必也能顯現肢體的美感。

 

文字|王凌莉  劇場工作者

專欄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