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表演藝術
專欄 Columns 專欄

自故宮下鄕說起

城鄕均衡是很重要的觀念,但它的意思是生活品質上的均衡,而不是服務設施相等。比如說,在大都市中的水電、交通之便利,鄕間應該完全平等地擁有。然而,大城市裡有交響樂團,鄕間可以保有傳統的民間表演藝術,並沒有建音樂廳的必要。城市與鄕間有了相等的生活品質,只是生活環境不同,其間沒有高低的問題,只有選擇的問題。

城鄕均衡是很重要的觀念,但它的意思是生活品質上的均衡,而不是服務設施相等。比如說,在大都市中的水電、交通之便利,鄕間應該完全平等地擁有。然而,大城市裡有交響樂團,鄕間可以保有傳統的民間表演藝術,並沒有建音樂廳的必要。城市與鄕間有了相等的生活品質,只是生活環境不同,其間沒有高低的問題,只有選擇的問題。

故宮下鄕,是近年來政治人物不斷的呼聲。爲甚麼故宮博物院這樣一個被視爲國寶保存所的博物館,非被逼得到南部去設分館不可呢?

這是台灣特有的政治現象。在過去二十年,政府在各方面要求實施城鄕均衡、南北平衡的政策,可以說是朝野一致的。政府的官員持有均衡發展的觀念,國會的立委則爲地方爭取利益,雙管齊下,因此在教育文化的政策上也受到影響,這種強制使各地區平等的政策,產生了很多世界上獨有的景象。

為何博物館要建在人煙稀少處?

記得自然科學博物館開館的時候,常接待外國的客人。他們常問的問題之一就是爲甚麼這樣一座國立博物館會建在台中而不在台北。他們可能還不知道,還有些同樣規模的國立博物館要建在人煙稀少的南部海邊或山坡下。西洋人認爲國立博物館就應該在首都,這是不應該有爭議的。這是因爲他們對於文化設施的空間分配,採取自然主義的立場。

我所謂自然主義的立場是指文化設施按照民衆的需要而建設。人口密集、文化需求高的都市,所需要的設施多,品質要求亦高。因此大博物館、大演藝廳等通常設在人口密集的大都市,才能經營得下去。人口稀疏的地區有時完全不需要,有之,其規模也按人口、數量決定。比如製作成本很高的歌劇,只能在紐約這樣的大都會有經常的演出。歌劇院不是到處可以興建的。

我們看巴黎、倫敦這種都會,集中了國家的資源,是很看不慣的。在理念上,我們認爲各地區都是平等的,可是實情並非如此。爲了大力扭轉人力與物力自然集中的趨勢,朝野都主張以國力「硬拗」,不計實際的效果。比如美國沒有國立大學,故各州設立州立大學。州立大學對於本州的學生有特別優待,如免學費、不考入學等。這是理所當然的。可是台灣各地方爭取設立國立大學,當地的學生得不到任何優待。除了在大學附近開幾間小吃店之外,地方所得是有限的。提供了大片土地,滿足了擁有大學的虛榮心而已。反而害得師生來回奔波於城鄕之間,對學校的教學品質都有負面的影響。

城鄕均衡是指生活品質的均衡

城鄕均衡是很重要的觀念,但它的意思是生活品質上的均衡,而不是服務設施相等。比如說,在大都市中的水電、交通之便利,鄕間應該完全平等地擁有。然而,大城市裡有交響樂團,鄕間可以保有傳統的民間表演藝術,並沒有建音樂廳的必要。這與城市的高樓大廈與鄕間的綠野山林的意義是一樣的。城市與鄕間有了相等的生活品質,只是生活環境不同,其間沒有高低的問題,只有選擇的問題。

今天的博物館觀念,以生態爲主軸,各地方已經不再計較是怎樣的博物館了,把故宮中乾隆皇帝的收藏,分一半到台灣南部的鄕下去建館,徒然造成管理上的困擾,及大部分觀衆的不便,是很愚蠢的想法。前幾年故宮把文物分批送到南部展示場所展出的方式,要合理得多了。故宮如有錢,在各地方文化中心設置故宮文物巡迴展示室倒不失爲一個好辦法。

 

文字|漢寶德  建築學者,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董事長

專欄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