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專欄 Columns 專欄

國際表演藝術協會聯想

我的夢想就是希望所有的表演藝術團體、表演場所、藝術經紀公司、各級學校藝文中心、藝術節、表演藝術相關的社團或基金會、文化局、文化中心、文建會及其所屬的相關機構都能夠聯合起來,平起平坐,交流互助,靠會員合作的力量,為台灣的表演藝術開創更好的表演空間和機會,造就更多的藝術人才,培養更多的藝術領導人物。

我的夢想就是希望所有的表演藝術團體、表演場所、藝術經紀公司、各級學校藝文中心、藝術節、表演藝術相關的社團或基金會、文化局、文化中心、文建會及其所屬的相關機構都能夠聯合起來,平起平坐,交流互助,靠會員合作的力量,為台灣的表演藝術開創更好的表演空間和機會,造就更多的藝術人才,培養更多的藝術領導人物。

我有個夢想,有關表演藝術的夢想,我希望這個夢想很快就能實現。

今年六月十一日李鍾桂女士和我到雪梨參加亞洲文化推展聯盟(FACP)的理事會,這次的理事會之所以選在雪梨,又選在六月十一日召開,是因為國際表演藝術協會(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Performing Arts Fondition,簡稱 ISPA,網址:www.ISPA.org)第五十四屆的國際年會於六月十二日至十五日在雪梨歌劇院召開;兩會有意進行策略聯盟,這次的會議是個起步,大多數的FACP理事包括李鍾桂、鮑幼玉、許博允和我都不是ISPA的會員,當然我們就不會是他們的理事了。

十二日中午,與會的FACP理事說好了要一起午餐聚會,不知怎的,我們脫隊了,因著別人的指引,我們大方地走進歌劇院二樓的餐廳,才進門,ISPA的執行長David Watson 滿臉笑容地從人群中站起來歡迎我們加入,坐定之後,我們才知道這是歌劇院的主任Michael Lynch宴請所有ISPA理事的午餐,在盛情之下,我們也就不得不吃了,也被要求自我介紹,許是我太坦白了,居然讓大家哄堂大笑。事後ISPA即將卸任的主席Douglas F. Kridler熱心地告訴我,亞非地區在這個國際組織的代表性不夠,他們可以選出亞洲人來擔任主席,亞洲色彩可能就會濃厚一些,才能名符其實地稱為國際組織,光是台灣地區,我就可以想出好幾個人可以勝任主席這個工作,腦筋裡同時又有另一個問號,果然我們有人當了主席,台灣的表演藝術界就會支持我們的主席,並對該協會做出長期的承諾嗎?我不敢斷定。

ISPA的成立背景與宗旨

ISPA於一九四九年在紐約成立,是個非營利的國際組織,其會員主要包括表演場所、藝術節、表演團體、藝術經紀、各大學表演藝術中心、各種藝術競賽機構等等的負責人和行政人員,以及政府文化官員和表演藝術的專業人員,到現在為止,已經有來自五十幾個國家的六百多位會員。

ISPA透過會員的制度,承諾以下的使命:

1. 透過ISPA所主辦的節目、計畫、會議和服務,以增加所有藝術專業人員之間的國際溝通、了解與合作。

2. 強化會員的藝術機構之領導能力。

3. 提供支持以豐富表演藝術的創意潛力和智能成長。

4. 確認表演藝術在今日社會中的重要性與必要性。

其實ISPA的決策與執行之權利與義務,與我們在內政部登記的社團法人是一樣的,但外國的專業人員似乎比較容易在自己組織的「雞頭」與同行大型組織的「牛尾」之間和平共存,這種現象好像比較不會存在於我們的社會中。

這個協會每年召開兩次會議,每年的十二月固定在紐約召開一次年會,今年的年會於十二月十五至十八日在紐約召開;而每年的夏天則在美國以外的國家召開另一次年會,二〇〇二年的六月二日至九日將在瑞士的洛桑召開,二〇〇三年的夏天則在新加坡舉行。

像這樣的專業組織一定會有專職的工作人員和工作場所,它是永續經營的,主要的運作經費來自會員的會費和參加年會的盈餘。既然是同行的專業組織,大家就共同努力使自己認同的組織能夠有效而且長期地經營,會員要享受權利,當然要自動自發地盡義務,每次年會的主辦單位都必須從盈餘中交給總會五萬美元,主辦的單位必須設計好節目,而會員也必須付出高額費用來參與。因此雙方都必須貢獻創意,體諒參與。

實質而有機的交流形式

國內的表演藝術會議仍然模仿其他學術會議的形式,大會的主講人講完之後,不是點心時間,就是午餐或晚餐時間,而每一個座談會通常是由一個主席、幾篇報告或引言,然後由一個或幾個評論人講評,因人多話多,結果開放給觀衆的時間總是草草了事。ISPA的做法就是知己知彼產生的創意,大會的主講或專題演講稱之為主題會談(Keynote Conversation),主講人對該主題或因理論研究、或因實務經驗、或兩者兼之而有其獨特見解的人來擔任,而另外一個與其對談的人則稱為催化員(Facilitator),這個催化員對主講人的理論或經驗想法都有相當程度的了解,而且本人對這個主題也有深入的了解,知道如何提問與掌控場面;所謂對談不只是催化員與主講人之間的對談,還包括主講人和觀衆之間的對談,聽來有點像電視上社教節目中主持人與來賓和觀衆之間的對談,形式上類似,但深度上非常不同。

所謂主講人與催化員都必須事前準備,必要時,另外安排一、二小時的時間由其他人專門對主談者的發言回應。對我來說,每一個主題的對話就是一場演出,主角和配角都熟練劇本或舞譜或樂譜,卻又能夠彈性應變,緊扣主題而即興演出。當然,每一次的會議都會安排表演節目觀賞,開放與會者邀約或「採購」,另外,也安排了活動讓與會者互相交流。不是完美的卻値得我們學習,就因為知道會有缺憾,所以每次都會有詳細的問卷調查,並且將調查結果在協會通訊上公佈,作為其他主辦單位改進之參考。

期待台灣也有類似組織

我的夢想就是希望所有的表演藝術團體、表演場所、藝術經紀公司、各級學校藝文中心、藝術節、表演藝術相關的社團或基金會、文化局、文化中心、文建會及其所屬的相關機構都能夠聯合起來,平起平坐,交流互助,靠會員合作的力量,為台灣的表演藝術開創更好的表演空間和機會,造就更多的藝術人才,培養更多的藝術領導人物。到時候擔不擔任ISPA的主席並不重要,而是哪一位藝術專業人員在國際的表演藝術舞台上有傑出的表現時,我們都是最大的支持力量,我們也會與有榮焉。其實也就是因爲我們的內部合作,才能夠顯現國際的競爭力。

台灣的表演藝術已有其國際水平的特色,人才輩出,我相信這個夢想是可以實現的。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