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專欄 Columns 專欄

你眞的要做劇場設計嗎?

劇場設計者是一個永不畢業的學生,他或她的一生是要把學習、工作、生活揉成一體。一個劇場設計者要以這樣的基礎理念,再富有點浪漫色彩,有份詩的情懷,你才能學習劇場,在劇場找到自己的定位,找到你所要付出心血代價的理由,和追求志業──而非職業(投資報酬率並不高)的方向。

劇場設計者是一個永不畢業的學生,他或她的一生是要把學習、工作、生活揉成一體。一個劇場設計者要以這樣的基礎理念,再富有點浪漫色彩,有份詩的情懷,你才能學習劇場,在劇場找到自己的定位,找到你所要付出心血代價的理由,和追求志業──而非職業(投資報酬率並不高)的方向。

每年此時,也正是許多青年朋友由學校畢業出來就業,或是到國外繼續深造的季節。同時也有許多人自海外學成歸來,想投入職場。這其中總有不少位(特別是要學或做劇場設計的人),會想找我這個所謂「資深劇場工作者」談一談,做些諮詢。我想此刻,我也可藉這個專欄,簡略地把積累的一些認識與經驗發表出來,供更多的朋友參考。

我從事劇場設計幾十年,做過一百五十多個不同的演出設計,愈來愈能感受到劇場藝術的那種「即刻生,立即滅(Ephemera)」的特質,也深深領會到劇場工作的挑戰與迷人所在。總的來說,劇場是一種難度極高的藝術創作。試想每一個演出,不管規模大小、形式繁簡,總是要一群人聚在一起,從零的基點上開始,一點一滴向前發展,最後在舞台上呈現。把你寫的文字、畫的圖稿,所想的、所做的一切夢想與現實,通過劇場形式,搬演出來與觀賞者分享,這確是動人的一樁事;不過相對的,在這一個漫長創作過程,它確實也很艱難。這麼多年來,雖然我總是說要快快樂樂地,以好玩、喜悅的心情去做一個演出的設計,坦白說,那幾乎是不可能。每個演出都是在時而挫折、時而興奮的狀態下去完成創作;而跟著而來的就是,你要承受創作演出後,隨之消失的落寞;這就是你要做的劇場設計,它很迷人,可也很折磨人,不是嗎?

我之所以說劇場設計的創作艱難,其主要原因在於它的立即性與不確定性。看倌們坐在絲絨椅上看表演,隨著表演者的肢體動作、語言、唱腔而喜怒哀樂,伴著其他視覺形象、聲光幻影,使審美感覺更爲豐富充實。但在這些情境場域背後,卻有更多更多的事件在發生。一齣戲由劇本的創作,到導演的詮釋處理,設計者們所做空間、時間、造型、聲效、光影…等規劃,然後再加上技術的執行,演員的表演,最後與觀賞者互動溝通。每一個環節,都要含有智慧、情感與各類自我意識的衝突。劇場演出每一項呈現的因素,都有其獨特的技巧與未知的不確定,而我們要在演出時,使這些因素融爲一體,這談何容易!這不單單是藝術修養與技巧,同時還含有人的因素在裡面。在每一次演出前,都會有完美演出的期待,而眞正的完美演出,可能只是天際之外的海市蜃樓──可欲而難求啊!

專就做劇場設計本身來說,它的屬性是「二度創作者」;可是很不幸的,在很多場合他所扮演的也只是一個技術服務的角色。太多的設計,是在你說了「別鬧了,導演先生」(戲言一句,沒有不敬之意)之後,才定案完成的。做設計除了你的專業技巧之外,溝通的能力、隱忍的耐性,也是你要歷練的,這比做設計本身要難出許多。一齣戲的設計,能夠做到與戲完全吻合,不爲設計而設計,不爲導演而設計,只是爲戲而設計,那才是有意義的設計。

另外我還想強調的,劇場設計者是一個永不畢業的學生,他或她的一生是要把學習、工作、生活揉成一體。作爲一個劇場設計者,你不單單要在學院學習,更要在劇場裡學習,要向傳統與現代文化學習,向生活學習,向自然學習。因爲劇場藝術實在太博大深厚了,絕不是那一位導師、那一派學理就可以窮盡;它是不斷在成長、不斷在演變的藝術。一個劇場設計者要以這樣的基礎理念,再富有點浪漫色彩,有份詩的情懷,你才能學習劇場,在劇場找到自己的定位,找到你所要付出心血代價的理由,和追求志業而非職業(投資報酬率並不高)的方向。您眞的要做劇場設計嗎?祝福你!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