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專欄 Columns 專欄

科技人的文化心意

台積電的晶圓代工產品並不是大衆每天都看得到的消費品,而是隱身在許多電腦通訊和家電的深層。然而,透過台積電對台灣文化事務實際的參與和實質的贊助,大眾卻發現了企業和個人的連結。台灣需要更多的文化義工,科技人可以成為貢獻卓著的一群,而大眾也期待看他們在幕後的演出。

台積電的晶圓代工產品並不是大衆每天都看得到的消費品,而是隱身在許多電腦通訊和家電的深層。然而,透過台積電對台灣文化事務實際的參與和實質的贊助,大眾卻發現了企業和個人的連結。台灣需要更多的文化義工,科技人可以成為貢獻卓著的一群,而大眾也期待看他們在幕後的演出。

儘管經歷了一九九〇年代以來最大的衰退,台灣積體電路公司(台積電,TSMC )仍然慷慨解囊,繼續成爲台灣最大的贊助者,爲台灣的文化發展做出實質的付出與參與。

全球科技產業陷入停滯,台積電即使已經成爲晶圓代工的龍頭,但二〇〇一年營收一千兩百五十八億八千八百萬,負成長百分之二十四點三,稅後淨利大幅減少百分之七十七點八,每股盈餘卻只剩下八毛三。但是,台積電對文化的捐輸並未因此縮手,促成許多表演藝術、文物交流和歷史建築的登場與保存。

台灣過去不乏熱愛音樂或藝術的富商,但是其中多數人寧可成爲收藏家,也不願成爲贊助者。一九九〇之後,情況開始改變,音樂會贊助行動由美商花旗銀行發軔,《中國時報》與《聯合報》兩大媒體事業先後以媒體資源的投入而參與文化活動的舉辦,並逐漸感染到科技圈。其中,台積電無疑是最重要的推手。一九九八年四月,雲門舞集二十五週年,舞團創辦人林懷民從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手中接獲一筆長期而穩定的贊助,四千五百萬的捐輸分三年撥付,使得雲門在經歷一段沉重的財務壓力之後,得以稍微舒緩,進而在舞蹈創作與排練,以及台灣與海外的演出更加專心致志。

台積電當時在專業經理人的團隊當中,加入了一位法務長陳國慈女士,她原先擔任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的首任執行長,任務之一便在鼓舞企業投入國家文藝基金。而重回民間企業體系之後,立即策動了台積電對雲門和其他許多文化事務的捐贈。而今雖然她轉任教職,台積電卻也維持這個新建的傳統,成爲文化界的夥伴。

光靠財力,絕對不足以構成企業與文化的交往。事實上台積電本身的高階經理大多也涉獵極廣。張忠謀幼年學過小提琴,負笈美國之後,在哈佛的新鮮人歲月,受到人文教育的薰陶,即使一年後轉學麻省理工學院,仍然不望情藝術的接觸,一生未曾脫離。台積電副總執行長曾繁城醉心歷史與文學,也非刻板的科技工程而已。而財務長張孝威和園區許多科技菁英共同創設IC電台,除了宗教信念之外,更希望藉音樂傳達訊息,讓園區枯燥而繁重的研發與生產工作得以減壓。

在現代企業經營當中,企業傳播(Corporate Communications)是重要的一環。哈佛商學院教授 Stephen Greyser 甚至將此列爲公司的策略要項,傳播的對象還及於內部員工和眷屬,外部則包括廠區和大衆全體,而訊息則非只是企業新聞或公益慈善,而應該包括環保、體育和藝術。台灣企業以往都將企業傳播的功能限定在公共關係,尤其是媒體關係上面,多少也造成大衆對企業的疏離。

台積電在社區回饋的工作也從文化層面下手:新竹東門城的修繕美化得到台積電的支持,近年許多國外樂團也因爲台積電的贊助而能成行到新竹文化中心演出,五月在新竹國民戲院的電影也是台積電的獻禮;而二〇〇〇年台積電新廠在台南科學園區落成,他們也贊助了台南人劇團的演出經費。

目前台北市中山北路二段一幢歷史性建築正在整修,台積電出資六千萬台幣,希望恢復以往美國領事館的優雅風貌,並且由台北市文化局在啓用後轉交台灣電影文化協會,由理事長侯孝賢帶領專職人員經營。

台積電的晶圓代工產品並不是大衆每天都看得到的消費品,而是隱身在許多電腦通訊和家電的深層。然而,透過台積電對台灣文化事務實際的參與和實質的贊助,大衆卻發現了企業和個人的連結。

台灣需要更多的文化義工,科技人可以成爲貢獻卓著的一群,而大衆也期待看他們在幕後的演出。

 

文字|黃志全 文字工作者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