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文彬領軍的NSO,達到前所未有的巔峰。
簡文彬領軍的NSO,達到前所未有的巔峰。(白水 攝)
音樂 評論/音樂

展現NSO的歌劇潛力 《女武神》-簡文彬的華格納印象

如同許多華格納歌者般,歐文的音色在柔美度上尚有很大的加強空間。相形之下,飾唱佛旦的布凌克曼有著高貴的音色,可惜的是,或是對場地的熟悉度不足,或是長途飛行的時差未復,當晚未能唱出他應有的音量,直到最後一段的長大獨白,布凌克曼終於展現拜魯特音樂節華格納歌手的風範,

文字|羅基敏、白水
第115期 / 2002年07月號

如同許多華格納歌者般,歐文的音色在柔美度上尚有很大的加強空間。相形之下,飾唱佛旦的布凌克曼有著高貴的音色,可惜的是,或是對場地的熟悉度不足,或是長途飛行的時差未復,當晚未能唱出他應有的音量,直到最後一段的長大獨白,布凌克曼終於展現拜魯特音樂節華格納歌手的風範,

《女武神》一簡文彬的華格納印象

5月3日

國家音樂廳

由「聯合實驗管弦樂團」至「國家交響樂團」,倏忽間,NSO已有近廿年的歷史。二〇〇一年七月起,NSO有了第一位生於台灣、長於台灣的音樂總監簡文彬。簡文彬操盤下的NSO將呈現出如何的面貌,是國內樂壇近一年來的一個關注點。

在德國歌劇院開始職業指揮生涯,幾年的親身經驗,應是簡文彬接掌NSO後,很快地能在曲目安排上,呈現個人思考及訴求的主要原因。不同於以往,在一般的管弦樂曲目外,簡文彬明顯地對完整的歌劇演出有著高度的興趣,預計每一季均至少會有一場以音樂會形式演出歌劇的安排。令人驚訝的則是,第一場選定的竟是華格納的《女武神》第三幕,透露了簡文彬強烈的企圖心。

對NSO而言,演奏華格納並非新鮮事;多年來,NSO每年幾乎都有華格納作品選曲的音樂會,亦是NSO音樂會的票房保證。然而,演奏片段的選曲或序曲與演出整幕之間差別,非以道里計,更何況華格納作品整幕的一氣呵成,不僅是對指揮及樂團的考驗,對於本地的聽衆而言,至少八十分鐘的聚精會神,亦是一大考驗。

絶佳的布琳希德

選擇《女武神》第三幕應非偶然。開始的〈女武神的騎行〉應是考量之一,這一段音樂經常被用做電影與廣告配樂,對許多人而言,耳熟能詳,只是不知這熱鬧的音樂,竟是出自令人聞名生畏的華格納之手。更重要的考量應在於歌者的來源,對聲樂人士而言,演唱華格納經常是終生可望而不可及的目標,優秀的華格納歌者,無分男女,亦經常面臨世代斷層的危機。爲一場音樂會邀請國外歌者,在成本上是一大負擔。《女武神》第三幕僅需要二至三位眞正的華格納歌者,挑起大樑,即可撐起全場的演出。另一方面,這一幕絕大部分都是佛旦與布琳希德父女的對手戲,佛旦的老謀深算卻依舊「人算不如天算」,必須處罰最心愛的女兒,面對一派純眞、善惡分明的女兒,佛旦愛恨交加、天人交戰,卻依舊不得做自己不想做的事,看似神界故事、實則反映塵世人生百般無奈的劇情,經常挑動觀者的心靈最深處,亦在不知覺間消彌了對華格納的畏懼。以這一幕開始,邁向華格納的完整演出,就多方面而言,都可稱是很好的考量。

《女武神》全劇中,在第三幕才上場的八位女武神帶來古典音樂中少見的女聲八重唱,其實個個都需要強大的音量和戲劇性的音色。世界樂壇裡,衆多日後獨當一面的女性歌者當年都唱過八位女武神的角色;NSO的這場演出提供了國內女性歌者一試聲音的機會。在〈女武神的騎行〉後,八人先後開口,立見眞章。就整體表現而言,各聲部的協調性掌握得相當好,與指揮及樂團的配合亦佳。就音量及音色而言,中低音聲部的表現較高音爲佳,高音聲部在音色上明顯傾向義式唱法,聲音雖純美,卻少了華格納味,力度上亦較弱。在飾唱布琳希德的歐文出場後,兩相對照,更加突顯了國內歌者的音量有待加強的事實。

《女武神》第一幕戲份甚重的齊格琳德在第三幕雖僅有幾句歌詞,卻展現一心求死至轉念求生的過程,只爲了生下腹中骨血,她並唱出《尼貝龍根指環》全劇最重要的動機。NSO的音樂會將此一角色交由徐以琳擔綱,當晚演出頗有大將之風,台風穩健,傾全力演出,表現可圈可點。只是如同其他女高音一般,徐以琳的音色並不是華格納的戲路,相較於歐文,聽來總少了幾分味道。

有實際演出經驗的歐文,對布琳希德有著很高的熟悉度,唱來得心應手。她的音量應給當晚的聽衆留下深刻的印象,在音色上,如同許多華格納歌者般,歐文的音色在柔美度上尙有很大的加強空間。相形之下,飾唱佛旦的布凌克曼有著高貴的音色,可惜的是,或是對場地的熟悉度不足,或是長途飛行的時差未復,當晚未能唱出他應有的音量,直到最後一段的長大獨白,布凌克曼終於展現拜魯特音樂節華格納歌手的風範,不疾不徐地道出佛旦對愛女的不捨與關愛,傳達了《女武神》中濃濃的父女之情,爲音樂會畫上完美的句點。

在簡文彬從容揮舞的棒下,NSO當晚有著出人意外的整體好表現。値得一提的是,除了一些小地方外,銅管的整齊度與音色在在超乎聽者的一般期待。簡文彬對速度的掌握甚佳,整晚演出一氣呵成,一個半小時於不知覺間流逝。美中不足的是與歌者的搭配有時略有落差,但也都能很快地調整過來。若能加強對歌詞的熟悉度,與歌者同呼吸,如此的小瑕疵應可避免。

會前導聆,有助推廣

近年來,兩廳院搭配演出節目,不時舉辦專題演講或在演出前做導聆,以引領聽衆對演出內容有較好的準備,同時培養古典音樂人口,用心良苦,値得稱許;這一場音樂會亦然。除了不同時間不同地點的大小型演講外,亦將宣傳目標對準校園學子。以較長時間多管齊下的經營,成果見諸於五月三日晚上約八成的賣座,是近年國內人士演出少見的好票房。當晚的聽衆裡更可見到不少聲樂界人士,是華格納的吸引力?還是歌劇的魅力?尙有待長時間的觀察。

兩廳院的用心亦見諸於演出當晚現場提供的中文字幕,提供對演出內容不熟悉的聽衆臨場參考。然而,就投影設備而言,在劇院影音科技高度發展的今日,國外大小劇院多已採用幕後作業,直接投影於舞台上方或兩側,以不影響觀衆視野美感爲原則,由觀者視需要自行決定是否要看字幕。兩廳院目前傳統的架螢幕,經由幻燈機投影的方式,在音樂會演出時,尙不至於構成太大的視覺或聽覺干擾,但在舞台形式演出時,如此的方式嚴重影響舞台的整體效果。因之,兩廳院似可考慮添置相關設備,爲愛樂者提供更好的服務。

無論是事前的準備工作或當晚的演出,這一場音樂會展現了兩廳院與NSO實具有演出歌劇的潛力,長此以往,不僅可以期待《女武神》一劇的舞台製作,更可盼望《指環》全劇的現身國家劇院,攀登總體藝術的高峰。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