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牙利揚琴演奏家寇帕欽斯基。
匈牙利揚琴演奏家寇帕欽斯基。(國家交響樂團 提供)
音樂

音樂民族風之吉普賽流浪風情 國家交響樂團「匈牙利揚琴炫技之夜」

音聲清脆、造型雅緻的「中國樂器」揚琴,其實是「舶來品」?原來揚琴與胡琴一樣,都是來自「西域」的產物。NSO一月邀請來自揚琴發源地匈牙利的揚琴演奏家寇帕欽斯基,將與NSO演奏多首西方音樂大師為揚琴打造的精采樂曲,讓樂友們一賞帶著神秘氣息的吉普賽風情。

音聲清脆、造型雅緻的「中國樂器」揚琴,其實是「舶來品」?原來揚琴與胡琴一樣,都是來自「西域」的產物。NSO一月邀請來自揚琴發源地匈牙利的揚琴演奏家寇帕欽斯基,將與NSO演奏多首西方音樂大師為揚琴打造的精采樂曲,讓樂友們一賞帶著神秘氣息的吉普賽風情。

PROGRAM NSO「匈牙利揚琴炫技之夜」

TIME 1.14

PLACE 台北國家音樂廳

INFO 02-33939664

PROGRAM 「匈牙利揚琴vs.中國揚琴」解說示範講座

TIME 1.12

PLACE 台北國家音樂廳多媒體放映室

SPEAKER 李庭耀、寇帕欽斯基

INFO 02-33939664(憑本節目票券免費入場,限七十位)

很多人大概不知道,在中國樂器中,揚琴是唯獨兼有廣泛的世界性和鮮明的民族性的舶來品,或許也可說它是最早文化全球化的融合成果。約莫在十七世紀初,歐洲的航海剛可渡過太平及大西洋,這時大批傳教士、商人、水手來到廣東、澳門一帶,揚琴大抵是在當時遠渡重洋傳入中國沿海地區。今日世界揚琴的傳佈與分支,可分三大體系:即歐洲揚琴體系、西亞―南亞揚琴和中國揚琴體系。

當流行設計師從民族服飾擷取靈感,創造混搭的異國情調時尚之際,NSO彷彿也嗅到這股民族風潮的來勢洶洶,「匈牙利揚琴炫技之夜」讓古老的吉普賽器樂——匈牙利揚琴當上主角。吉普賽民族的樂音浪漫、輕盈,卻又帶點輕淺的哀愁,似乎訴說一段浪跡天涯的滄桑往事,召喚著每個人靈魂中的流浪慾望,就像拉丁美洲小說家馬奎斯在《百年孤寂》中所描述的吉普賽占星女巫形象,通過一顆知曉過去,通達未來的預言水晶球,蠱惑著你,耳語呢喃著:請跟我來!

吉普賽樂隊中的重要的樂器

歐洲揚琴有著悠久歷史,從文藝復興時期起,上至宮廷,下至平民,揚琴一直流行於歐洲社會各個階層,成爲一種時髦樂器。在古典樂派時期,歐洲揚琴出現崛起和興盛的景象,專業作曲家創作了不少揚琴奏鳴曲、協奏曲及重奏曲。吉普賽人自西元八、九世紀由印度半島北方遷徙出來,流浪千年,足跡遍及各大洲。在世界各地開枝散葉時,吉普賽人也從世界各地擷取了豐富的音樂資源,為吉普賽音樂注入新鮮的在地元素,揚琴便成了吉普賽樂隊中的重要的樂器。

十九世紀,隨著歐洲音樂史巨大變革的到來,歐洲揚琴的現代復興也隨之迎來,不少作曲家以深植於民間爲基礎,為揚琴量身打造不少樂曲,如李斯特在《第六號匈牙利狂想曲》的管弦樂中採用了改革的「音樂會揚琴」;科達伊在交響組曲《哈利‧亞諾什》中,巴托克為小提琴與樂隊而作的《第一號狂想曲》中均配寫了重要的揚琴聲部;斯特拉溫斯基不僅喜歡演奏揚琴,還至少在他的三首作品中寫進了揚琴聲部。

蕭提欽點的匈牙利揚琴演奏家

傳統樂器匈牙利揚琴又稱為欽巴隆(Cimbalom)揚琴,專指敲擊樂器,急促輕脆的音色與其他樂器相互應和,揉合出濃郁吉普賽色彩的旋律。「匈牙利揚琴炫技之夜」,NSO邀來曾由名指揮蕭提(Georg Solti)欽點上台的匈牙利揚琴演奏家寇帕欽斯基(Viktor Kopatchinski)。維克多•寇帕欽斯基將匈牙利揚琴這個需要高度技巧的演奏形式,掌握得出神入化。他除了以獨奏家的身分演出,也與各個小型樂團、室內管絃樂團與交響樂團共同舉辦音樂會,受邀於與維也納藝術周音樂節(Wiener Festwochen)與維也納當代音樂節 (Festival Wien Modern)等音樂節中演出。他對當代音樂也相當有興趣,曾演奏許多改編之作,包括阿爾班尼士、泰雷嘉、李斯特、拉赫曼尼諾夫、德布西、約翰•凱吉與庫爾塔克等作曲家的作品等。

這次音樂會的上半場將演出多首炫技獨奏曲,包括民謠《朵伊納》、泰瑞格《亞爾罕伯拉的回憶》、當代即興曲《遺忘》、拉穆《群鳥呼喚》、民謠《雲雀》和李斯特《匈牙利狂想曲第二號》(為匈牙利揚琴與室內樂團);下半場則推出索寇洛夫的《乍見千禧時光》,以及高大宜的《哈利‧亞諾斯組曲》。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