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懷民希望表現內蘊外動的肢體,他說,《狂草》對自己最大的挑戰,是在舞者狂野的大動作之後,觀眾的感覺卻是平靜的。
林懷民希望表現內蘊外動的肢體,他說,《狂草》對自己最大的挑戰,是在舞者狂野的大動作之後,觀眾的感覺卻是平靜的。(林鑠齊 攝)
特別企畫 Feature 傳統的現代啟示錄

能量奔騰在《狂草》 林懷民 以書法之名 錘鍊雲門國際化的勁道

近幾年來,林懷民讓雲門舞者學習太極導引、拳術與書法,並從而發展出「行草三部曲」,致力於創新身體與舞台的新語彙,這一切的一切,都是要台灣表演藝術「領導品牌」的雲門舞集,也能成為世界級的「領導品牌」。

文字|田國平、林鑠齊
第155期 / 2005年11月號

近幾年來,林懷民讓雲門舞者學習太極導引、拳術與書法,並從而發展出「行草三部曲」,致力於創新身體與舞台的新語彙,這一切的一切,都是要台灣表演藝術「領導品牌」的雲門舞集,也能成為世界級的「領導品牌」。

PROGRAM   雲門舞集2005秋季公演《狂草

TIME     11.19. 21〜26  7:45 pm

          11.20.26〜27  2:45pm

PLACE    台北國家戲劇院

TIME     12.2〜3   7:30pm

PLACE    台南市立文化中心演藝廳

TIME     12.9〜10  7:30 pm

          12.10    2:30pm

PLACE    高雄市文化中心至德堂

INFO      02-33939888

在國際舞台上,林懷民從中國傳統中開創全球化浪潮裡的競爭力。

二○○一年,雲門舞集林懷民從靜坐、導引、拳術和書法提煉而出的《行草》,為台灣表演藝術界創下一項新紀錄:舞作尚未開排,便已獲美國芝加哥大劇院及艾荷華大學的贊助,舞未編成,海外邀約蜂湧而至。隔兩年,《行草 貳》首演後,馬上赴澳洲,為墨爾本藝術節開幕。

今年初,《狂草》尚未開排,便獲得美國著名的喬伊斯基金會(Joyce Foundation)「二○○五年文化藝術獎」。林懷民是第一個美國以外的得獎者,並獲邀在二○○六年十月赴芝加哥舉行《狂草》美國首演。而明年的香港藝術節,更大手筆邀請雲門明年二月至香港演出「行草三部曲」,首度一口氣演出《行草》、《行草 貳》與《狂草》。雲門的國際邀約,已排至二○○七年。

的,在世界的版圖上,雲門目前已前往廿八個國家演出過五百二十三場。專業的技術團隊與完整的行政架構,是讓雲門立足台灣、放眼世界的基礎。雲門耕耘卅年,目前專職員工一○八人,每年光薪水就要支出六千萬,遠超過其他表演團隊十倍,放眼國際,甚至都很少有如此規模的團隊,雲門的最大競爭者,就是自己。

將書法中的轉折韻律轉換成身體動作

如果說,舞者的身體就是舞作創新研發的核心,找到內化的東方身體,是林懷民近年在創作上持續耕耘的方向,也是雲門在全球化的表演藝術市場中,找到國際舞台立足點的不二法門。從一九九一年復出人來,雲門舞者除了如常的芭蕾、現代、京劇武功課之外,日復一日已經打了十年的靜坐,練了七年的太極導引、寫了四年的書法,打了兩年的拳術,這些東方哲學觀的身體修鍊方法,創造了林懷民口中「無法被複製的身體」。

採訪當天,雲門的八里排練場內,舞者正在排練《狂草》的段落。作為舞團的靈魂人物,林懷民面對採訪總是斟酌著用字遣詞,將意境描述得生動而誘人,這些文學性都轉化在他的作品之中。林懷民認為自己是是舞者的鏡子」,在排練過程裡修正舞者動作的細節,手的位置,腳抬的高度,動作與動作間的轉折,整個場面調度的流暢與構圖,一點都不馬虎。

全世界的舞團越來越少敢推出純粹舞蹈動作的舞作,雲門卻端出了展現純粹東方身體美學的「行草三部曲」。雲門的舞者接受了四、五年書法的訓練,將書寫的韻律融入身體的動作,再接受太極導引與拳術的訓練,錘練出內蘊外動的極致表現。林懷民表示,雲門這批舞者,經過四、五年內在與外在的訓練,舞者的身體是獨一無二,長期的潛移默化,也使得這個作品很難被複製。

墨汁的即興流動是這支作品的另一主角

《行草》三部曲,是林懷民在讀到王羲之的書法老師衛夫人的「筆陣圖」時,領悟到書法與大自然、以及書法與身體間的關係。「筆陣圖」以大自然鬼斧神工的力量來拆解文字成元素:點如「高峰墜石」,橫如「千里陣雲」,豎如「萬歲枯藤」,勾的彈性如「百鈞弩發」,捺的波動如「崩浪」如「雷奔」。衛夫人透過書法去感受模擬大自然的現象,墜落的大石,去感覺重量與彈性、速度與靜止。林懷民則從中悟出,如何將書法中的轉折韻律轉換成身體動作的原型。三部曲裡,《行草》舞風較為擬實,《行草 貳》空靈寫意,《狂草》則相當粗獷,逐漸從規矩中一路釋放出來,動作更猛,節奏也更為快速。節奏快速好看,舞者在一呼一吸之間完成整組動作,從靜止忽然激烈,倏乎而止,忽快忽慢、剛柔並濟,身體的轉折與韻律是東方的圓滿,忽躍而起是西方的線條,旋轉與移動又可見葛蘭姆的影子,通篇的運動又幻化成空間中的狂草。

在垂掛的巨幅「雲門紙」上緩緩移動的墨,即興的流動是這支作品的另一主角,同時要舞作結束才能看到成果,每一幅都不相同,每一場也不會相同。「狂草整支舞從紙墨、舞蹈、音樂都將彼此呼應,看似即興但內含邏輯。」林懷民希望表現內蘊外動的肢體,他說,《狂草》對自己最大的挑戰,是在舞者狂野的大動作之後,觀眾的感覺卻是平靜的。

舞台上的創新景觀

除了在舞蹈動作上不停研發新語彙外,舞台上的視覺呈現也是雲門的重要功課。《行草》為了將書法碑帖放大投影到舞台上,技術部門花了許多心力研究投影的效果。而到了《狂草》,則直接將紙與墨搬到舞台上,與舞者同台共舞。七道寬一米二,長近十米的宣紙垂掛在舞台七道懸吊桿上,墨水從上而下,以七十分鐘的時間,黑墨緩緩流淌渲染,完成後的墨色山水如同西安的碑林,全是現場以七十分鐘即興完成的裝置藝術。

為了讓墨水能在紙張上緩緩流動,雲門與相關單位花了整整快一年的時間研發宣紙與墨汁。一般宣紙要求光滑,平順,以使墨汁可以暢快地一洩千里,《狂草》所需的宣紙卻要求要讓墨汁流經紙張時「步步維艱」,緩緩流洩。埔里的長春棉紙廠,專為故宮博物院修補國寶級字畫,也是日本皇室用紙長期指定的紙廠。雲門透過樹火紙博物館找到他們,為了《狂草》,長春棉紙廠特地請姊妹廠中日特種紙廠,辛苦研發,用特殊處理做出讓墨水的紙張,創新的白紙成為墨汁跌宕生姿的佈景。中日特種紙廠特別將這新研發的成果命名為「雲門紙」,而「雲門紙」未來也計畫量化生產,成為世界上獨一無二為舞蹈而開發出的紙。

開發傳統文化  創造領導品牌

一般書法中,墨汁以質地細緻,膠黏性低,滲透快,不滯筆為上品。為了《狂草》的需要,雲門委託工業研究院化工所研發,在墨水中加入調配的添加物,讓墨水滯留紙上,摩擦力變大。雲門的技術部門從今年初就開始實驗,如何控制墨水的流速與讓墨水能橫向擴散,並且造成墨色深淺的層次。雲門向埔里紙廠訂購了四、五千公尺的「雲門紙」,演出前要先在紙上作表面處理,以期墨水達成預期的效果。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要台灣表演藝術「領導品牌」的雲門舞集,也能成為世界級的「領導品牌」。開發自己的傳統文化,就是開發自己的未來,「在地化才能全球化」,即便跳的是現代舞,雲門走的路,完全應證了這一點。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創新策略  結合書法、太極、拳術的舞者訓練,與投影、紙墨等舞台裝置研發

嶄新價值  從傳統中發現全球化下的競爭力

林懷民:「我希望透過舞者的身體傳達出墨汁的靈動,和宣紙上留白的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