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心心在《胭脂扣》中扮演一個煙花女子,對一向形象十分良家婦女的她是一大挑戰。
王心心在《胭脂扣》中扮演一個煙花女子,對一向形象十分良家婦女的她是一大挑戰。(許培鴻 攝)
特別企畫 Feature 傳統的現代啟示錄

讓南管化身時尚 王心心 要做南管音樂舞劇的品牌領導

「誰說南管不能跟『現代』畫上等號,這次的『王心心作場』就是一個好的開始。」王心心說,南管在古代是時尚,在現代也可以是時尚,多方面的跨界嘗試,還有定位清楚的票房策略,是讓南管歷經千年依然如新的活命丹。

文字|鄭淑瑩、許培鴻
第155期 / 2005年11月號

「誰說南管不能跟『現代』畫上等號,這次的『王心心作場』就是一個好的開始。」王心心說,南管在古代是時尚,在現代也可以是時尚,多方面的跨界嘗試,還有定位清楚的票房策略,是讓南管歷經千年依然如新的活命丹。

PROGRAM  「王心心作場」An Evening of Nanguan with Wang Sing Sing

TIME     11.11~12  7:30 pm

11.12~11.13  2:30 pm

PLACE    台北市中山堂光復廳

INFO      02-27730223

林懷民、吳素君、羅曼菲,都不是南管迷,但一提到王心心,都承認是「心心迷」。林懷民說,閱讀古典詩詞那麼久,直到聽王心心唱《琵琶行》,「才第一次真正了解《琵琶行》。」正因為對王心心南管造詣的折服與讚賞,繼去年合作《天籟》後,心心南管樂坊與越界舞團攜手再推出新製作「王心心作場」,林懷民便跨刀擔任此次演出的藝術總監。

在兩岸文化界的努力下,南管將被提報申請成為聯合國人類口傳及非物質文化遺產,而出身泉州,落腳台灣的王心心,則是兩岸南管界都要豎起姆指的南管傳人,婉麗嫻雅的古典氣質,加上純正清幽的完美唱腔,林懷民說,台上的王心心,「未開口就能讓全場入定」。與其說,南管造就了王心心的舞台風光,不如說是因為王心心的魅力及功力,讓南管這個幾乎被現代社會遺忘的老祖宗音樂,再度獲得注目。

清楚自己在南管界的地位分量,也將南管藝術視為個人重要的人生寄託,王心心這幾年在台灣,一直試圖找尋南管的新方向,希望這流傳千年的彈唱藝術,也能走入現代人的藝術生活。「總不能老是在沉澱,一定要跨出去,試著跟其他的藝術形式結合,南管才能活下來。」談起近年來持續進行的創新計畫,看似羞靜的王心心眼中瞬間充滿企圖及熱情。

看到古典藝術所蘊藏的潛力

「王心心作場」的製作群裡除了林懷民之外,羅曼菲、吳素君擔任編舞、蔣勳為顧問,林克華擔任舞台及燈光設計,並遠赴香港、日本禮聘知名服裝、道具設計師合作,為這齣標榜為新型態的「南管音樂舞劇」,注入跨國現代元素,打出「跨劇種」、「跨領域」、「跨國界」的強力宣傳。由於這是王心心離開漢唐樂府之後的全新起步,加上製作上的黃金組合,成為今年年底「來勢洶洶」備受矚目的一檔國內製作。

南管本就是講求雅緻內斂的藝術,在古時深受文人雅士、紳士官宦所偏好,甚至作為皇帝壽宴賀樂,是高尚音樂的指標,「王心心作場」選在具有宮廷氣息的國家二級古蹟中山堂光復廳演出,製作群也決定保留這項傳統南管演出的空間特質,就原有的長梯迴廊三面空間,設計成類似古代梨園戲劇的勾闌式舞台,觀眾可清楚觀看台上舞者及樂者的細微眼神及動作,將光復廳打造出符合歷史時代性、具極簡白描風格的南管劇場舞台。

但中山堂光復廳每場僅容三百三十六名觀眾,製作人黃韻瑾不諱言,預算與票房之間的平衡,是她最大的壓力。因此一樓票價規畫為均一價一千元(學生票打六折);但光復廳二樓的包廂則設計為VIP觀眾席,計畫以知名傢俱廠商贊助的設計師級座椅,及中場休息提供的精緻手工茶食,做整體化的貴賓席包裝,以重現漢唐時代王公貴族看戲的心情及感動,每場僅六十個位置。票價及贊助費合計每位六千元。

如此「量少而質高」的票價規劃,還得突破一般人對南管的陌生感,因此如何創造當代南管的新形象十分重要。越界舞團與王心心都認為,保留傳統精緻及當代創作新意是整個製作的內在精神,第一次記者會,地點刻意選在現代空間感的傢俱精品店,穿著古袍斜抱琵琶的王心心一現身,便呈現了「亦典雅亦現代」的南管新定位,「從中山堂建築本身、入口處的黃土水『水牛圖』,到王心心的南管演出,俱是國寶」。「國寶級」的定位,似乎讓高票價有了時尚感。

多方跨界嘗試,讓南管很時尚

而在藝術形式的突破上,則是繼續探索南管音樂與編舞手法的融合可能性,邀請編舞家羅曼菲、吳素君依據《出漢關》、《恨王魁》等南管名曲,發展出《昭君出塞》、《胭脂扣》兩段舞碼,時空跨越古今,肢體上融合傳統及現代編舞技法,音樂設計上則突破傳統編排方式,王心心表示,演出所用的曲目都是直接來自於傳統,挑選出風格節奏較激昂的旋律,但藉由新的編排,加深整體演出的劇情張力,甚至以現代編曲手法改變小部分的樂曲合聲方式,或是在上下四管之外,穿插演奏單項樂器。配合燈光變化與舞台設計,找到與現代劇場表演嵌合的可能性,讓音樂劇的表達更立體,合乎現代觀眾的欣賞品味,也進一步豐富了南管音樂的表現能力。

其他如服裝設計方面,特意邀請具有流行時尚背景的設計師擔綱,為古味濃厚的南管樂舞服裝增添現代氣息。《胭脂扣》的民初旗袍造型,由國內知名服裝設計師洪麗芬量身打造,其作品曾獲巴黎市服裝博物館兩度永久收藏;另一位來自日本的服裝設計師前田文子,也曾經榮獲素有日本劇場「奧斯卡」之稱的「伊藤熹朔獎」新人獎及劇場技術設計獎,活躍於電視偶像劇及戲劇、舞蹈、音樂劇等領域,來台亦引起另一波的話題焦點。

「誰說南管不能跟『現代』畫上等號,這次的『王心心作場』就是一個好的開始。」王心心說,南管在古代是時尚,在現代也可以是時尚,多方面的跨界嘗試,還有定位清楚的票房策略,是讓南管歷經千年依然如新的活命丹。這股創新的力量,與傳統價值的保存研究同等重要,也只有雙管齊下,古典藝術才能突破重圍,在當今市場站穩一席之地。

《昭君出塞》唱出身世情愁  《胭脂扣》挑戰煙花腳色

「王心心作場」讓傳統南管與現代舞蹈擦出亮麗火花

「一身受禁休官裡,袂得出輪苦傷悲。枉掠琵琶彈出斷腸詩,彈出斷腸詩。」坐抱琵琶,細細唱起《昭君出塞》南管曲,挽髻低眉、一襲紅裳的王心心,彷若昭君本人穿越時空現身,世界瞬間安靜,唯獨她幽婉清亮的歌聲圍繞流洩,難怪林懷民會說:「每次心心一開口,我們就不知道自己在哪裡了!」

《昭君出塞》一層層華服披上國仇家恨

也就是如此彷彿「昭君再世」的投入演出,讓越界舞團編舞家吳素君在十年前聽了唱曲後,心中大呼:「真是不得了!」,立刻定下和王心心合作「昭君出塞」的構想,「心心就是昭君的化身,唱全了出漢關的愁與恨。」抱著這樣的理念,越界與王心心繼去年合作的《天籟》後,於今年年底再推出「王心心作場」南管音樂舞劇,讓傳統南管與現代舞蹈繼續擦出亮麗火花;演出的上下半場分別是吳素君編導的《昭君出塞》,以及羅曼菲編導的《胭脂扣》,一古一今,劇場風格截然不同,角色間的轉換對王心心更是一大考驗。

《昭君出塞》的劇情主要著重在「出漢關」的片段時空,色藝雙全的王昭君因為不肯賄賂宮廷畫師毛延壽,被迫遠行和番,踏上未知異鄉路,心中滿是愁思跌宕。舞者們化身宮廷僕女,環伺即將遠行的昭君,一層層華彩嫁衣披在身上,對昭君卻像是一擔擔的國仇家恨,所有的肢體及內心情感,都表現在簡單的「穿衣服」動作裡,看似簡單,實則深刻。

「我從小就唱昭君曲,從大陸嫁來台灣的身世也跟昭君相似,唱起來就像在說自己的故事。」王心心回憶,當年結婚,爸爸也是親手作了一把琵琶當嫁妝,讓她心有戚戚焉。而南管中的昭君曲很多,她也特別挑出幾首情緒較強烈的唱段,融合舞蹈營造悠悠蒼涼氛圍。

《胭脂扣》改自宋元南管名戲《王魁負桂英》

第二段的《胭脂扣》,則改自宋元南管名戲《王魁負桂英》故事,時空拉回清末民初,王心心與女舞者在場上同飾一角,一個在陰間嘆息回憶、一個在陽間追尋愛人蹤影。「這個煙花女子角色很難演,跟我平常良家婦女形象差太多了!」王心心笑說,飾演這個角色需要很多想像力與突破性,「傳統的南管都坐著唱,面對的就是琵琶,現在不但要站起來,還要面對觀眾,表現情緒跟動作,詮釋一個我從來沒有經歷的人生。」

這次的音樂部分,雖然遵循傳統的南管五人編制,但在編曲和樂器使用上

有了新的嘗試。《胭脂扣》的音樂,主要取材於《王魁負桂英》,也擷取蘇秦、鄭元和等類似故事的唱曲穿插其中,旋律風格較多變化。樂器演奏方面,除了突顯響盞、叫鑼、四塊、雙鐘等傳統下四管合奏外,也強調單項樂器的表現,或是重新設計獨唱、合唱,或和聲方式,藉由新的安排實驗,為南管及舞蹈的跨界合作發掘更多可能性。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創新策略  嘗試與知名的跨界藝術家合作,古典精緻的表演定位

嶄新價值  「南管音樂舞劇」的南管新定位

王心心:「保存與創新一樣重要,一定要跨出去,南管才能活出新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