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札特的雕像。
莫札特的雕像。(Salzburg Information 提供)
專欄 Columns 歐洲人文筆記

親愛的康斯坦絲

莫札特離家出外時都心繫著康斯坦絲,這在他私人信函裡常可讀到,他得空便提筆寫信給妻子。而康斯坦絲請求莫札特在作曲發表前先給她研究,他們經常一起練習演奏和試唱,莫札特人前人後都說,康斯坦絲對他的創作有很好的影響。

莫札特離家出外時都心繫著康斯坦絲,這在他私人信函裡常可讀到,他得空便提筆寫信給妻子。而康斯坦絲請求莫札特在作曲發表前先給她研究,他們經常一起練習演奏和試唱,莫札特人前人後都說,康斯坦絲對他的創作有很好的影響。

明年一月是莫札特二百五十歲生日,而紀念大師的活動卻已提早在歐洲各地展開,譬如薩爾斯堡的莫札特出生地門口現在塑了一座巨大的莫札特雕像(醜陋無比)。莫札特是西洋音樂史上最重要的作曲家,但是如果沒有他的妻子,莫札特可能不會那麼成功,許多莫札特的作品也不會流傳於世。

被誤解的天才之妻

莫札特的妻子是康斯坦絲.魏伯(Constanze Weber),與莫札特結縭九年,直到莫札特去逝,他們過著頗為幸福愉快的生活,莫札特在那九年內寫出他一生最重要的作品,但長久以來,一般輿論卻把康斯坦絲當成一個不守婦德及不暸解莫札特作品精神的女人。

這種不公平的看法很可能來自於一些大男人主義的莫札特研究者,還有,要怪就怪那位奧斯卡得獎電影《阿瑪迪斯》的電影編劇彼得.謝弗(Peter Shaffer),他在劇本中把康斯坦絲塑造成一位與他丈夫勁敵薩勒利上床的女人。康斯坦絲在莫札特逝世後再婚,可能造成有人對她的誤解。

愈來愈多的傳記作家為康斯坦絲爭回公道。康斯坦絲來自一個德國有名氣的音樂家庭,他父親本人便是一位傑出的聲樂家和音樂教師,當時在曼漢姆宮庭任職,他有四位女兒其中三位都很會唱歌,康斯坦絲也是音色優美的女高音,不但如此,康斯坦絲除了母語德語還精通義大利文和法文,對莫札特的音樂事業很有幫助。

莫札特離家出外時都心繫著康斯坦絲,這在他私人信函裡常可讀到,他得空便提筆寫信給妻子。而康斯坦絲請求莫札特在作曲發表前先給她研究,他們經常一起練習演奏和試唱,莫札特人前人後都說,康斯坦絲對他的創作有很好的影響。他有一陣子在家常演奏巴赫或韓德爾編作的賦格,而康斯坦絲立刻愛上那些曲子,在寫給友人的信中莫札特寫道:康斯坦絲既然喜歡聽,我便常常隨興彈奏,康斯坦絲常問我有沒有把我彈的記下來,我每次都被她責罵,她不會給我安寧,除非我把那些賦格寫下來給她。

若活在今天,一定是最傑出的藝術經紀人

那些年,莫札特在曼漢姆時代先愛上康斯坦絲的姊姊阿洛西亞,阿洛西亞音色出眾,是那個時代少有的演唱家,莫札特為她寫了許多曲子,但對方對他沒有興趣。一年後,魏伯家搬至維也納定居,莫札特繼續與魏伯家來往,一陣子索性也住進魏伯家,後來因為別人的閒言閒語而搬走,莫札特愛上康斯坦絲,但莫札特的父親因嫌魏伯家窮反對這件婚姻。

不但如此,康斯坦絲的母親對莫札特也有抱怨,傳說她要求莫札特寫下契約,結婚後每個月要付三百佛里昂給康斯坦絲的娘家,後來遭康斯坦絲的反對作罷。

莫札特是不世出的音樂天才,但他在世時,經濟一點都不寬裕,婚後甚至欠債連連,他不敢告知妻子,康斯坦絲在發現後,不但搬家並設法還債,讓莫札特無憂地繼續編曲。

康斯坦絲若活在今天,一定是最傑出的藝術經紀人。莫札特去世那年,她只有廿九歲,有一個七歲的兒子和四個月嗷嗷待哺的幼子,但她積極和外界聯絡,譬如去信給莫札特的朋友作曲家海頓,或者向李奧波德二世申請補助,皇帝因此每年發給莫札特家裡一筆錢。

康斯坦絲在娘家尤其是姊姊阿洛西亞的協助下,成功地在布拉格和維也納舉辦莫札特紀念音樂會,她和阿洛西亞演唱莫札特的作品,深受觀眾喜愛,康斯坦絲開始在德國奧地利各地巡迴演出,她和姊姊都能精湛演唱詮譯莫札特,她們把莫札特的音樂精神傳頌下去,而且賺取了不少演出費。

以行動永恆懷念她的丈夫

不但如此,康斯坦絲還妥善處理了莫札特許多未發表的作品,並且把莫札特的樂曲整理印行。丹麥外交官尼森剛好是鄰居,也是莫札特的樂迷,他幫助康斯坦絲做整理工作,幾年後,他們結婚搬回丹麥,而尼森決定替莫札特立傳,為此他們又搬回奧地利,不過,莫札特傳才開始動筆,尼森便過世了。

康斯坦絲獨立繼續完成莫札特的傳記,她以行動永恆懷念她的丈夫,她的努力使後代人更有機會認識莫札特的作品。她是對的,她也令人懷念,她是親愛的康斯坦絲。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