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普Lucia Popp
波普Lucia Popp(EMI 提供)
特別企畫 Feature 莫札特說:「啊!可是我沒有問過任何人,怎麼樣做個作曲家啊!」

哪些人 唱出令人難忘的莫札特之聲?

卡拉絲的《後宮誘逃》、波普的蘇珊娜、溫得利希的塔米諾王子……

莫札特音樂最大的要求就是沒有雜質且充滿彈性的嗓音,如何以完美的技巧傳遞出如樂器般的精準音色,又能夠清晰地表達劇中人物的細膩情感,便成為考驗眾多聲樂家的試金石。兩百多年,莫札特造就了無數輝煌的瑰麗美聲,且讓我們從莫札特最具代表的歌劇角色中,細數近半世紀以來,那些令人難忘的莫札特名歌手。

莫札特音樂最大的要求就是沒有雜質且充滿彈性的嗓音,如何以完美的技巧傳遞出如樂器般的精準音色,又能夠清晰地表達劇中人物的細膩情感,便成為考驗眾多聲樂家的試金石。兩百多年,莫札特造就了無數輝煌的瑰麗美聲,且讓我們從莫札特最具代表的歌劇角色中,細數近半世紀以來,那些令人難忘的莫札特名歌手。

歌劇女神卡拉絲曾說:「大多數的莫札特音樂都是無聊的」,所以自從一九五二年於史卡拉歌劇院以義大利語演唱《後宮誘逃》的康斯坦絲後,卡拉絲就真的不曾在舞台上演過莫札特的任何歌劇角色。

對於像卡拉絲這種聲音充滿個人色彩的歌手來說,剔透純淨的莫札特音樂確實有著無法盡情施展的無奈束縛。聽聽卡拉絲在《唐.喬望尼》中那段艾薇拉的詠歎調〈儘管被他遺棄Mi tradi quell’alma ingrata〉錄音,就能深刻體驗到,這仍舊是卡拉絲式的愛情觀,終究少了些莫札特的音樂靈魂存在。

畢竟,莫札特音樂最大的要求就是沒有雜質且充滿彈性的嗓音,如何以完美的技巧傳遞出如樂器般的精準音色,又能夠清晰地表達劇中人物的細膩情感,便成為考驗眾多聲樂家的試金石。兩百多年前,莫札特造就了無數輝煌的瑰麗美聲,且讓我們從莫札特最具代表的歌劇角色中,細數近半世紀以來,那些令人難忘的莫札特名歌手。

《魔笛》的「夜后」—花腔女高音的第一挑戰

《魔笛》的「夜后」,可說是所有花腔女高音的第一挑戰,想要在國際樂壇呼風喚雨的花腔女高音,莫不以夜后來打響名號。波普(Lucia Popp)於一九六三年以銀鈴般的清亮音色首次登台;兩年後,朵伊德肯(Christina Deutekom)以截然不同的凌厲嗓音震煞觀眾;緊接著古貝洛娃(Edita Gruberova)於一九七○年首次登上維也納國家歌劇院,一九七八年安德森(June Anderson)首次站上紐約市立歌劇院,她們如絢爛煙花般照亮了歌劇天空。直到近年來,法國出生的德賽(Natalie Dessay)於一九九四年在普羅旺斯音樂節中,奠立了新夜后的地位。

不過「夜后」往往只是花腔女高音的墊腳石,古貝洛娃保有八年、安德森更僅唱了三年,都告別了這個危險的角色。至於波普這位讓人難忘的「劇院甜心」,就曾說過「唱夜后不像是『走』在鋼索上,而是在上面『跳舞』」的名言,於是她選擇在一九七一年結束夜后生涯,轉唱夜后的女兒帕米娜公主與《費加洛的婚禮》的蘇珊娜,這兩人成為她畢生最愛的角色。到了八○年代初期,又封存蘇珊娜,改演伯爵夫人一角,如此自然地駕馭越來越成熟的嗓子,波普證明了一位歌手在漫長演藝生涯中角色選擇的明智考量。

波普所飾演的蘇珊娜,絕非單純耍可愛的膚淺女傭,她賦予劇中人慧黠靈動的舞台魅力。這類像是《女人皆如此》中的黛絲碧娜或蘇珊娜,都屬於典型的女傭角色(Soubrette)。芙蕾妮(Mirella Freni)剛出道時以蘇珊娜深獲觀眾的喜愛,兩位美國女高音邦妮(Barbara Bonney)與麥克芮爾(Sylvia McNair)亦是讓人記憶猶新的甜美俏女傭,不過她們如今卻朝向藝術歌曲領域精進。

與蘇珊娜相對的是伯爵夫人這種「貴婦」,卡莎(Lisa Della Casa)與舒娃茲柯芙(Elisabeth Schwarzkopf)皆以絕美的扮相和豐潤的嗓音,成就了二次大戰後最頂尖的伯爵夫人。有趣的是,她們在理查.史特勞斯的《玫瑰騎士》中,也理所當然地成為無與倫比的元帥夫人。還有,歌劇史上最轟動的一夜成名事蹟,莫過於卡娜娃(Kiri Te Kanawa)一九七一年以伯爵夫人在倫敦皇家歌劇院首次登台,她那明艷動人的外型和珍珠般的嗓音,已成為最具傳奇性的不朽記錄。

《費加洛的婚禮》的凱魯碧諾—次女高音的成名捷徑

次女高音則有兩條成名捷徑,一是比才的《卡門》,二是《費加洛的婚禮》中的凱魯碧諾。凱魯碧諾這種反串的「穿褲角色」(Trouser Role),無疑是許多次女高音出道的必經之路,西班牙的貝崗莎(Teresa Berganza)以此出道,之後還唱了超過百場的凱魯碧諾。充滿戲劇性嗓音的希臘次女高音芭爾莎(Agnes Baltsa)於一九六八年也以凱魯碧諾首次登台,而瑞典歌手范歐塔(Anne Sofie von Otter)在一九八五年於倫敦皇家歌劇院演唱此角後,才成為國際樂壇矚目的新星。

自然不能忘記芭托莉(Cecilia Bartoli)這位當代最卓越的全能型女歌手,廿一歲登台演出《女人皆如此》後,就用她的天賦,全力綻放人聲的無限可能,首張個人專輯《莫札特詠歎調》,單單美國就賣出二十萬張之佳績。而芭托莉歷年來所詮釋的凱魯碧諾與蘇珊娜、《唐.喬望尼》的柴琳娜與艾薇拉、《女人皆如此》的姊妹花斐奧迪麗姬與朵拉貝拉,無論扮演何種角色,芭托莉總能恰如其分地全然展現多樣丰采。

至於莫札特男高音,最讓人難忘的是溫德利希(Fritz Wunderlich),他在一九五四年以《魔笛》的塔米諾王子首次登台,一九六六年在愛丁堡演出同一角色後,就不幸在發生車禍,短短十二年的輝煌演藝事業,如同彗星一樣殞落。瑞典男高音蓋達(Nicolai Gedda)也是一位極優秀的莫札特男高音,七十多歲時曾經來台舉辦演唱會的他,依舊保持極佳的聲音彈性。

同樣的,許萊亞(Peter Schreier)的莫札特也是相當讓人讚許。之後的阿萊札(Francisco Araiza)與阿爾瓦(Luigi Alva)則是八○、九○年代的莫札特權威,而近年來英國的波斯崔吉(Ian Bostridge)雖然以藝術歌曲著稱,但他在一九九六年首次演唱塔米諾王子後,就被譽為新生代最佳的莫札特男高音。

擅長莫札特的男中音及男低音多如繁星

不像莫札特男高音那般屈指可數,擅長莫札特角色的男中音及男低音,卻又多如繁星般閃耀,費雪迪斯考(Dietrich Fischer-Dieskau)、普萊(Hermann Prey)、艾倫(Thomas Allen)、萊蒙第(Ruggero Raimondi)、拉梅(Samuel Ramey)…這些偉大歌手們,無論在過去的演出中或留存的錄音裡,始終存活於所有愛樂者的記憶深處。中生代歌手亦不遑多讓,像是特菲爾(Bryn Terfel)、巴爾(Olaf Bär)、

金里賽德(Simon Keenlyside)等人,無論是費加洛或伯爵、唐.喬望尼或雷波烈羅、甚至捕鳥人帕帕吉諾,都有讓人無限激賞的舞台魅力。

江山代有才人出,還有太多太多活躍在國際舞台的莫札特歌手,像是女高音伊娃梅(Eva Mei)、西歐菲(Patrizia Ciofi)與蘿絲曼(Dorothea Röschmann)、次女高音克許拉格(Angelika Kirchschlager)、男中音蘭札(Manuel Lanza)與芬利(Gerald Finley)…這一連串的名歌手陣容,全是廿一世紀最受期待的明星,我們無法一一細數,只能盡情享受他們所唱出的莫札特天籟!

 

文字|林伯杰 金革唱片影像企劃部主任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莫札特250年必聽之25首歌劇名曲

莫札特一生所寫的廿一齣歌劇,皆擁有多首優美動人的詠歎調、重唱曲與管絃樂曲。這裡推薦的廿五首歌劇名曲,可說是音樂會上或錄音中,最常被單獨挑出來演唱的曲目。

女高音詠歎調

1. 康斯坦絲:〈哦,我戀愛了,是如此快樂 Ach ich tiebte, war so glücklich〉╱《後宮誘逃》

2. 伯爵夫人:〈愛神請垂憐 Porgi amor qualche ristoro〉╱《費加洛的婚禮》

3. 安娜:〈你已知道誰要侵犯我的貞操 Or sai chi l’onore rapier a me voles〉╱《唐.喬望尼》

4. 柴琳娜:〈愛人啊,請用這靈藥 Vedrai, carino, se sei buonino〉(藥師之歌)╱《唐.喬望尼》

5.艾薇拉:〈儘管被他遺棄 Mi tradi quell’alma ingrata〉╱《唐.喬望尼》

6.斐奧迪麗姬:〈我心如磐石 Come scoglio immoto resta〉╱《女人皆如此》

7.夜后:〈我心燃燒著怒火 Der Hölle Rache kocht in meinem Herzen〉╱《魔笛》

次女高音詠歎調

8.凱魯碧諾:〈我不知道自己是誰 Non so più cosa son〉╱《費加洛的婚禮》

9.凱魯碧諾:〈你知道愛情的煩惱 Voi che saete che cosa è amor〉╱《費加洛的婚禮》

10.朵拉貝拉:〈愛情像小蛇 È amore un ladroncello〉╱《女人皆如此》

男高音詠歎調

11.伊達曼特:〈我無罪卻受罰 No ho colpa, e mi condanni〉╱《伊多曼尼歐》

12.奧大維歐:〈她的幸福就是我的快樂 Dalla sua pace la mia dipende〉╱《唐.喬望尼》

13.塔米諾:〈多美麗的畫像 Dies Vildnis ist bezaubernd schön〉╱《魔笛》

男中音與男低音詠歎調

14.費加洛:〈別再飛了,花蝴蝶Non più andrai〉╱《費加洛的婚禮》

15.雷波烈羅:〈夫人,這就是情人目錄 Madamina, il catalogo è questo〉(目錄之歌)╱《唐.喬望尼》

16.唐.喬望尼:〈把葡萄酒喝到大醉 Finch’han dal vino calda la testa〉(香檳之歌)╱《唐.喬望尼》

17.唐.喬望尼:〈請到窗邊來 Deh vieni alla finestra」(唐.喬望尼小夜曲)╱《唐.喬望尼》

18.帕帕吉諾:〈我是個快樂的捕鳥人 De Vogelfänger bin ich ja〉╱《魔笛》

19.薩拉沙妥:〈伊西斯與奧西利斯神 O Isis und Osiris〉╱《魔笛》

20.帕帕吉諾:〈如果有個愛人或妻子 Ein Mädchen oder Weibchen〉╱《魔笛》

重唱曲

21.伯爵夫人、蘇珊娜:〈微風輕吹 Che soave zefiretto〉╱《費加洛的婚禮》

22.唐.喬望尼、柴琳娜:〈讓我們手拉手 Là ci darem la mano〉╱《唐.喬望尼》

23.斐奧迪麗姬、朵拉貝拉、唐.阿方索:〈微風輕送 Soave sia il vento〉╱《女人皆如此》

24.帕帕吉諾、帕米娜:〈知道愛情的人 Bei Männern, welche Liebe fühlen〉╱《魔笛》

25.帕帕吉諾、帕帕吉娜:〈帕、帕、帕、帕帕吉娜 Pa, pa, pa, Papagena〉╱《魔笛》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