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勒斯登樂團是德國歌劇演出的重鎮,樹立起「德國歌劇傳統」的權威,成為史特勞斯口中「舉世最佳的歌劇樂團」
德勒斯登樂團是德國歌劇演出的重鎮,樹立起「德國歌劇傳統」的權威,成為史特勞斯口中「舉世最佳的歌劇樂團」(Matthias Creutziger 攝 國立中正文化中心 提供)
特別企畫 Feature 新.德國製造 MADE IN GERMANY╱近距離接觸

四百年光輝再創新局,德奧樂派又一章 指揮鄭明勳領軍,德勒斯登交響樂團再訪台

作為全世界歷史最悠久的樂團之一,一五四八年成軍的德勒斯登國家交響樂團橫跨近代古典樂史的各個階段,本身就代表了一部近代音樂史。兩德合併之後,該團重新以「德奧樂派最佳傳承者」之姿矗立在世人面前,讓聽者感動這支走過四個半世紀的百年老店,保有其優良傳統之餘,更能另創新局。

作為全世界歷史最悠久的樂團之一,一五四八年成軍的德勒斯登國家交響樂團橫跨近代古典樂史的各個階段,本身就代表了一部近代音樂史。兩德合併之後,該團重新以「德奧樂派最佳傳承者」之姿矗立在世人面前,讓聽者感動這支走過四個半世紀的百年老店,保有其優良傳統之餘,更能另創新局。

德勒斯登國家交響樂團

11/14  7:30pm  布拉姆斯之夜

11/15  7:30pm  貝多芬之夜

台北國家音樂廳

INFO    02-33939888

提到德國樂團,普遍觀眾的第一印象一定想到柏林愛樂。這支穩踞世界樂壇龍頭地位的超級天團,從二戰後到一九八九年卡拉揚去逝,數十年來強勢主導德國交響樂團的發展,幾乎掩蓋了境內其他樂團的丰采。事實上,在兩德統一之前,德勒斯登交響樂團與柏林愛樂,並稱為德國兩大交響樂團,在東西德各據一方;合併之後,德勒斯登走出東德共產神秘色彩,在演奏風格上雖不如柏林愛樂追求音響化的飽滿音感來得討喜,卻重新以「德奧樂派最佳傳承者」之姿矗立在世人面前,讓聽者感動這支走過四個半世紀的百年老店,保有其優良傳統之餘,更能另創新局。

與理查‧史特勞斯關係密切

作為全世界歷史最悠久的樂團之一,一五四八年成軍的德勒斯登國家交響樂團橫跨古典樂史的各個階段,本身就代表了一部近代音樂史,歷史上許多重量級的人物都與這個樂團有著深厚的淵源,其中,尤以理查‧史特勞斯一生與德勒斯登樂團的關係密切。一八八二年,史特勞斯十八歲便加入德勒斯登這個音樂大家庭,並首度為其創作《管樂小夜曲》。史特勞斯作曲時大都以樂團成員為理想演出者,構思他們的演奏音色及技巧,為他們量身訂做,也因此德勒斯登成了樂壇上最能淋漓盡致揮灑史特勞斯華麗管絃色彩的樂團。

德勒斯登樂團一向肩負音樂與歌劇演出兩項使命,從一六二七年首演舒茲的第一部德文歌劇《妲芙妮》起,便與德國歌劇的發展有密不可分,經由他們首演的歌劇作品不計其數,代表作包括華格納《漂泊的荷蘭人》、《唐懷瑟》,史特勞斯的《莎樂美》、《玫瑰騎士》。經年累月,德勒斯登成了德國歌劇演出的重鎮,樹立起「德國歌劇傳統」的權威,成為史特勞斯口中「舉世最佳的歌劇樂團」。指揮家小澤征爾在一九九一年與該團合錄了《莎樂美》之後,更不禁稱讚:「這個樂團是指揮家的美夢。」

義大利指揮家辛諾波里的傳奇

一九九二年,義大利指揮家辛諾波里入主德勒斯登,打破樂團指揮向來以德奧系為主的傳統。儘管如此,辛諾波里卻在心態上,比任何德國人還像德國人,他自認在文化上非常「德奧」,所以接掌歷史悠久的德國樂團,剛好一展他所長。在他接掌之下,德勒斯登不僅延續且發揚韋伯、華格納、史特勞斯一脈相承的傳統,並大量引進新曲目,為百年老店再創新格局。他在舞台上以「激情式」的指揮風格著稱,深沉、神秘,富有哲學內涵以及德意志的莊嚴色彩,這些都是樂界對他的評語。辛諾波里曾經兩次率團到台灣演出,二○○一年在德意志歌劇院指揮威爾第《阿伊達》時,到第三幕,辛諾波里手中的指揮棒突然掉落,在管絃樂團員和滿場觀眾眼前,摔倒在樂池地板上,於指揮台猝逝,令全球樂迷惋惜不已,也成為辛諾波里和德勒斯登,留給世人在音樂之外的另一則傳奇。

此次訪台,將由韓國指揮家鄭明勳領軍。鄭明勳是知名小提琴家鄭京和的弟弟,繼日本小澤征爾之後最為活躍的亞洲指揮;不過,相較小澤征爾洋溢雕琢的美感,鄭明勳風格較為奔放。五十三歲的他現為法國廣播愛樂的音樂總監,將率領德勒斯登樂團演出布拉姆斯第一、四號交響曲和貝多芬《英雄》、《田園》交響曲。

以醇厚溫潤聲響為特色

音樂傳教士劉岠渭相當推崇正統德奧派曲目,「法國的音樂就稍微太輕了一些、英國的音樂很莊嚴可是又有點空洞,義大利的音樂是一種盲目的熱情,我覺得怎麼也聽不到像德國的音樂傳統,在理性與感性或在情摯內容維持均衡。」他強調,在巴赫、布拉姆斯、貝多芬這樣的作曲家當中,最能感覺到什麼是「形式跟內容最完美的結合」。

對於長期藉由錄音接觸這些樂團的樂迷而言,柏林愛樂似乎較能滿足大功率輸出的飽滿感,然而,德勒斯登以醇厚溫潤聲響為特色,層次清晰且悠揚,將提供樂迷截然不同的現場聆賞樂趣。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