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建仲 攝)
特別企畫 Feature 劇場演員的大銀幕挑戰

導演說話 「我要先愛上演員,觀眾才會愛!」 國片新銳導演鄭有傑的選角學

電影《一年之初》的導演鄭有傑,在片中用了大量的劇場演員,甚至劇本的創作靈感,也是因為看了劇場表演激發出來的,鄭有傑說明他的選角原則:「如果我喜歡,觀眾才會喜歡,我要先愛上演員,觀眾才會愛。」

文字|Olivia、陳建仲
第170期 / 2007年02月號

電影《一年之初》的導演鄭有傑,在片中用了大量的劇場演員,甚至劇本的創作靈感,也是因為看了劇場表演激發出來的,鄭有傑說明他的選角原則:「如果我喜歡,觀眾才會喜歡,我要先愛上演員,觀眾才會愛。」

首部劇情長片《一年之初》便拿下台北電影節百萬首獎,新生代導演鄭有傑因此片國際影展邀約不斷,被不少影評人譽為年度最傑出台灣電影,身兼編劇的鄭有傑以錯綜複雜的劇情拼貼十二個角色,演員調度與選擇都是一大考驗。

頻率契合,就是我要的演員

片中大量採用劇場演員,包括黃健瑋、莫子儀、高英軒,其中黃健瑋從二○○○年的短片《石碇的夏天》結下合作淵源,當初透過戴立忍介紹認識,鄭有傑說:「我一開始就尋找會表演的人,因為自己沒有足夠訓練,所以需要本來就有一定表演實力的人。」

兩人第一次見面約打撞球,「選擇黃健瑋是一種直覺,感覺對了!我要想一下如何描述他的特質才不會讓他太驕傲,黃健瑋就是為表演而生,感覺交給他就沒有問題,他看待表演很認真,不只是一份工作,而是有一種豁出去的態度。」鄭有傑將黃健瑋定位純粹是演員,不分劇場、廣告或是電影,「不同領域的表演方式需要自己調整。黃健瑋的氣勢很顯眼,單看電影演出會完全相信他就是那個角色。」黃健瑋常邀請鄭有傑欣賞劇場表演,這也是鄭有傑尋找新面孔的方式,更激發他寫下《一年之初》。

當初去看了北藝大老師陳培廣的表演課學期呈現,同樣的劇本藉由不同的演員組合激盪出不同火花,考驗如何詮釋劇本、角色,「即使對劇場演員稀鬆平常的表演形式,但是每位演員個性鮮明,單獨看來都很出色,激發出電影的基本架構,要讓每個人都變成主角。」

既然要在片中處理複雜的演員關係,鄭有傑如何選演員?「導演與演員的關係,要像情侶一樣親密,要完全信賴,有默契,一定要有愛。如果我喜歡,觀眾才會喜歡,我要先愛上演員,觀眾才會愛。我女朋友一開始覺得我和演員,不管男女,互動太過親密,每次見面抱啊親的,但看完第一次試映之後,她終於可以了解為什麼。」無法歸類的演員特質,鄭有傑完全憑直覺判斷,「願意來瞭解我,對我的世界好奇,就跟交朋友的道理一樣,頻率要契合。」

從演員身上學到導演應該知道的事情

與多位劇場演員合作過後,鄭有傑體驗到,「劇場演員表演出一種自在,不過表演的本質都是一樣,只是面對鏡頭與舞台的差別,投射方向不同。」鄭有傑提到在電影開拍第一個星期找了《花樣年華》給演員參考,解釋鏡頭將帶到什麼範圍,表情變化更為細緻,至於角色的情感是相同的。「劇場演員最常被詬病表演太誇張,但有實力的演員一看monitor就會拿捏表演跟影像的關係。」

「我從演員身上學到很多很多,尤其是導演應該知道的事情,有時候我問演員問題還比他們發問次數多,我會想瞭解為什麼要為角色創造出小動作,然後讓演員自由發揮。」從改進溝通方式進而達到一種默契,「我慢慢知道演員在想什麼,也學會讓演員知道導演在想什麼。」鄭有傑提到他的經驗不多,因此熟悉演員的戲外性格,在目前有助於導戲。

如此的互動關係也連帶影響到寫劇本的思維過程,「越來越從角色出發,以前先「碰」出一個故事,角色慢慢浮現,現在先有角色接著慢慢發展故事,其實《一年之初》中黃健瑋的角色就是量身訂作,傳達某種憧憬,不過前提也是要夠熟悉。」

先清楚鏡頭,再了解導演要求

坦承對於拍電影的一切都還在試驗摸索階段,鄭有傑希望藉著多看表演,甚至實際參與演出,領悟出一套最佳邏輯。那麼,劇場演員要如何準備面對大銀幕呢?鄭有傑說:「最基本就是清楚鏡頭大小,之後就是每個導演的要求,如果演員有一個心結打不開,不論面對什麼都無法處理。」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