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京和
鄭京和(EMI 提供)
國際藝識International Vision 話題追蹤

國際樂壇 「韓流」音揚 全球古典音樂市場的韓國啟示錄

市場上習以「韓流」、「日本風」、「中國熱」形容亞洲三國文化崛起的狀態,「流行」本該有退燒的時候,但是四十年來韓國不缺揚名全球的音樂家,「韓流」儼然成為一股堅不可破的「勢力」,勢力背後支撐的主力不是韓國的文化、經濟而是民族主義。

市場上習以「韓流」、「日本風」、「中國熱」形容亞洲三國文化崛起的狀態,「流行」本該有退燒的時候,但是四十年來韓國不缺揚名全球的音樂家,「韓流」儼然成為一股堅不可破的「勢力」,勢力背後支撐的主力不是韓國的文化、經濟而是民族主義。

NSO發現理查.史特勞斯九—提琴在炫技

5/13     2:30pm  台北國家音樂廳

INFO  02-33939888

絕對不要小看大韓人民愛國心對古典音樂的貢獻,全球古典唱片市場,擁有一億二千萬人口的日本排名世界第二,僅次於美國,在市場的支持下,日本的確有能力造就世界級的音樂家,但是細數享有全球知名度的日本演奏家,人數不見得比韓國多,而韓國(南韓)四千九百萬的人口只有日本的二分之一。

鄭京和、鄭明勳是音樂界的「韓國之光」

日本十九世紀進行明治維新廣納西方文化,百年來自許文化眼光要與歐美同步,同時以歐美標準來評判日本音樂家,本國人不夠優秀日本人未必賞光。相較之下,韓國展現唯我獨尊的架勢,韓國大力去漢字之餘,嘗試斷絕韓文化源自中國的正統性,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申報江陵端午祭為人類傳說及無形遺產著作,讓中國人恨得牙癢癢;運動場上為贏不擇手段,也是全球知名。這樣一種民族的霸道和野性,讓韓裔音樂家的專輯,獲得韓人無條件的支持,就算音樂家的才華略顯平庸,也能在韓人眼裡出西施。

樂壇韓國勢力崛起,鄭氏家族佔有一席之地。一九六七年十九歲的小提琴家鄭京和與小提琴家祖克曼共同榮獲美國Edgar Leventritt大賽,那是一場難分軒輊的比賽,兩人比了兩次還是無法分出勝負,最後破例並列第一。兩者誰能出線,不僅代表個人的成就,更是韓國人和猶太人的競賽。

一九六○年代紐約茱莉亞音樂學院亞洲學生有限,鄭京和身為一位東方女性,才華再高仍受到歧視,她與祖克曼同樣師事名師葛拉米安,但是所受的待遇完全不同,當時以小提琴大師史坦為首的猶太幫統領紐約樂界,祖克曼的猶太血液讓他獲得葛拉米安更多青睞,據說葛拉米安十分反對鄭京和參加比賽,促使鄭京和的母親變賣韓國的房子為女兒買了一把史特拉底瓦里小提琴宣誓參賽到底。

鄭家另外一位民族英雄為現任法國廣播交響樂團音樂總監的鄭明勳(鄭京和之弟),他從小被視為鋼琴神童,七歲與首爾愛樂管絃樂團合作,一九七四年廿一歲的他奪得俄國柴可夫斯基大賽銀牌,奠定鄭氏家族在韓國的地位。

白建宇灌錄《貝多芬奏鳴曲》全集創紀錄

同時期,一九六九年廿三歲的白建宇拿下布梭尼鋼琴大賽金牌,也讓韓人信心大增,白建宇五月十三日將來台與國家交響樂團合作演出義大利作曲家布梭尼的鋼琴協奏曲。日前「韓國」媒體驕傲地指出白建宇在中國掀韓流,認為他豪邁強勁的演奏風格十分符合大陸民情,不知大陸音樂家如何做想。白建宇畢業於茱莉亞音樂學院,二○○五年他開始在DECCA旗下陸續灌錄《貝多芬奏鳴曲》全集,這項計畫將在年底完成,東方演奏家在全球大廠留下如此重量級的錄音紀錄,白建宇可能是第一人。

祖國人民的支持,讓音樂家無後顧之憂,韓國人不願輸的個性,造就一群勤能捕拙的演奏家,讓樂壇開始另眼相待。一九九四年十一歲的韓裔大提琴家張漢娜,在第五屆羅斯托波維奇國際大提琴比賽大放異彩,十二歲就在EMI發行首張專輯,由羅斯托波維奇親自站台指揮,至今廿五歲的張漢娜仍是EMI的藝人。

另外一位韓國的「小國花」也姓張,名叫張莎拉(漢名:張永宙)今年廿七歲,她三歲學琴、七歲考入茱莉亞音樂學院、八歲和指揮家祖賓.梅塔合作、九歲在EMI發行專輯。二○○四年十九歲的韓國鋼琴新秀林東赫也被EMI網羅,二○○○年他在日本浜松國際鋼琴大賽贏得二獎,受到鋼琴家阿格麗希的賞識,二○○三年他在伊利莎白皇后國際鋼琴大賽使出韓國人的火爆個性,因為不服裁判將第二獎頒給大陸的沈文裕,憤而拒領第三名,轟動國際樂壇。

韓國在歌劇舞台上也有兩顆閃耀明星:女高音周淑美和洪惠英(Hei-Kyung Hong), 東方女子的體態不比西方女性,聲樂需要充足的肺活量,東方女性往往吃虧,但是這兩位韓國女子使力也要把繡花針加工成鐵杵,在世界舞台爭口氣。

國家民族力量助陣,「韓流」持續不衰

韓國勢力繼續擴張,不懼大陸、日本兩大鄰近對手,以國家、民族的力量給予支持,二○○五年范.克萊本鋼琴大賽第二名由韓國鋼琴家Joyce Yang獲得,二○○六年里茲鋼琴大賽由韓國參賽者Sunwook Kim抱得首獎。近年來韓國經濟翻兩翻,三星、LG等企業贊助藝文不手軟,指揮鄭明勳在首爾市長和韓國企業的熱情邀約下,二○○五年接下首爾愛樂常任指揮的職務,他重新遴選團員赴各國招才,要在最短的時間開創亞洲第一世界一流的樂團。

韓國勢力當前最大的威脅,要屬中國,大陸十三億人口人才濟濟,經濟力更是不容小覷,中國人的民族意識未來能否與韓人的愛國心相對抗,不論樂壇的中國勢力能否形成,相信韓國人已經準備應戰。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