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帶著棒球帽,黑黑鏡框下蓄著小山羊鬍的陳宏一,外型就宣示著一種十分鮮明的導演氣息。(許斌 攝)
一本藝術經

陳宏一 鏡頭之下 揮灑藝術叛逆

曾拍過多支音樂錄影帶、電視廣告、短片的導演陳宏一,是個寡言安靜的人,他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包括司迪麥及中興百貨電視廣告等,鏡頭下犀利的影像風格,與桀傲不羈的意識形態,總是在每次出現時,讓人不能忘懷。

曾拍過多支音樂錄影帶、電視廣告、短片的導演陳宏一,是個寡言安靜的人,他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包括司迪麥及中興百貨電視廣告等,鏡頭下犀利的影像風格,與桀傲不羈的意識形態,總是在每次出現時,讓人不能忘懷。

帶著棒球帽,黑黑鏡框下蓄著小山羊鬍的陳宏一,外型就宣示著一種十分鮮明的導演氣息,低調不喜說話的個性,總讓身邊的人以為他正在忖思,但是陳宏一卻爽快地說:「其實我只是還在思索方才的對話,否則我就是在放空。」直率的性格讓他創作出的影像,跟他的人一樣特性濃郁強烈。

陳宏一在高雄的高中生涯時,就下定決心要進入一流學府台大,順利入學之後,憑藉著心中的方向,讓他轉向落腳在哲學系,陳宏一說:「因為我感覺哲學系應該是個擁有最多可能性的地方…」他隨即頑皮表示:「應該也最好讀…」不過陳宏一仍舊足足讀了六年才畢業,其中原因並不是哲學系不好畢業,而是陳宏一刻意放慢腳步在台大裡追尋他的夢想。在學校裡,他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拍片,研究影像;同時也在台大的視聽館裡面工讀兼拍記錄片。陳宏一回憶道,當時年輕的心裡有一種對未來的危機感,也會害怕無法滿足家人及社會的期待,因此他不停地找尋出口,也持續探索著自己真正想做的究竟為何,於是陳宏一未畢業就開始兼職到片廠工作,一步步由基礎做起直到擔任攝影助理,最終成為導演。

叛逆的基調

陳宏一的話,道出了許多藝文圈內人的心聲,正是一種桎悎於大環境與自我之間的矛盾掙扎,不過陳宏一謙虛地說:「但我覺得我很幸運地擁有了某種的因緣際會。」他表示正因為機運來到,所以不特別聰明或有才華的他,才擁有今天,當處在周遭的優秀人才中,陳宏一除了觀看著他人的思維模式之外,更提昇孕化出自我的影像風格,也造就了他後來一連串令人驚豔的影像表現。

當然光是機緣絕對是不夠的,陳宏一分析自己可能還有一些「天分」,這就觸及了個人與生俱來的特殊領會,形成了他與眾不同的創作手法,陳宏一說:「或許我骨子裡始終有種不願妥協的叛逆吧!」對於影像的執著,讓他堅持地步上這條年輕時忐忑的路,但是熱愛的影像工作,也確實讓陳宏一充分展現了他的天賦與才能,堅守獨特的路線;反骨到底的精神,與他投入影像的熱忱一如多年前那般不曾稍減,鑽研於小眾文化的陳宏一,尤其喜愛研究少人知悉的書籍、音樂與短片等,在當時資訊仍嫌封閉的台灣來說,前進國外,就是他吸取養分的最好方式,而現在陳宏一則已經進入了反芻時期,從前的大量閱讀已逐漸內化,逐步去蕪存菁,成為最忠實的自我。

台灣的無限大

談及如何在作品中兼顧藝術性與溝通性,陳宏一立刻回答:「很難」,不過他認為最重要的是讓工作「好玩」,如果能做到這個原則,則最後的作品也必然會出現它最完美的結果。在拍廣告的時候,陳宏一希望它能呈現超越商品的層次,因此他往往由劇場、視覺、美學、文化批評的概念裡,去萃取出商品的精神。關於這一點,陳宏一說:「在台灣很好,讓我什麼都可以試。」認為台灣擁有無限可能的他,回憶起當年前往法國拍攝系列左岸廣告時,工作團隊來自歐洲各地,而其他團隊的導演都在五、六十歲之際,而陳宏一卻才二十瑯噹,他認為這是台灣所能包容的無限可能,讓他得以發揮全部的創意才華,而一開始法國團隊對他們的鮮少互動,到最後成果出爐的刮目相看,更讓陳宏一帶領的台灣團隊感到十分驕傲,因為法國團隊認為這位年輕導演的確點出了法國文化的真髓。

當演員之於導演…

陳宏一認為自己的作品裡,主要關注在人的「矛盾性」,他說:「哭與笑總是相伴相生,而悲喜也是一體兩面。」但鏡頭下的演員不見得能懂導演所想傳達的意義,因為陳宏一說:「我實在很難用言語去表達我的要求」,認為自己拙於言詞的他表示,往往與演員的溝通就成為命令式;直接讓演員做出他要求的畫面,再由其中去尋求蛛絲馬跡,漸漸理出影像的氛圍,當培養出彼此默契後,工作起來也就隨之樂趣橫生。

問及最難忘的合作演員,陳宏一首先說:「奶茶(劉若英)」,他有趣地表示,因為劉若英真的太會演了,一開始還真讓不擅表達的自己心生害怕,而遇上如此的戲精,陳宏一會先打亂演員的表演邏輯,例如要她演出撞牆或是大叫等場面,劉若英起初當然很詫異於導演的作亂,但最後所要呈現在影像裡的,卻是這些要求動作下,隨之而生的奶茶真實性格,當剪好的畫面首次討論時,劉若英不曾在鏡頭前表現過的另樣清新風格,油然而生,這就是我們得以見到的〈很愛很愛你〉、〈後來〉與〈一輩子的孤單〉。

另外令他印象深刻的演員,則是陳宏一這次入圍金穗獎的新作之一、他的六部系列短片中的十六歲主角——一對飾演情人的少年。他們從完全不會演戲的情況下,與導演慢慢琢磨後,一部演得比一部好。對陳宏一來說,與演員的對戲交流,是他工作裡很難忘的部分,其中的興味與微妙變化,都常讓他更能看見生命中的能量。

給我一個玩賞的好理由

陳宏一除了喜歡研究小眾書籍音樂外,他更是個收藏家,收藏的內容很多,陳宏一說:「主要都是希望將來拍片能用上。」他接著補上:「很好的藉口」。而事實上,他所買設計品牌限量家具,除了拍片能用到外,價值還持續增長中,讓他在玩賞這些物件時,同時享受自己眼光精準的愉悅心情。陳宏一還有玩家級的音響多座,其中一座木質的落地喇叭,有稜有角的獨特外型還是根據音波的原理來設計,目的是使聲音呈現能有更高效率,陳宏一解釋這座喇叭尤其適合聆賞二十世紀後經電腦處理的音樂,能展現絕佳的音質精準性。

而最令人目不轉睛的就是他的「愛駒」——蘋果綠的寶馬2002,這台車齡超過三十年的古董車,是陳宏一平時的代步工具,到現在性能依舊相當好,每次出門也理所當然地擄獲路人的高度注目。陳宏一說,當初買這台車是希望恰好用上她的型號,在二○○二年拍出一段小故事,不過,時間過了,短片還沒誕生,但是日子過得開心最重要。陳宏一總在生活中尋求最大可能與衝突矛盾,而這些身邊的物件寶貝,也是他放鬆休息時的靈感充電器。

專欄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