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秀年與唐美雲演出《大漠胭脂》的宣傳照
許秀年與唐美雲演出《大漠胭脂》的宣傳照(蔡榮豐 攝 唐美雲歌仔戲團 提供)
特別企畫 Feature 電視歌仔戲的黃金年代

歌仔戲螢幕中永恆的倩影 旦角千姿 唯美就是一切

愛情,是歌仔戲最攝人心魂的主題元素,也正是這個劇種的強項。這個命題揭示了歌仔戲中小旦的重要性——肩負著為「唯美」與「情感」代言的使命——尤其電視歌仔戲更為如此。

文字|李佩穎、蔡榮豐
第178期 / 2007年10月號

愛情,是歌仔戲最攝人心魂的主題元素,也正是這個劇種的強項。這個命題揭示了歌仔戲中小旦的重要性——肩負著為「唯美」與「情感」代言的使命——尤其電視歌仔戲更為如此。

曾經,電視歌仔戲挾帶著大眾傳播媒體無遠弗屆的影響力,透過一齣齣膾炙人口的好戲,塑造了一對對歌仔戲螢幕情侶:楊麗花/許秀年;葉青/林美照、連明月、狄鶯;黃香蓮/易淑寬、廖麗君。意氣風發的小生,搭配上風姿綽約、我見猶憐的小旦,怎不叫人如癡如醉。這些至今仍為人所津津樂道的生旦組合,在電視歌仔戲的黃金歲月中流轉,也在大眾記憶中打造出關於「愛情」、關於「人」的「唯美」形象。

肩負「唯美」與「情感」代言的使命

愛情,是歌仔戲最攝人心魂的主題元素,也正是這個劇種的強項。這個命題揭示了歌仔戲中小旦的重要性——肩負著為「唯美」與「情感」代言的使命——尤其電視歌仔戲更為如此。(註)

歌仔戲天王楊麗花的製作,之所以可以收視長紅,長年立於不敗之地,除了其個人所向披靡的小生魅力,亦是因為其背後強有力的製作群中,有一批實力堅強的娘子軍。相較於外台或舞台的演出,電視歌仔戲講求透過分鏡、鏡頭的捕捉剪接,將表演藝術濃縮、剪裁、包裝。在犀利的鏡頭前,演員作表的「細膩」與「精準到位」(以最精簡、準確的方式傳達出角色的感情)更被要求。而動輒二、三十集的「連續劇」方式,情節線錯綜複雜、出場角色眾多,加上歌仔戲以小生為主軸眾星拱月的劇情結構下,對小旦演員而言,戲路必須寬廣、形象必須鮮明,才能脫穎而出,因為:如何在眾多旦角中確立自己的角色形象,區隔出特色戲路,並隨著劇情演變開展心境轉換,滿足觀眾的美感與情感的需求,在在都是考驗。細數楊麗花歌仔戲團內諸位小旦,當真是個個百媚千嬌,各有擅場。無怪乎可以歷久彌新,成為戲迷心中永恆的倩影。

堪稱歌仔戲界「女帝」的許秀年

被讚譽為「楊麗花永遠的娘子」的許秀年,堪稱歌仔戲界的「女帝」,其魅力足以與天王分庭抗禮。許秀年出身拱樂社著名的「小小囝仔生」,從小即登台演出,一齣《苦兒流浪記》紅透半邊天,電影的《流浪三兄妹》(1963)更轟動全台。後來在楊麗花的建議下改習小旦,由於基本功底深厚,加上小鳳仙的指導與自身的努力,成功轉型後的許秀年以其典雅嬌俏的扮相,優美流暢的身段、韻味十足的唱腔及精湛成熟的演技,深深擄獲觀眾的心。電視歌仔戲中的許秀年,完美地將傳統身段融合在鏡頭的表現之下,一體成形,自然而不做作,觀眾同時欣賞了傳統唱念作打之美,也隨著特寫鏡頭中細膩的面容表情牽引情緒,真是享受。許秀年戲路寬廣,文武不擋,苦的、笑的、老的、少的,均能準確掌握戲劇節奏的精髓。她與楊麗花的合作造就了許多「經典」,《薛丁山與樊梨花》的樊梨花一角,則是經典中的經典,既有「番婆」的恰北北與嬌憨,又有巾幗英雄的機敏與威風,委屈時叫人心疼,作怪撒野時令人捧腹,豐富的詮釋讓角色活靈活現躍然眼前。或許是鑽研過生角,成為許秀年表演上的資產。除了在角色扮演上多一種選擇,例如祝英台、與黃香蓮合作的《寶貝王爺貴千金》的楊貴如和《大唐風雲錄》的長孫淑穎,均有女扮男裝的橋段,更重要的是,在舉手投足間那種可以控制整個舞台氣息流動、戲劇節奏的特質,使得許秀年的小旦表演得以獨樹一幟,而與楊麗花的小生表演相互輝映。

千嬌百媚、各具特色的優秀旦角

青蓉是另一位極為優異的電視歌仔戲旦角演員。無論是《薛丁山與樊梨花》中嬌俏任性的薛金蓮、《紅樓夢》中雍容典雅的薛寶釵、《韓信》中陰狠毒辣的呂雉,或是《李靖與紅拂女》一段與李靖纏綿悱惻的愛情,均發揮得淋漓盡致,鮮明靈活的演技堪稱一絕,令人無盡懷念。高玉珊的螢幕形象也深植人心,她可以是天真可愛的清秀佳人、也可以是潑辣精明的王熙鳳、甚至可以是《薛丁山與樊梨花》中的面容黝黑力大無窮的怪力女陳金定!!戲路之寬廣讓人在拍案叫絕之餘,發自內心地拱手:「佩服啊~佩服!」而唱腔如鶯啼婉轉的小旦許仙姬,溫柔婉約覆照著一層淡淡幽怨,則以內斂而不浮華的演技,稱職地詮釋每個角色。

曾與葉青與黃香蓮搭配的林美照,是另一種小旦的典型,「嬌豔欲滴」一詞在她身上當之無愧,明豔不可方物的扮相加上甜軟的嗓音,宛若一朵盛開的牡丹。其在《大唐風雲錄》飾演長安第一美人楊瑤紅,深受嫉妒與濃烈感情所折磨的深閨怨婦,徘徊在「壞女人」的邊緣,令人又恨又憐惜。二○○一年公視所製作的《秦淮煙雨》,林美照飾演一代名妓李香君,可說盡展古典派的唯美。而黃香蓮至中視發展之後,其主要小旦易淑寬與廖麗君,亦各有自己的特色,可圈可點。

轉戰劇場舞台,另闢一片天

螢光幕上的歌仔戲再度蕭條後,電視歌仔戲藝人因為演出機會的大幅減少,而紛紛朝向現代劇場發展,如王金櫻、石惠君等都闖出了一番成績。許秀年近年應唐美雲歌仔戲團之邀,亦活躍於現代劇場歌仔戲。《榮華富貴》一劇的太后掙扎於慾望與親情,展現震撼人心的「爆發力」;《大漠胭脂》一場於大漠上狂奔跑馬,更令人驚豔其基本功在舞台上展現的力與美。電視歌仔戲造就了一番榮景,電視歌仔戲的小旦們也完成了她們唯美的使命。而這些至今仍重複播放、被觀眾們所珍視收藏的製作,也證明了:商業性不一定會壓垮歌仔戲的藝術性。形式可能改變、凋零,新芽則默默地生長、茁壯。

註:

因為電視媒體本身就具有商業化的本質,透過將藝術(創作物)與媒體的結合,讓觀眾進行「美感/情感」的消費,因而它外在要求的是包裝,內在要求的是戲劇效果傳達上的「快、狠、準」,以及高頻率地推陳出新-要求多元多變的愛情元素,更奇情、更動人、更多更多更多。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