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樂團排練時,赫比希總是能以清晰的指示協助樂手達到他的要求。(林鑠齊 攝)
藝號人物 People 新任NSO藝術顧問暨首席客席指揮

根特.赫比希:將帶來非常寬廣的音樂饗宴!

甫接下NSO藝術顧問暨首席客席指揮的大師級德國指揮家根特.赫比希(Günther Herbig),音樂素養深厚,帶領樂團的經驗也相當豐富,在之前指揮NSO的兩場音樂會時,就讓NSO團員覺得,在大師領導下的兩週排練後,整個團可說是脫胎換骨!赫比希將在下個樂季起上任,他表示,「將會給觀眾們、同時也是給NSO非常寬廣的音樂饗宴!」令人拭目以待。

甫接下NSO藝術顧問暨首席客席指揮的大師級德國指揮家根特.赫比希(Günther Herbig),音樂素養深厚,帶領樂團的經驗也相當豐富,在之前指揮NSO的兩場音樂會時,就讓NSO團員覺得,在大師領導下的兩週排練後,整個團可說是脫胎換骨!赫比希將在下個樂季起上任,他表示,「將會給觀眾們、同時也是給NSO非常寬廣的音樂饗宴!」令人拭目以待。

人物小檔案

* 1931年出於捷克

* 威瑪李斯特音樂院師事東德傳奇指揮大師赫曼.阿本德羅斯。之後事師赫曼.舍爾興與卡拉揚,也是卡拉揚少數欽點指導的學生之一,並隨著卡拉揚一起工作兩年。

* 曾任德勒斯登愛樂管絃樂團首席音樂總監、柏林交響樂團首席音樂總監、BBC愛樂管絃樂團的首席客座指揮、底特律交響樂團音樂總監、多倫多交響樂團音樂總監、沙爾布魯克廣播交響樂團首席指揮

「充滿了高貴、激情與力量的詮釋,在高度詮釋與精準度的掌控上讓人想起恩師卡拉揚,並融合了辛辣的迫切張力……」這是《曼徹斯特晚報》和《巴爾的摩太陽報》對這位德國知名指揮根特.赫比希(Günther Herbig)的高度讚賞。二○○七年四月曾來台和NSO合作指揮發現理查.史特勞斯系列八的兩場音樂會過後,即將在下樂季開始擔任NSO藝術顧問暨首席客席指揮(Artistic Advisor & Principle Guest Conductor)的他,不僅表現出色,深受樂迷喜愛,短期的排練所建立起的情感,讓NSO團員們更是為之傾心。

赫比希資歷頗豐,曾經擔任美國底特律交響樂團、加拿大多倫多交響樂團音樂總監,擅長德奧樂派曲目。

卡拉揚欽點指導,樂團歷練豐富

一九三一年出生於捷克(Czechoslovakia)的赫比希,有著東德的背景。他的音樂教育開始於威瑪李斯特音樂院(Franz Liszt Academy in Weimar)師事東德傳奇指揮大師赫曼.阿本德羅斯(Hermann Abendroth),之後並師事赫曼.舍爾興(Hermann Abendroth),也是卡拉揚(Herbert von Karajan)少數欽點指導的學生之一,隨著卡拉揚一起工作了兩年。一九七二年,他成為德勒斯登愛樂管絃樂團(Dresden Philharmonic Orchestra)首席音樂總監(General Music Director),一九七七年之後轉任柏林交響樂團(Berlin Symphony Orchestra)首席音樂總監。

一九八四年,就在柏林圍牆倒下的前五年,赫比希帶著的他的家人移民到美國,同時也成為底特律交響樂團音樂總監(Detroit Symphony)。對於離開他的故鄉,他曾表示:「常常希望這樣的局勢不會永遠持續,因為根基於謊言以及不實的偽裝將早晚消失,但這個情勢似乎是過於強烈,以至於我們當時幾乎再沒有辦法期待他在我們這輩子可以發生。」

離開東德政治的紛擾,他才開始有機會經常於西歐演出。很快地,他就開始受邀與英國主要的樂團合作,包括了倫敦交響樂團(BBC Philharmonic Orchestra)、愛樂管絃樂團與皇家愛樂管絃樂團等。從此以後他指揮歐洲主要樂團演出,並多次巡迴包括了日本、南美洲與澳洲等地。在先後十多年擔任了底特律交響樂團(Detroit Symphony Orchestra)和多倫多交響樂團(Toronto Symphony Orchestra)音樂總監後,從一九九四年起他辭去這項職位以便於經常赴歐洲演出。從二○○一年起,赫比希又擔任沙爾布魯克廣播交響樂團(Saarbrücken Radio Symphony Orchestra)首席指揮。

兩週排練下來,讓NSO脫胎換骨

曾任耶魯大學指揮客席教授、錄製過有一百多部的作品,也與世界各地著名演奏家合作,他親切的態度及專業的水準令人印象深刻。精準的動作加上脹紅的臉頰,兩個多小時的演出全程背譜,將樂曲的張力發揮到極點,難以想像樂團的聲響有這麼大變化。但能夠做出如此完美的音樂,赫比希有獨特的一套方法!NSO首席李宜錦回憶道:「他的訓練方法讓樂團在兩週內變得完全不同,連赫比希自己都認為很難想像到從第一天的練習到第一場演出,甚至第二場演出成長那麼多。我認為這是他訓練方法的關係!」她表示,在練習的時間他全部都帶自己的譜,包括樂團的分譜。排練時會給團員的譜上加註各種不一樣的表情記號,而且都很確定那些記號在哪個地方,因此團員有漏掉或是忘記的地方,他都會做提醒,並且確認大家都了解。

不管是誰指揮,團員們常常遇到的問題是,怎麼樣都達不到指揮的要求,但其實卻又不確定所要的是什麼,對於這點,赫比希則是非常明確地引導大家,讓大家清楚。李宜錦說:「他很像是一個帶領我們去讀總譜的人。」他可能會說一個地方小提琴要中強,小喇叭要大聲一點,並解釋這麼做是因為希望大家去聽到這個旋律、一定要要求做到這樣的層次及統一感。所以第一天早上練習,下午就很有概念,哪些地方自己是獨奏,哪些地方自己是配角。就這樣耐心地一邊拉一邊講,在標示完記號之後,便很像幫團員洗耳朵一樣,腦筋很清楚地知道要如何去詮釋這個曲子。在自己很清楚地要求應該聽到或被聽到什麼樣的聲音時,在演出時就非常輕鬆。「在兩個禮拜練習的時間帶給團員們的震撼是非常地可貴,也是個很棒的學習,讓我每一天都很期待排練!」而在台上的那一剎那,也不需要做些什麼特別的動作,從他的一個眼神、一個手勢,就可以完全領會他想要的是什麼樣的音樂,並且跟隨他。

太忙無法任總監,喜愛台灣願領NSO

原本希望赫比希能夠擔任NSO音樂總監,但他表示「沒有接收音樂總監這個職位是因為我沒有充足的時間可以留在台灣,因為在接下來兩年的時間都已經被填滿了。」上週去西班牙,這週在美國,明天就要去歐洲三週。就像所有的演奏家一樣,很難在一個地方待太久。而「音樂是我所有的生命,它佔據我所有的時間。」無暇做其他事情,他說出對音樂令人感動的熱情。不過從下個樂季開始兩年,「需要的時候都可以找得到他!」雖然遠在世界各國,他已經開始與NSO展開所有的計畫,未來給樂迷的會是什麼樣的驚喜呢?他回答「將會給觀眾們、同時也是給NSO非常寬廣的音樂饗宴!貝多芬、布拉姆斯、蕭斯塔可維奇、馬勒等等,從古典到現代,重新發現不同時代音樂家的作品。」至於會不會挑戰台灣作曲家的作品呢?他則持保留的態度,表示必須要先看看作曲家的作品才能夠斷定是否要演出。

那麼,即將要再度來台的他,「愛不愛台灣呢?」赫比希開心地笑說「妳可以看得出來,我是非常喜歡台灣的,要不然我怎麼會接受這個職位!NSO是非常有野心、有潛力的樂團,有相當優秀的年輕一代音樂家。你可以看到他們也那麼有心,一同想要使這個樂團達到最顛峰的狀態。」這番話,不是恭維,是出自肺腑,認真的他當然也欣賞認真的NSO。

赫比希的來台邀請,從婉拒到接受,與團員們的這短暫情感,應該也是個關鍵吧!至於他的另一個使命,協助下屆音樂總監的誕生,他則語帶玄機地說:「有的人有足夠的時間,有的人有足夠的經驗,有的人是個真正的樂團提升者… …」這個難題,就交由閱歷豐富的他幫忙傷腦筋了。

專欄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側看大師

NSO首席李宜錦:他真的比我們認真太多太多了!

「我必須承認第一天排練,NSO給他的印象很差!」回憶之前赫比希來過台灣合作的經驗,NSO首席李宜錦說,因為是在大廳練習,他根本完全不能接受,加上溝通上有些小失誤,讓他感到不愉快。但他個性上有個很好的地方,就是他知道那不是團員的錯,不會將情緒遷怒到他們身上,對於排練更是絲毫不馬虎。經過溝通後,四天的排練下來,她真的有那種「谷底翻身」的感覺。

排練休息時間,李宜錦曾問他要不要帶他去走走,赫比希卻回答不行,因為他有太多的總譜需要研讀。她更透露,赫比希的總譜讓大家驚訝,各種顏色標註的記號寫得整整齊齊,不像他們在譜上只用鉛筆註記而已。連助理指揮都感到又驚又喜,直覺他的總譜居然有那麼多可以學習的東西,讓人讚嘆他真的是大師級的指揮家,腦筋裡想像的東西居然這麼縝密!李宜錦表示:「當然記號不能代表一切,但這就像是一個武林祕笈一樣,可以讓人稍微了解一下這個指揮的皮毛,叫人覺得相當興奮。而兩場音樂會的演出更是令人印象深刻,真的使人體會到樂團所有的人都是向同一個目標邁進,內心都非常的喜悅!」

在他離開前的那場音樂會結束後,團員們也一起將照片和祝福送給他,並致上感謝之意。她說,印象中只有對前指揮簡文彬會做這樣的舉動,其餘從來沒有這麼像這次感覺那麼地親近。由此可見這個口中的「阿公」給他們的震撼有多大,「他真的比我們認真太多太多了!」可以請來赫比希帶領NSO,是一件令人雀躍的事情,相信大家都非常期待!

Authors
作者